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飛地"大豐:8萬名上海知青曾經的家園

          2014-7-29 09:17:24

          來源:新民網 選稿:賈彥

          image

              原標題為:“飛地”大豐:最后的上海知青

              位于江蘇大豐境內的海豐農場最早是上海農場的一個分場。1968年10月,第一批上海知青來到這里,開始了“戰天斗地”的勞動生產。截至到上世紀80年代,農場前后共接納了8萬名上海知青。40多年來,他們在蘇北荒灘上開墾出三塊農場、50萬畝土地,至今仍被稱做上海的“飛地”。

            40年過去,如今,相關大豐和上海的熱門詞匯,早已不是知青紀念館、上海農場,而是港口合作、產業轉移、聯合發展。正如大豐市市委書記倪峰所說,曾經聯結滬豐友情的“飛地”,今天被賦予了新的歷史使命。上海世博會的召開,更為大豐全面接軌上海提供了契機。

            激情燃燒新老兩代上海知青

            36年前三月的一個夜晚,陳玉蘭和一批跟她年齡相仿的十八九歲的少男少女們登上了去蘇北的客輪。他們的目的地是位于江蘇大豐境內的上海海豐農場,路程并不遙遠,但他們下輪船,上汽車,下了汽車再轉場部拖拉機,足足用了二十多個小時才到達連隊,迎接他們的是一片荒蕪的灘涂,在這里他們開始了自己的知青生涯。

            陳玉蘭所在的寢室是一個五十平米的破舊茅屋,要容納25個知青的生活起居。每人每天憑票可以在隊里的老虎灶打一瓶開水,洗臉、洗腳、喝茶、漱口全靠它了,十天半個月才能洗頭洗澡。有一年夏天,隊里的老虎灶壞了,幾天沒有供應熱水,男生們還好,收工回來往河里一跳就沒事了,女生們可不能忍受這滋味。陳玉蘭靈機一動,想到了學過的電工原理,用兩塊銅片接上正負兩極電線,再用一塊瓷片隔開,繞起來放在灌滿水的搪瓷盆內加熱,和現在的“熱得快”差不多。這樣的做法很危險,但女生們還是紛紛效仿。消息傳到大隊部,陳玉蘭因此被罰了10元錢,這可相當于大半個月的工資。

            陳玉蘭這批是后來的“小知青”。跟“老知青”相比,生活條件相對有所改善。上世紀60年代,老知青們來到這片黃海灘涂時,四岔河、元華蕩、東大灘荒蕪人煙,蒿草遍野,沒有一間可以居住的房屋,沒有一條可以行車的路。知青們自己動手割蘆葦茅草蓋房子,睡潮濕的地鋪,夏天蚊蟲肆虐,冬天寒風刺骨。

            農場勞動是很費衣服的。知青們給衣服易破的肩膀、膝蓋等處打上補丁,盡管穿得又破又爛,臉被曬得黝黑黝黑的,與當地農民沒有兩樣,但是知青穿的衣服款式與農民不一樣,總是特別一點,好看一點,以至于影響到整個大豐區域人群的穿著。

            除了生產勞動,知青們唱歌、吹口琴、做女紅打發業余時光。一臺紅燈牌半導體收音機,就是當時最高級最奢侈的消遣。

            知青們十七八九、二十出頭,正處在青春期,沒有浪漫的花前月下,只有飛雪林地、落葉秋田,那些戀愛的男女不敢公開地出雙入對,只有躲在幔帳里說悄悄話。于是大隊部組織了治保小組,隔三差五去各寢室查夜,凡查到的就要被叫到大隊部寫檢查。陳玉蘭記得有一次,當時正逢“批林批孔”運動,大隊部又搞突擊檢查,查到一對男女在幔帳里說話,大隊部問:“你們在干什么?”男青年急中生智脫口而出:我們倆在一起“批林批孔”。從此以后,“批林批孔”就成了戀愛的代名詞。

            據不完全統計,當時海豐農場一大隊600多人中,有100多人成為夫妻。“海豐少年”專指上海知青在大豐工作、生活期間養育的后代,約有4.6萬人。

            據海豐農場黨委副書記蔡斌介紹,上海市駐大豐的農場,最早的是上海市上海農場,創建于1950年初。1950年,時任上海市市長的陳毅在江蘇大豐劃出300多平方公里土地作為上海的勞改農場。1968年10月,農場接納了第一批上海知青。為將知青與勞改人員分開管理,1973年初,海豐農場從上海農場劃出,獨立建制。農場臨海,位于大豐東端。它北起斗龍港,南至二卯酉河,以四卯酉河與中子午河交叉的四岔河村為中心,如一條狹長的飄帶橫亙在黃海岸邊。

            來此的知青有好幾批。第一批是1968年~1972年的上海老知青。第二批是1973年~1978年的上海小知青,這也是知青聚集海豐的高峰期,5萬人在農場生活,由南往北依次分布在新華、元華、隆豐、勝利(漁場)安豐、下明等7個分場,近百個大隊(連隊)交錯鋪排在黃海西岸,形成獨特的知青風景帶。最后一批是1980年后從新疆轉來的上海知青。四十年中,8萬上海知青先后在這里從事農場建設。1975年,農場公布第一批穩定干部名單,共181人,他們多數人在回到上海以后走上各條戰線的領導崗位。

            “我們應該算是第四代農場人了。”蔡斌是1993年南京林校畢業后來到海豐的。農場于上世紀90年代招收高校畢業生,開始了新時期的農場建設。

            這片土地曾是家園

            走出海豐的知青們始終未能忘懷這片魂牽夢繞的土地,近些年來,數萬知青開始了集體回歸。

            農場內,有一片蘇式建筑群,叫元華蕩,由蘇聯專家設計建造,是當年海豐農場場部所在地,八萬上海知識青年的大本營。如今,場部舊址建成上海知青紀念館對外開放。舊報紙、老照片、知青日記、老虎灶、上海手表、木刻宣傳畫、日常生活用品……過去的歲月塵封在每個角落里。展館內展示著一些存折,這些都是當時急于回城的知青落下的,工作人員在整理知青宿舍時重新發現了它們。

            故友相逢,依稀還能辨認出年輕時的模樣,還能叫得出對方的小名綽號。你是“毛頭”,你是“部長”,你是“小五子”,你是“阿七頭”……下明分場二大隊知青劉書玲記得連隊里有個深度近視的男生,大家都叫他“架梁”(眼鏡)。四十年后再相聚時,他透露了埋藏多年的秘密,他是家中獨子,那時為了能經常回上海,不知道摔壞了多少副眼鏡。那個時候配眼鏡是很麻煩的事情,驗光后,要等上半個月才能交貨,眼鏡摔碎了就有理由請假,一般可以有一個月的假期,大家都很羨慕。

            73屆知青紀延卓回憶起那段青澀時光,帶著上海人的詼諧,“我是做夢也沒想到,會有小姑娘看中我噢。這天剛剛吃好晚飯,我在‘暗來細’(暗淡)的蠟燭光下看《艷陽天》,‘勒沒尚’(突然間)阿拉班長尋我,伊‘硬勁’(執意)要我出去談‘事體’(事情),不過面孔有點‘色特嘻嘻’(蠻滑稽)的。伊神秘地告訴我,有個小姑娘想跟我做筆友,伊是看了儂寫的文章、書法才有‘各’(這)種想法的。我聽了后,真是蠻激動的,‘腳花有點亂’(有點站不穩),我是長‘戒’(這么)大,還‘母么有鞋里個小娘’(沒有哪個女孩)會得‘吃我’(對我有意思)。這個‘辰光’,我真是開心得不得了,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額骨頭’(腦門),確認不是‘了勒捏鼻頭做夢’(不是做想入非非的夢),朋友是不是要‘軋’(處)是另外‘一張’(一件)事,這主要是我所有的努力得到了人家小姑娘的認可呀,不過‘骨頭是不好輕的’(不能驕傲自滿的)。”

            農場內,當初成排的知青小屋依然還在,那些曾經親手栽下的小樹已經枝干滄桑。老知青們說,50年代住工棚,60年代住草棚。小知青們說,“其實你們一眼就能看出來,70年代農場房子頂上是青瓦,現在能看到的一片紅瓦房都是80年代初期蓋的。”

            記者在一份知青名錄上看到,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李源潮是第一批5000多名“老知青”中的一員,待在仿部隊建制的慶豐二隊,當時還用“李援朝”的名字。1972年離開大豐回滬深造。1998年,時任文化部副部長的李源潮帶著妻兒從北京回大豐“探親”。他回憶起當年在這里挖河挑泥時的情景:工棚就建在海堤邊,有時夜里會突然漲潮,海水一直漲到床邊,被子全濕了,人要趕緊往堤上跑。興致很高的他還讓兒子當了一回“挑河工”。在慶豐分場,他指著屋檐下的一盞路燈告訴兒子,這是當時農場里唯一一只亮到天明的路燈,那時集體宿舍定時熄燈,他就跑到路燈下面看書。

            數以千萬的年輕人打著紅旗、唱著贊歌離開故鄉,成為人類生存景觀中最獨特的遷徙圖景。而這一切,以紀念館的方式凝固成永恒風景。從海豐走出來的,有黨政要人,有各個領域的精英,也有普通勞動者,他們成為大豐對外聯系的橋梁。

            最后的上海知青

            一批批知識青年來了又去,去了又來,蔣興明這一下去就是44年。自從16歲下放新疆后,他再沒“返城”。在新疆,蔣興明娶妻生子,提干做了副連長。上世紀80年代初是知青返城的高潮,上海一下子接納不了那么多人,大豐境內的海豐農場開始成為知青們的中轉站。1982年,第一批從新疆過來的“上青戶”124戶來到農場。蔣興明拖家帶口來到這里時已經三十多歲,有兩個兒子。后來,“上青戶”們陸陸續續遷往上海,妻子和兒子也回了城,蔣興明作為骨干留下來繼續建設農場,一待近三十年。明年十月,他就要從海豐農場社區管委會主任的崗位上退休,回到上海與妻兒團圓。他的離開,意味著當年的八萬知青全部返回上海。

            在蔣興明的記憶中,早先的海豐就是一大片荒灘,到處有路沒路走,到處有水不能喝,到處是草沒柴燒。交通也極不方便,回趟上海談何容易,有人形容是雞還

            沒叫就出發,狗叫了還沒到。農場沒有班車,路途再遠只能步行。天還沒亮就得起來,要么從大豐乘長途汽車到無錫,再從無錫坐火車到上海。要么從四岔河或者大豐乘汽車到南通港,下午3點的船,能不能買到票還要碰運氣,如果順利,晚上10點能到上海,運氣不好只能在南通呆一晚。

            農場條件艱苦,留下的知青不多,留下來的是已和上海農場的工作人員或者大豐本地人結了婚的。現在大都五十開外,過了退休年齡。

            作為年齡最小的“上青戶”,當時的蔣興明有過無奈,有過失落,但他很快就坦然地接受了現實,“在這里也就是在家里。”農場的職工大都持著上海戶口,享受上海市的各項政策。世博會期間,上海市政府向每戶家庭派發一張門票和一張200元交通紀念卡。5月15日,海豐農場的職工也將拿到世博門票和交通卡。現在,他隨時都能回上海,三個半小時就到了,可以當天來回。

            1993年6月,上海市海豐農場同時掛上海農工商集團海豐總公司牌子,隸屬上海市農墾管理局、光明集團,海風農場成為光明集團子公司。巧的是,現任光明集團總裁曹樹民也是大豐的上海知青。

            曹樹民說,光明集團擬在大豐建設4個萬頭奶牛養殖場,目前第一個養殖場的基建已完成。一旦奶牛養殖達到一定規模,光明集團還將在大豐投建一個乳制品加工廠。記者在大豐養殖基地看到,5座長約百米的藍色養殖房已建成,為奶牛提供飼料的青貯玉米處理廠也已啟動。

            大豐與光明集團也在共建園區,光明工業區的首個項目是光明集團等投資1.4億美元的米糠油深加工項目。曹樹民介紹,這個項目需要大量米糠原料,對選點要求很高,既要地處產糧區,又要交通方便。他曾到北大荒考察過,發現那里雖是大米產區,但當地銷售的主要是稻谷,沒有米糠。后來到江蘇考察,發現這個產糧區的稻谷多在當地加工,留下大量米糠。更重要的是,隨著蘇通大橋通車,大豐的區位優勢凸顯——地處江蘇中部,臨大豐港,運輸很方便。

            另外,海豐每年向上海市場銷售優質生態大米3.5萬噸,占上海袋裝大米市場份額的40%,是上海最大的袋裝米生產基地,是名副其實的“米袋子”。海豐大米也是上海世博會的指定供應商。

            全面接軌上海

            大豐市發改委有個專門的“接軌上海辦公室”。50萬畝“飛地”是大豐接軌上海的優勢載體,8萬多名上海知青是大豐聯系上海的獨特人脈。全面推進接軌上海戰略,已經成為大豐發展優勢的重要舉措。

            2009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省長羅志軍專程來大豐視察,共商加快上海駐豐農場“飛地”建設,滬豐合作進入嶄新階段。去年7月,大豐與上海楊浦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大豐首期劃出2000畝土地,建設上海楊浦大豐工業園,大豐與上海區縣的共建正式啟動。事實上,隨著2006年上海紡控落戶大豐以來,滬豐兩地合作共建的光明工業區、張江生物醫藥園、孫橋農業開發區等正在加快建設,這種新型的區域合作模式在大豐漸趨成熟。

            兩地積極推進“民生接軌”。現在,只要你手持“上海公共交通卡大豐卡”,便能在滬豐一路暢行。滬豐異地就醫委托報銷也全面啟動,長期居住在上海的大豐人或是長期居住在大豐的上海參保人員,可以就近在居住地指定的醫保經辦機構報銷醫療費用。

            在接軌上海的道路上,大豐頻打人文牌。據大豐市發改委副主任夏懷先介紹,大豐著眼于上海市民精神“后花園”建設,先后成立了大豐·上海知青聯誼會、大豐·上海經濟社會發展促進會,并且建成了上海知青紀念館。此次,大豐境內的中華麋鹿園和上海知青紀念館均入選上海世博會精品旅游線路。

            資料鏈接

            大豐·上海“飛地”

            上海農場

            上海市駐大豐的農場,最早的是上海市上海農場,創建于1950年初。農場對內名稱為上海市第一勞動教養管理所,隸屬上海市原勞改局。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突擊收容游民5000余人。1950年,華東局、上海市委派員與蘇北人民行政公署商定,劃臺北(今大豐)縣以四岔河為中心的20萬畝國有荒地作為安置上海無業游民和犯人勞動的墾區。

            川東農場

            1983年1月,原屬上海市上海農場的川東分場劃出,建立川東農場,直屬上海市勞改局。又稱上海市第二勞動教養管理所,縣團級單位,占地5萬余畝(其中耕地3萬余畝)。

            海豐農場

            1968年開始,上海農場開始接納第一批上海知青,由于不宜將眾多知青置于勞改農場,1973年初,海豐農場從上海農場劃出,獨立建制,隸屬上海市農業局領導。其間有5228名上海老知青在這里生活。此后幾年,陸續又有5萬上海知青來到海豐。上世紀八十年代后,從新疆又轉來大批上海知青和管理人員。四十年中,8萬上海知青在這里從事農場建設。1976年6月,上海市海豐農場改屬上海市農場管理局領導。1993年6月,上海市海豐農場同時掛上海農工商集團海豐總公司牌子,隸屬上海市農墾管理局、光明食品(集團)有限公司至今。

            快報記者陳曦大豐報道(本文來源:現代快報)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飛地"大豐:8萬名上海知青曾經的家園

          2014年7月29日 09:17 來源:新民網

          image

              原標題為:“飛地”大豐:最后的上海知青

              位于江蘇大豐境內的海豐農場最早是上海農場的一個分場。1968年10月,第一批上海知青來到這里,開始了“戰天斗地”的勞動生產。截至到上世紀80年代,農場前后共接納了8萬名上海知青。40多年來,他們在蘇北荒灘上開墾出三塊農場、50萬畝土地,至今仍被稱做上海的“飛地”。

            40年過去,如今,相關大豐和上海的熱門詞匯,早已不是知青紀念館、上海農場,而是港口合作、產業轉移、聯合發展。正如大豐市市委書記倪峰所說,曾經聯結滬豐友情的“飛地”,今天被賦予了新的歷史使命。上海世博會的召開,更為大豐全面接軌上海提供了契機。

            激情燃燒新老兩代上海知青

            36年前三月的一個夜晚,陳玉蘭和一批跟她年齡相仿的十八九歲的少男少女們登上了去蘇北的客輪。他們的目的地是位于江蘇大豐境內的上海海豐農場,路程并不遙遠,但他們下輪船,上汽車,下了汽車再轉場部拖拉機,足足用了二十多個小時才到達連隊,迎接他們的是一片荒蕪的灘涂,在這里他們開始了自己的知青生涯。

            陳玉蘭所在的寢室是一個五十平米的破舊茅屋,要容納25個知青的生活起居。每人每天憑票可以在隊里的老虎灶打一瓶開水,洗臉、洗腳、喝茶、漱口全靠它了,十天半個月才能洗頭洗澡。有一年夏天,隊里的老虎灶壞了,幾天沒有供應熱水,男生們還好,收工回來往河里一跳就沒事了,女生們可不能忍受這滋味。陳玉蘭靈機一動,想到了學過的電工原理,用兩塊銅片接上正負兩極電線,再用一塊瓷片隔開,繞起來放在灌滿水的搪瓷盆內加熱,和現在的“熱得快”差不多。這樣的做法很危險,但女生們還是紛紛效仿。消息傳到大隊部,陳玉蘭因此被罰了10元錢,這可相當于大半個月的工資。

            陳玉蘭這批是后來的“小知青”。跟“老知青”相比,生活條件相對有所改善。上世紀60年代,老知青們來到這片黃海灘涂時,四岔河、元華蕩、東大灘荒蕪人煙,蒿草遍野,沒有一間可以居住的房屋,沒有一條可以行車的路。知青們自己動手割蘆葦茅草蓋房子,睡潮濕的地鋪,夏天蚊蟲肆虐,冬天寒風刺骨。

            農場勞動是很費衣服的。知青們給衣服易破的肩膀、膝蓋等處打上補丁,盡管穿得又破又爛,臉被曬得黝黑黝黑的,與當地農民沒有兩樣,但是知青穿的衣服款式與農民不一樣,總是特別一點,好看一點,以至于影響到整個大豐區域人群的穿著。

            除了生產勞動,知青們唱歌、吹口琴、做女紅打發業余時光。一臺紅燈牌半導體收音機,就是當時最高級最奢侈的消遣。

            知青們十七八九、二十出頭,正處在青春期,沒有浪漫的花前月下,只有飛雪林地、落葉秋田,那些戀愛的男女不敢公開地出雙入對,只有躲在幔帳里說悄悄話。于是大隊部組織了治保小組,隔三差五去各寢室查夜,凡查到的就要被叫到大隊部寫檢查。陳玉蘭記得有一次,當時正逢“批林批孔”運動,大隊部又搞突擊檢查,查到一對男女在幔帳里說話,大隊部問:“你們在干什么?”男青年急中生智脫口而出:我們倆在一起“批林批孔”。從此以后,“批林批孔”就成了戀愛的代名詞。

            據不完全統計,當時海豐農場一大隊600多人中,有100多人成為夫妻。“海豐少年”專指上海知青在大豐工作、生活期間養育的后代,約有4.6萬人。

            據海豐農場黨委副書記蔡斌介紹,上海市駐大豐的農場,最早的是上海市上海農場,創建于1950年初。1950年,時任上海市市長的陳毅在江蘇大豐劃出300多平方公里土地作為上海的勞改農場。1968年10月,農場接納了第一批上海知青。為將知青與勞改人員分開管理,1973年初,海豐農場從上海農場劃出,獨立建制。農場臨海,位于大豐東端。它北起斗龍港,南至二卯酉河,以四卯酉河與中子午河交叉的四岔河村為中心,如一條狹長的飄帶橫亙在黃海岸邊。

            來此的知青有好幾批。第一批是1968年~1972年的上海老知青。第二批是1973年~1978年的上海小知青,這也是知青聚集海豐的高峰期,5萬人在農場生活,由南往北依次分布在新華、元華、隆豐、勝利(漁場)安豐、下明等7個分場,近百個大隊(連隊)交錯鋪排在黃海西岸,形成獨特的知青風景帶。最后一批是1980年后從新疆轉來的上海知青。四十年中,8萬上海知青先后在這里從事農場建設。1975年,農場公布第一批穩定干部名單,共181人,他們多數人在回到上海以后走上各條戰線的領導崗位。

            “我們應該算是第四代農場人了。”蔡斌是1993年南京林校畢業后來到海豐的。農場于上世紀90年代招收高校畢業生,開始了新時期的農場建設。

            這片土地曾是家園

            走出海豐的知青們始終未能忘懷這片魂牽夢繞的土地,近些年來,數萬知青開始了集體回歸。

            農場內,有一片蘇式建筑群,叫元華蕩,由蘇聯專家設計建造,是當年海豐農場場部所在地,八萬上海知識青年的大本營。如今,場部舊址建成上海知青紀念館對外開放。舊報紙、老照片、知青日記、老虎灶、上海手表、木刻宣傳畫、日常生活用品……過去的歲月塵封在每個角落里。展館內展示著一些存折,這些都是當時急于回城的知青落下的,工作人員在整理知青宿舍時重新發現了它們。

            故友相逢,依稀還能辨認出年輕時的模樣,還能叫得出對方的小名綽號。你是“毛頭”,你是“部長”,你是“小五子”,你是“阿七頭”……下明分場二大隊知青劉書玲記得連隊里有個深度近視的男生,大家都叫他“架梁”(眼鏡)。四十年后再相聚時,他透露了埋藏多年的秘密,他是家中獨子,那時為了能經常回上海,不知道摔壞了多少副眼鏡。那個時候配眼鏡是很麻煩的事情,驗光后,要等上半個月才能交貨,眼鏡摔碎了就有理由請假,一般可以有一個月的假期,大家都很羨慕。

            73屆知青紀延卓回憶起那段青澀時光,帶著上海人的詼諧,“我是做夢也沒想到,會有小姑娘看中我噢。這天剛剛吃好晚飯,我在‘暗來細’(暗淡)的蠟燭光下看《艷陽天》,‘勒沒尚’(突然間)阿拉班長尋我,伊‘硬勁’(執意)要我出去談‘事體’(事情),不過面孔有點‘色特嘻嘻’(蠻滑稽)的。伊神秘地告訴我,有個小姑娘想跟我做筆友,伊是看了儂寫的文章、書法才有‘各’(這)種想法的。我聽了后,真是蠻激動的,‘腳花有點亂’(有點站不穩),我是長‘戒’(這么)大,還‘母么有鞋里個小娘’(沒有哪個女孩)會得‘吃我’(對我有意思)。這個‘辰光’,我真是開心得不得了,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額骨頭’(腦門),確認不是‘了勒捏鼻頭做夢’(不是做想入非非的夢),朋友是不是要‘軋’(處)是另外‘一張’(一件)事,這主要是我所有的努力得到了人家小姑娘的認可呀,不過‘骨頭是不好輕的’(不能驕傲自滿的)。”

            農場內,當初成排的知青小屋依然還在,那些曾經親手栽下的小樹已經枝干滄桑。老知青們說,50年代住工棚,60年代住草棚。小知青們說,“其實你們一眼就能看出來,70年代農場房子頂上是青瓦,現在能看到的一片紅瓦房都是80年代初期蓋的。”

            記者在一份知青名錄上看到,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李源潮是第一批5000多名“老知青”中的一員,待在仿部隊建制的慶豐二隊,當時還用“李援朝”的名字。1972年離開大豐回滬深造。1998年,時任文化部副部長的李源潮帶著妻兒從北京回大豐“探親”。他回憶起當年在這里挖河挑泥時的情景:工棚就建在海堤邊,有時夜里會突然漲潮,海水一直漲到床邊,被子全濕了,人要趕緊往堤上跑。興致很高的他還讓兒子當了一回“挑河工”。在慶豐分場,他指著屋檐下的一盞路燈告訴兒子,這是當時農場里唯一一只亮到天明的路燈,那時集體宿舍定時熄燈,他就跑到路燈下面看書。

            數以千萬的年輕人打著紅旗、唱著贊歌離開故鄉,成為人類生存景觀中最獨特的遷徙圖景。而這一切,以紀念館的方式凝固成永恒風景。從海豐走出來的,有黨政要人,有各個領域的精英,也有普通勞動者,他們成為大豐對外聯系的橋梁。

            最后的上海知青

            一批批知識青年來了又去,去了又來,蔣興明這一下去就是44年。自從16歲下放新疆后,他再沒“返城”。在新疆,蔣興明娶妻生子,提干做了副連長。上世紀80年代初是知青返城的高潮,上海一下子接納不了那么多人,大豐境內的海豐農場開始成為知青們的中轉站。1982年,第一批從新疆過來的“上青戶”124戶來到農場。蔣興明拖家帶口來到這里時已經三十多歲,有兩個兒子。后來,“上青戶”們陸陸續續遷往上海,妻子和兒子也回了城,蔣興明作為骨干留下來繼續建設農場,一待近三十年。明年十月,他就要從海豐農場社區管委會主任的崗位上退休,回到上海與妻兒團圓。他的離開,意味著當年的八萬知青全部返回上海。

            在蔣興明的記憶中,早先的海豐就是一大片荒灘,到處有路沒路走,到處有水不能喝,到處是草沒柴燒。交通也極不方便,回趟上海談何容易,有人形容是雞還

            沒叫就出發,狗叫了還沒到。農場沒有班車,路途再遠只能步行。天還沒亮就得起來,要么從大豐乘長途汽車到無錫,再從無錫坐火車到上海。要么從四岔河或者大豐乘汽車到南通港,下午3點的船,能不能買到票還要碰運氣,如果順利,晚上10點能到上海,運氣不好只能在南通呆一晚。

            農場條件艱苦,留下的知青不多,留下來的是已和上海農場的工作人員或者大豐本地人結了婚的。現在大都五十開外,過了退休年齡。

            作為年齡最小的“上青戶”,當時的蔣興明有過無奈,有過失落,但他很快就坦然地接受了現實,“在這里也就是在家里。”農場的職工大都持著上海戶口,享受上海市的各項政策。世博會期間,上海市政府向每戶家庭派發一張門票和一張200元交通紀念卡。5月15日,海豐農場的職工也將拿到世博門票和交通卡。現在,他隨時都能回上海,三個半小時就到了,可以當天來回。

            1993年6月,上海市海豐農場同時掛上海農工商集團海豐總公司牌子,隸屬上海市農墾管理局、光明集團,海風農場成為光明集團子公司。巧的是,現任光明集團總裁曹樹民也是大豐的上海知青。

            曹樹民說,光明集團擬在大豐建設4個萬頭奶牛養殖場,目前第一個養殖場的基建已完成。一旦奶牛養殖達到一定規模,光明集團還將在大豐投建一個乳制品加工廠。記者在大豐養殖基地看到,5座長約百米的藍色養殖房已建成,為奶牛提供飼料的青貯玉米處理廠也已啟動。

            大豐與光明集團也在共建園區,光明工業區的首個項目是光明集團等投資1.4億美元的米糠油深加工項目。曹樹民介紹,這個項目需要大量米糠原料,對選點要求很高,既要地處產糧區,又要交通方便。他曾到北大荒考察過,發現那里雖是大米產區,但當地銷售的主要是稻谷,沒有米糠。后來到江蘇考察,發現這個產糧區的稻谷多在當地加工,留下大量米糠。更重要的是,隨著蘇通大橋通車,大豐的區位優勢凸顯——地處江蘇中部,臨大豐港,運輸很方便。

            另外,海豐每年向上海市場銷售優質生態大米3.5萬噸,占上海袋裝大米市場份額的40%,是上海最大的袋裝米生產基地,是名副其實的“米袋子”。海豐大米也是上海世博會的指定供應商。

            全面接軌上海

            大豐市發改委有個專門的“接軌上海辦公室”。50萬畝“飛地”是大豐接軌上海的優勢載體,8萬多名上海知青是大豐聯系上海的獨特人脈。全面推進接軌上海戰略,已經成為大豐發展優勢的重要舉措。

            2009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江蘇省委書記梁保華、省長羅志軍專程來大豐視察,共商加快上海駐豐農場“飛地”建設,滬豐合作進入嶄新階段。去年7月,大豐與上海楊浦區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大豐首期劃出2000畝土地,建設上海楊浦大豐工業園,大豐與上海區縣的共建正式啟動。事實上,隨著2006年上海紡控落戶大豐以來,滬豐兩地合作共建的光明工業區、張江生物醫藥園、孫橋農業開發區等正在加快建設,這種新型的區域合作模式在大豐漸趨成熟。

            兩地積極推進“民生接軌”。現在,只要你手持“上海公共交通卡大豐卡”,便能在滬豐一路暢行。滬豐異地就醫委托報銷也全面啟動,長期居住在上海的大豐人或是長期居住在大豐的上海參保人員,可以就近在居住地指定的醫保經辦機構報銷醫療費用。

            在接軌上海的道路上,大豐頻打人文牌。據大豐市發改委副主任夏懷先介紹,大豐著眼于上海市民精神“后花園”建設,先后成立了大豐·上海知青聯誼會、大豐·上海經濟社會發展促進會,并且建成了上海知青紀念館。此次,大豐境內的中華麋鹿園和上海知青紀念館均入選上海世博會精品旅游線路。

            資料鏈接

            大豐·上海“飛地”

            上海農場

            上海市駐大豐的農場,最早的是上海市上海農場,創建于1950年初。農場對內名稱為上海市第一勞動教養管理所,隸屬上海市原勞改局。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突擊收容游民5000余人。1950年,華東局、上海市委派員與蘇北人民行政公署商定,劃臺北(今大豐)縣以四岔河為中心的20萬畝國有荒地作為安置上海無業游民和犯人勞動的墾區。

            川東農場

            1983年1月,原屬上海市上海農場的川東分場劃出,建立川東農場,直屬上海市勞改局。又稱上海市第二勞動教養管理所,縣團級單位,占地5萬余畝(其中耕地3萬余畝)。

            海豐農場

            1968年開始,上海農場開始接納第一批上海知青,由于不宜將眾多知青置于勞改農場,1973年初,海豐農場從上海農場劃出,獨立建制,隸屬上海市農業局領導。其間有5228名上海老知青在這里生活。此后幾年,陸續又有5萬上海知青來到海豐。上世紀八十年代后,從新疆又轉來大批上海知青和管理人員。四十年中,8萬上海知青在這里從事農場建設。1976年6月,上海市海豐農場改屬上海市農場管理局領導。1993年6月,上海市海豐農場同時掛上海農工商集團海豐總公司牌子,隸屬上海市農墾管理局、光明食品(集團)有限公司至今。

            快報記者陳曦大豐報道(本文來源:現代快報)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