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93歲老教授憶接管復旦:校長數次拒絕遷往臺灣

          2014-10-8 09:14:48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王一 張薰華 選稿:賈彥

          青年時期的張薰華

          張薰華近照。 

              原標題為:1949年,我參與了接管復旦

              口述:張薰華(93歲)整理:本報記者王一

              解放日報:1949年的國慶,您是如何度過的?

              張薰華:當時,通訊不像現在這么發達,但是我聽到有人在說毛主席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有人在說開國大典很有氣勢,就從心底里高興。

              解放日報:今年的國慶,您打算怎么過?

              張薰華:我已經93歲了,也只能在家,但還是安排了和老同事們聚聚。現在國家發展得一年比一年好,我的身體也很好,因為國家好了我們就都好了。

              解放日報:從1949年到現在,什么讓您感受至深?

              張薰華:我是個復旦人,我關注的還是學術的氛圍、教育的發展。這些年來,復旦大學在這方面有很大的進步,這讓我覺得我們國家的教育還會有更大的發展。

              參與挽留復旦校長

              抗戰期間,復旦由上海內遷至重慶北碚。當時的校長章益是國民黨的一員,屬于CC派。1945年,幾位復旦學生要坐船橫渡嘉陵江前往解放區。途中船翻了,這幾位同學不幸遇難。當時,船的老板是復旦大學體育部的主任,是個特務頭子,大家懷疑這次翻船事故是蓄意的。

              事情發生后大家都很憤慨。作為校長,章益覺得自己的學生遇難了當然也有責任,就準備辭職。當時,國民黨另一派的朱家驊也希望借此機會免除章益校長的職務,好派自己的親信來接管復旦大學。

              1945年我正好畢業,是畢業同學會的主席。抗戰勝利后,我一直以這個身份繼續組織復旦學子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斗爭。在經濟系主任樊弘的傾力支持下,我畢業留校,任經濟系助教。

              出了這樣的事,我馬上和杜子才、戴文葆兩位同學商量,認為章益繼續擔任校長有利于復旦以及學生運動的發展。我們就搞了八張大布告,有兩米多長,以1945屆畢業同學會名義,請章校長留下來,把復旦完整地搬回上海。章益看到了布告,同意留下來繼續擔任校長,章益與共產黨的友好關系也由此奠定。

              1949年,在國民黨即將敗北之際,復旦接到了遷校臺灣的行政命令。蔣介石在被迫向臺灣撤退前,除了將大陸的許多重要物資,包括珍貴文物等運去臺灣,還命令各大學遷往臺灣。據說,復旦大學是最早接到國民黨“教育部”的遷臺命令的學校之一,并數次密令章益到教育部任職再轉赴臺灣,都被章益拒絕了。

              在這場和國民黨爭奪復旦大學的斗爭中,復旦大學除一名教務長只身跑往臺灣,全體師生以及圖書資料、儀器設備等都完好地保留了下來,為解放后新復旦的建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要是沒離開,我就被捕了

              1949年,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軍事代表李正文決定從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和圣約翰大學各抽調出一至兩位教師,成立一個上海高校接管工作的黨組。我當時是教師中為數不多的中共黨員,就作為復旦的代表加入了這個黨組,研究解放時如何把這幾個大學接管下來。

              我們先找開會的地方。我有一位老朋友楊叔銘,讀書的時候是老鄰居。解放之后,才知道他是一位老黨員。楊叔銘當時在上海南市(現延安東路以南的黃浦區)有個老房子。我們就在這個老房子里的一個小房間里開會,也就是在這個小房間里,我們分析了各個學校領導班子的情況,接管后各個班子如何調整,誰去做校長。后來,我干脆從復旦第四宿舍搬了出來,就住在這里。

              1949年4月26日,國民黨軍隊到上海,逮捕了83位進步同學,還有些教授被軟禁了。當時,為了讓學生和老師們放松警惕,國民黨軍隊冒充解放軍宣布已經解放了。有些人稀里糊涂地以為真的解放了,結果有的被逮捕了,有的被軟禁了。4月底的一天,我到復旦的宿舍拿些生活用品,回來的時候還有人亂講,說解放了不要走了,我說組織上沒告訴我,我不信。

              回到南市,我妻子在路口(現金陵東路河南路)等我,看到我,她心里就踏實了。解放后公布了當時要逮捕的復旦人的名單,那個名單上有我的名字。要是留在復旦,我就被捕了。

              4月26日之后,我們高校接管工作黨組未受到影響,仍在校外多處開會。五月下旬,上海解放前夕,李正文正式參加了黨組。其間,李正文起了特別重要的作用。他團結以張志讓為首的民主教授,也幫助校長章益做轉化工作,為接管復旦大學鋪平道路。

              國民黨的軍隊卻一直沒有離開。教職工凡是有家的、有親戚朋友的,都搬出去了。當時在北京路上有個中一大樓,復旦大學的刊物《文摘》在那里辦公。不得已,沒地方可去的教職工就都搬到了中一大樓躲了起來。

              就在解放的當天,我住在南市,心里還想著學校,國民黨的軍隊已經把蘇州河的北邊都占領了,在蘇州河橋的北邊往南邊放冷槍,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我一心想著復旦的老師們,就自己往中一大樓走。從我住的地方到中一大樓要經過四川路,那邊還在放槍,其實很危險。如果被槍打到了,就沒命了。等到好不容易到了中一大樓,門是鎖著的,他們怕外面的人進去,怎么都不開門。后來,我就又走回來了。其實,我走這一趟既冒險又沒有必要,但是心里就是想著他們,就是想去看看。

              之后,我看到了這樣的景象。解放軍們累壞了,直接睡在了馬路的人行道上,我這才確信真的是解放了。

              一個年輕的助教參與了接收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后,復旦師生重返校園,展開復校工作。復旦大學有1200余名同學響應黨的號召,參加南下服務團和西南服務團等革命工作,為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貢獻自己的力量。

              這時,我們研究接管工作的黨組也解散了,我便回到了復旦。

              正式接管的那天是1949年6月20日,上海市軍管會代表李正文正式進駐復旦大學,宣布由張志讓擔任校務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望道擔任校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復旦師生匯聚在校門口,熱情地把軍代表迎進校園,校門口高高掛著“歡迎軍管會來領導我們”“慶祝接管”等歡迎標語。復旦大學從此成為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大學。我當時也帶著紅花,在學生們的簇擁下走進了復旦,開啟了我們對復旦的接管工作。

              在復旦大學校史紀念館,一張委任狀頗為引人注目。這是1949年8月1日由陳毅和粟裕簽署的復旦大學校務委員會“校務委員并兼常務委員”的委任狀。我正是被委任的人。

              但那時,校務委員會主任委員張志讓要北上參加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任委員陳望道前往華東軍政委員會任職,均無暇管理復旦校務。因此,處理接管相關事宜的責任就落在了我的身上。而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助教,一個助教除了擔任校務委員會常委外,還兼任主任秘書,相當于如今的校辦主任,負責整個復旦的接管。我全權負責保管張志讓和陳望道的圖章,甚至有權代替他們在重要文件上蓋章。

              校務委員會對復旦大學實行接管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讓在解放前夕因受國民黨特務迫害離校的師生返校復職、復學。第二件事是,根據市里的統一安排,在1950年進行了第一次院系調整。復旦大學的海洋系并入山東大學,上海暨南大學的文、法、商三院,同濟大學的文、法兩院,以及浙江大學、英士大學的部分系科并入復旦大學。我們還把訓導處取消了,保留了教務處、總務處。

              接管時,人事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復旦大學有教授、副教授161人,講師29人,助教58人,職員170人,工友200人(包括警衛、農場工人),注冊學生2127人(含補習班),共計2745人。之后,校務委員會又續聘和新聘了一大批學有專長的教授學者,以充實師資。

              一個學校要辦得好,關鍵要有好的教授。復旦有一批好教授留了下來,院系調整的時候很多學校并到復旦來了,就又進了很多好老師。要守住這些教授,后面再有好的教授進來,這才是好的學校。

              接下來,土地管理也是重頭。當時復旦大學從國權路到相輝堂這一塊,共有土地15.23公頃,房屋4萬余平方米,圖書8萬余冊及有關實驗用的儀器設備。其余的地方全部是雜草、水溝等,就連現在校門口毛主席像那里原來都是水塘。

              相輝堂后面住著很多老百姓。怎么整頓呢?復旦大學的工人里有四位以前是地下黨員,這四個人組織了復旦當時的30多個工人,平整土地,把老百姓的房子拆掉,學校給他們在四平路蓋了房子。后來又建了物理樓、化學樓等教學樓。在這樣的整頓下,復旦大學終于初步展現了她的模樣。

              人物小傳

              張薰華生于1921年,江西九江人。1945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經濟系。194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建國后,歷任復旦大學教授、經濟系主任,中國《資本論》研究會第二屆理事,上海經濟學會副會長。專于經濟學基礎理論,特別是《資本論》研究。著有《〈資本論〉提要》(三冊)《〈資本論〉中的再生產理論》等。

              記者手記

              93歲高齡的張薰華,體格清瘦,行動自如。采訪期間,他反復強調,一所學校需要好老師、一座城市也需要好老師。而他也從未放棄對自己的要求,把對復旦深深的愛融進一次次授課、一篇篇論文,傳遞至一位位學生。無論是被壓迫、被凌辱的黑暗歲月,還是百廢待興的共和國建設初期,乃至改革開放30年的飛速發展,張薰華都全身心地投入到歷史洪流中,將生命融入國家命運和人民需求中。而這,恰恰是一個共產黨員的風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93歲老教授憶接管復旦:校長數次拒絕遷往臺灣

          2014年10月8日 09:14 來源:解放日報

          青年時期的張薰華

          張薰華近照。 

              原標題為:1949年,我參與了接管復旦

              口述:張薰華(93歲)整理:本報記者王一

              解放日報:1949年的國慶,您是如何度過的?

              張薰華:當時,通訊不像現在這么發達,但是我聽到有人在說毛主席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有人在說開國大典很有氣勢,就從心底里高興。

              解放日報:今年的國慶,您打算怎么過?

              張薰華:我已經93歲了,也只能在家,但還是安排了和老同事們聚聚。現在國家發展得一年比一年好,我的身體也很好,因為國家好了我們就都好了。

              解放日報:從1949年到現在,什么讓您感受至深?

              張薰華:我是個復旦人,我關注的還是學術的氛圍、教育的發展。這些年來,復旦大學在這方面有很大的進步,這讓我覺得我們國家的教育還會有更大的發展。

              參與挽留復旦校長

              抗戰期間,復旦由上海內遷至重慶北碚。當時的校長章益是國民黨的一員,屬于CC派。1945年,幾位復旦學生要坐船橫渡嘉陵江前往解放區。途中船翻了,這幾位同學不幸遇難。當時,船的老板是復旦大學體育部的主任,是個特務頭子,大家懷疑這次翻船事故是蓄意的。

              事情發生后大家都很憤慨。作為校長,章益覺得自己的學生遇難了當然也有責任,就準備辭職。當時,國民黨另一派的朱家驊也希望借此機會免除章益校長的職務,好派自己的親信來接管復旦大學。

              1945年我正好畢業,是畢業同學會的主席。抗戰勝利后,我一直以這個身份繼續組織復旦學子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斗爭。在經濟系主任樊弘的傾力支持下,我畢業留校,任經濟系助教。

              出了這樣的事,我馬上和杜子才、戴文葆兩位同學商量,認為章益繼續擔任校長有利于復旦以及學生運動的發展。我們就搞了八張大布告,有兩米多長,以1945屆畢業同學會名義,請章校長留下來,把復旦完整地搬回上海。章益看到了布告,同意留下來繼續擔任校長,章益與共產黨的友好關系也由此奠定。

              1949年,在國民黨即將敗北之際,復旦接到了遷校臺灣的行政命令。蔣介石在被迫向臺灣撤退前,除了將大陸的許多重要物資,包括珍貴文物等運去臺灣,還命令各大學遷往臺灣。據說,復旦大學是最早接到國民黨“教育部”的遷臺命令的學校之一,并數次密令章益到教育部任職再轉赴臺灣,都被章益拒絕了。

              在這場和國民黨爭奪復旦大學的斗爭中,復旦大學除一名教務長只身跑往臺灣,全體師生以及圖書資料、儀器設備等都完好地保留了下來,為解放后新復旦的建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要是沒離開,我就被捕了

              1949年,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軍事代表李正文決定從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和圣約翰大學各抽調出一至兩位教師,成立一個上海高校接管工作的黨組。我當時是教師中為數不多的中共黨員,就作為復旦的代表加入了這個黨組,研究解放時如何把這幾個大學接管下來。

              我們先找開會的地方。我有一位老朋友楊叔銘,讀書的時候是老鄰居。解放之后,才知道他是一位老黨員。楊叔銘當時在上海南市(現延安東路以南的黃浦區)有個老房子。我們就在這個老房子里的一個小房間里開會,也就是在這個小房間里,我們分析了各個學校領導班子的情況,接管后各個班子如何調整,誰去做校長。后來,我干脆從復旦第四宿舍搬了出來,就住在這里。

              1949年4月26日,國民黨軍隊到上海,逮捕了83位進步同學,還有些教授被軟禁了。當時,為了讓學生和老師們放松警惕,國民黨軍隊冒充解放軍宣布已經解放了。有些人稀里糊涂地以為真的解放了,結果有的被逮捕了,有的被軟禁了。4月底的一天,我到復旦的宿舍拿些生活用品,回來的時候還有人亂講,說解放了不要走了,我說組織上沒告訴我,我不信。

              回到南市,我妻子在路口(現金陵東路河南路)等我,看到我,她心里就踏實了。解放后公布了當時要逮捕的復旦人的名單,那個名單上有我的名字。要是留在復旦,我就被捕了。

              4月26日之后,我們高校接管工作黨組未受到影響,仍在校外多處開會。五月下旬,上海解放前夕,李正文正式參加了黨組。其間,李正文起了特別重要的作用。他團結以張志讓為首的民主教授,也幫助校長章益做轉化工作,為接管復旦大學鋪平道路。

              國民黨的軍隊卻一直沒有離開。教職工凡是有家的、有親戚朋友的,都搬出去了。當時在北京路上有個中一大樓,復旦大學的刊物《文摘》在那里辦公。不得已,沒地方可去的教職工就都搬到了中一大樓躲了起來。

              就在解放的當天,我住在南市,心里還想著學校,國民黨的軍隊已經把蘇州河的北邊都占領了,在蘇州河橋的北邊往南邊放冷槍,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我一心想著復旦的老師們,就自己往中一大樓走。從我住的地方到中一大樓要經過四川路,那邊還在放槍,其實很危險。如果被槍打到了,就沒命了。等到好不容易到了中一大樓,門是鎖著的,他們怕外面的人進去,怎么都不開門。后來,我就又走回來了。其實,我走這一趟既冒險又沒有必要,但是心里就是想著他們,就是想去看看。

              之后,我看到了這樣的景象。解放軍們累壞了,直接睡在了馬路的人行道上,我這才確信真的是解放了。

              一個年輕的助教參與了接收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后,復旦師生重返校園,展開復校工作。復旦大學有1200余名同學響應黨的號召,參加南下服務團和西南服務團等革命工作,為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貢獻自己的力量。

              這時,我們研究接管工作的黨組也解散了,我便回到了復旦。

              正式接管的那天是1949年6月20日,上海市軍管會代表李正文正式進駐復旦大學,宣布由張志讓擔任校務委員會主任委員,陳望道擔任校務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復旦師生匯聚在校門口,熱情地把軍代表迎進校園,校門口高高掛著“歡迎軍管會來領導我們”“慶祝接管”等歡迎標語。復旦大學從此成為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大學。我當時也帶著紅花,在學生們的簇擁下走進了復旦,開啟了我們對復旦的接管工作。

              在復旦大學校史紀念館,一張委任狀頗為引人注目。這是1949年8月1日由陳毅和粟裕簽署的復旦大學校務委員會“校務委員并兼常務委員”的委任狀。我正是被委任的人。

              但那時,校務委員會主任委員張志讓要北上參加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任委員陳望道前往華東軍政委員會任職,均無暇管理復旦校務。因此,處理接管相關事宜的責任就落在了我的身上。而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助教,一個助教除了擔任校務委員會常委外,還兼任主任秘書,相當于如今的校辦主任,負責整個復旦的接管。我全權負責保管張志讓和陳望道的圖章,甚至有權代替他們在重要文件上蓋章。

              校務委員會對復旦大學實行接管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讓在解放前夕因受國民黨特務迫害離校的師生返校復職、復學。第二件事是,根據市里的統一安排,在1950年進行了第一次院系調整。復旦大學的海洋系并入山東大學,上海暨南大學的文、法、商三院,同濟大學的文、法兩院,以及浙江大學、英士大學的部分系科并入復旦大學。我們還把訓導處取消了,保留了教務處、總務處。

              接管時,人事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復旦大學有教授、副教授161人,講師29人,助教58人,職員170人,工友200人(包括警衛、農場工人),注冊學生2127人(含補習班),共計2745人。之后,校務委員會又續聘和新聘了一大批學有專長的教授學者,以充實師資。

              一個學校要辦得好,關鍵要有好的教授。復旦有一批好教授留了下來,院系調整的時候很多學校并到復旦來了,就又進了很多好老師。要守住這些教授,后面再有好的教授進來,這才是好的學校。

              接下來,土地管理也是重頭。當時復旦大學從國權路到相輝堂這一塊,共有土地15.23公頃,房屋4萬余平方米,圖書8萬余冊及有關實驗用的儀器設備。其余的地方全部是雜草、水溝等,就連現在校門口毛主席像那里原來都是水塘。

              相輝堂后面住著很多老百姓。怎么整頓呢?復旦大學的工人里有四位以前是地下黨員,這四個人組織了復旦當時的30多個工人,平整土地,把老百姓的房子拆掉,學校給他們在四平路蓋了房子。后來又建了物理樓、化學樓等教學樓。在這樣的整頓下,復旦大學終于初步展現了她的模樣。

              人物小傳

              張薰華生于1921年,江西九江人。1945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經濟系。194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建國后,歷任復旦大學教授、經濟系主任,中國《資本論》研究會第二屆理事,上海經濟學會副會長。專于經濟學基礎理論,特別是《資本論》研究。著有《〈資本論〉提要》(三冊)《〈資本論〉中的再生產理論》等。

              記者手記

              93歲高齡的張薰華,體格清瘦,行動自如。采訪期間,他反復強調,一所學校需要好老師、一座城市也需要好老師。而他也從未放棄對自己的要求,把對復旦深深的愛融進一次次授課、一篇篇論文,傳遞至一位位學生。無論是被壓迫、被凌辱的黑暗歲月,還是百廢待興的共和國建設初期,乃至改革開放30年的飛速發展,張薰華都全身心地投入到歷史洪流中,將生命融入國家命運和人民需求中。而這,恰恰是一個共產黨員的風范。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