<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遠東第一豪宅”完成史上最大規模修繕

          2014-6-13 08:51:28

          來源:浦江評論 作者:李繼成 選稿:宋曉東

          image

          綠房子夜景

            “顧氏宅第座落于法租界xx路,為德人鮑氏所設計,宅外壁均由藍色瓷磚砌成,內部裝飾講究,其廚房設備和盥洗裝置全套均由英美進口,在滬上享有‘藍屋’之稱。”

            程乃珊作品《藍屋》的原形就在銅仁路333號,北京西路轉角處,外墻并不是藍色,而是綠色,被上海人稱作綠房子。

            這座建于上世紀30年代的鋼筋混凝土建筑,主人是當時的顏料大王吳同文,建筑設計出自匈牙利著名設計師鄔達克之手,被認為是鄔達克在上海的經典作品之一。1938年,建筑落成后在上海灘上紅極一時,這座帶電梯的私人宅第被稱為“遠東第一豪宅”。

            盡管時過境遷,綠房子的主人換了好幾任,用途發生過各種改變,建筑格局也有改動,但圍繞其中的人和事仍可以被人們津津樂道。上海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歷時1年多的修繕工程完工,綠房子又基本恢復了其本來的面目。

            嵌入墻體的保險箱被發現

            作為顏料大王的私宅,綠房子二、三、四層的房間墻面有不同的標志色。其中二樓房間前面是黃色、三樓是藍色,四樓也就是吳同文居住的樓層,則是綠色。據說吳同文在抗日戰爭爆發前開發軍綠色顏料,掙到了很多錢,因此他把綠色視為幸運色。

            上海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蘇功洲告訴浦江君,此次修繕遵循原真性保護原則,也就是要盡可能保留歷史信息,呈現原汁原味,只有損壞的非替換不可的地方才會更換。他指著四樓房間內的墻面說:“為了看到原本的綠色,修繕時將表面的一層層后來涂上去的顏料刮去才看到,并且根據這種綠顏色再重新涂裝。”

            綠房子是鄔達克設計的現代主義風格建筑代表之一,設施齊全,功能布局合理。據說綠房子建成后,鄔達克向吳同文表示,這個建筑即使在100年后也不會落伍。

          image

            吳同文住宅的電梯。圖/張棟

            綠房子內的電梯可謂一絕。打開電梯外的弧形木門,拉開金屬條的移門,里面木料裝修的轎廂呈荷葉形。

            電梯的面積很小,大約只有半個平方米,可以一次乘坐3個人。電梯內兩側還分別裝有鏡子,方便乘坐電梯的人利用短暫的時間整理衣冠。

            如今,這臺電梯經過鑒定后,獲取了《特種設備安全使用合格證》,一舉成為全國最老并具備良好原始性能的可用電梯,“目前來說這臺電梯可謂碩果僅存。”

          image

           吳同文住宅的保險庫。圖/張棟

            綠房子內還有一處頗具神秘色彩的地方——保險箱。據介紹,在修繕前相關人員就聽說了有保險箱,但不知身藏何處,隨著附著物的拆除,深藏在二樓北側書房東北角壁龕后面的保險箱被發現。但一扇銹跡斑斑的保險箱門讓人無法一探究竟,后來請來了上海灘上的老鎖匠重啟密碼打開保險箱門后,才發現里面竟然是用混凝土澆筑的一人多高的大箱體,尺寸為1.6米X0.5米X2米,其實這是個暗室型保險庫。

            隨處可見的“鄔達克符號”

            在綠房子一至二樓的樓梯側墻上鑲嵌有兩扇磨砂玻璃鋼窗,用金屬條拼成的窗花在玻璃的襯托下格外醒目。花由一組奇特圖案組成,玻璃內側的衛生間照明打開后,襯托出強烈的光影效果。

            其實,用直線、圓形等組成的奇特圖案在綠房子的電梯廂頂、地板、暖氣管蓋板、鏤空圍墻等許多地方都有出現,就連馬路對面同為鄔達克設計的愛文公寓樓梯間外墻上也有用數字和字母構成的圖案。這種圖案既強化了裝飾感,又因為無法說清楚其中的具體含義,散發出一絲歷史的神秘感,以致有不少人人為這是一道留給后人去解答的謎題——“鄔達克符號”。

            鄔達克在上海從事過53個項目的設計,共有110幢房子,其中很多建筑帶有這種“鄔達克符號”。

            雖然鄔達克的建筑已經從舊上海繁華的浪尖回退下來,卻演變為一種建筑的氣質。夜晚時分,透過綠房子南面大片的玻璃傾瀉而下的燈光,或明快或柔和,透過燈光隱約可見的就上海那份特有的氣息、情調,讓綠房子既不消散,也不會過時。

            程乃珊曾說過,綠屋外的人和事其實比綠屋本身更精彩。其實,綠房子則是人和事——社會變遷的重要“證人”。

          上一篇稿件

          “遠東第一豪宅”完成史上最大規模修繕

          2014年6月13日 08:51 來源:浦江評論

          image

          綠房子夜景

            “顧氏宅第座落于法租界xx路,為德人鮑氏所設計,宅外壁均由藍色瓷磚砌成,內部裝飾講究,其廚房設備和盥洗裝置全套均由英美進口,在滬上享有‘藍屋’之稱。”

            程乃珊作品《藍屋》的原形就在銅仁路333號,北京西路轉角處,外墻并不是藍色,而是綠色,被上海人稱作綠房子。

            這座建于上世紀30年代的鋼筋混凝土建筑,主人是當時的顏料大王吳同文,建筑設計出自匈牙利著名設計師鄔達克之手,被認為是鄔達克在上海的經典作品之一。1938年,建筑落成后在上海灘上紅極一時,這座帶電梯的私人宅第被稱為“遠東第一豪宅”。

            盡管時過境遷,綠房子的主人換了好幾任,用途發生過各種改變,建筑格局也有改動,但圍繞其中的人和事仍可以被人們津津樂道。上海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歷時1年多的修繕工程完工,綠房子又基本恢復了其本來的面目。

            嵌入墻體的保險箱被發現

            作為顏料大王的私宅,綠房子二、三、四層的房間墻面有不同的標志色。其中二樓房間前面是黃色、三樓是藍色,四樓也就是吳同文居住的樓層,則是綠色。據說吳同文在抗日戰爭爆發前開發軍綠色顏料,掙到了很多錢,因此他把綠色視為幸運色。

            上海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總工程師蘇功洲告訴浦江君,此次修繕遵循原真性保護原則,也就是要盡可能保留歷史信息,呈現原汁原味,只有損壞的非替換不可的地方才會更換。他指著四樓房間內的墻面說:“為了看到原本的綠色,修繕時將表面的一層層后來涂上去的顏料刮去才看到,并且根據這種綠顏色再重新涂裝。”

            綠房子是鄔達克設計的現代主義風格建筑代表之一,設施齊全,功能布局合理。據說綠房子建成后,鄔達克向吳同文表示,這個建筑即使在100年后也不會落伍。

          image

            吳同文住宅的電梯。圖/張棟

            綠房子內的電梯可謂一絕。打開電梯外的弧形木門,拉開金屬條的移門,里面木料裝修的轎廂呈荷葉形。

            電梯的面積很小,大約只有半個平方米,可以一次乘坐3個人。電梯內兩側還分別裝有鏡子,方便乘坐電梯的人利用短暫的時間整理衣冠。

            如今,這臺電梯經過鑒定后,獲取了《特種設備安全使用合格證》,一舉成為全國最老并具備良好原始性能的可用電梯,“目前來說這臺電梯可謂碩果僅存。”

          image

           吳同文住宅的保險庫。圖/張棟

            綠房子內還有一處頗具神秘色彩的地方——保險箱。據介紹,在修繕前相關人員就聽說了有保險箱,但不知身藏何處,隨著附著物的拆除,深藏在二樓北側書房東北角壁龕后面的保險箱被發現。但一扇銹跡斑斑的保險箱門讓人無法一探究竟,后來請來了上海灘上的老鎖匠重啟密碼打開保險箱門后,才發現里面竟然是用混凝土澆筑的一人多高的大箱體,尺寸為1.6米X0.5米X2米,其實這是個暗室型保險庫。

            隨處可見的“鄔達克符號”

            在綠房子一至二樓的樓梯側墻上鑲嵌有兩扇磨砂玻璃鋼窗,用金屬條拼成的窗花在玻璃的襯托下格外醒目。花由一組奇特圖案組成,玻璃內側的衛生間照明打開后,襯托出強烈的光影效果。

            其實,用直線、圓形等組成的奇特圖案在綠房子的電梯廂頂、地板、暖氣管蓋板、鏤空圍墻等許多地方都有出現,就連馬路對面同為鄔達克設計的愛文公寓樓梯間外墻上也有用數字和字母構成的圖案。這種圖案既強化了裝飾感,又因為無法說清楚其中的具體含義,散發出一絲歷史的神秘感,以致有不少人人為這是一道留給后人去解答的謎題——“鄔達克符號”。

            鄔達克在上海從事過53個項目的設計,共有110幢房子,其中很多建筑帶有這種“鄔達克符號”。

            雖然鄔達克的建筑已經從舊上海繁華的浪尖回退下來,卻演變為一種建筑的氣質。夜晚時分,透過綠房子南面大片的玻璃傾瀉而下的燈光,或明快或柔和,透過燈光隱約可見的就上海那份特有的氣息、情調,讓綠房子既不消散,也不會過時。

            程乃珊曾說過,綠屋外的人和事其實比綠屋本身更精彩。其實,綠房子則是人和事——社會變遷的重要“證人”。

          分享到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