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四人幫”上海余黨覆滅記:會場像炸了鍋一樣 烏煙瘴氣

          2015-6-15 08:39:26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李海文 王守家 選稿:劉曉曉

          作者:李海文、王守家中國青年出版社2015年4月出版

            原標題:“四人幫”上海余黨覆滅記

            作為1976年被派往上海的中央工作組成員之一,本書作者之一王守家保存著記錄當時中央工作組在上海解決“四人幫”余黨問題的工作日記,堪稱這段歷史的見證人。中共黨史研究領域資深研究員李海文,以首次公開的王守家日記以及清查資料和采訪記錄為基礎,更集多年研究心得,全面介紹了黨中央在解決“四人幫”問題后,如何秘密地緊急派出中央工作組穩定上海形勢,一舉解決“四人幫”上海幫派骨干問題的全過程。

            這一說,會場像炸了鍋一樣

            13日下午,馬天水、徐景賢、王秀珍在錦江飯店14樓召開市委常委和列席常委(即王洪文的小兄弟)會議。原通知下午3點鐘開,因為丁香花園會議上有意見分歧,拖到下午4點鐘才開。馬天水通報了中央打招呼會議的情況。徐景賢做補充,講了毛主席對“四人幫”的批評、指示,然后表態。王秀珍也表態說,聽了毛主席的指示后認識有所轉變。頓時會場亂了,有的放聲大哭,有的叫嚷起來。

            馮國柱說:“可以想一想,也可以提些問題。如果說(四人幫)有問題,要有重磅炸彈,能說服我,說服上海的工人階級、黨員。既然1974年主席指出‘四人幫’,為什么主席生前不搞?主席逝世不到一個月,尸骨未寒。不相信吧!后面還有文件。”

            黃濤也說:“就憑這些能夠把‘四人幫’打倒?”

            周純麟當即針鋒相對地指出:“不能這樣說!”

            馮國柱說:“既然是‘四人幫’,主席為什么還叫春橋、文元寫文章?”“既然是講黨內的斗爭,為什么不通過黨內斗爭的方式來解決,而是先把人抓起來,然后把材料收集出來?既然講是‘四人幫’,是四個人的問題,為什么連金祖敏等人都抓起來?”

            周純麟插話制止:“中央講得很清楚,‘四人幫’是‘四人幫’,上海是黨的發源地,上海人民是聽中央話的,你們哪一個不聽中央的話,自己硬要往圈子里面鉆,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是要負責任的!”

            這一說,會場像炸了鍋一樣,有的指著罵他你有什么了不起,現在神氣了;有的甚至擼胳膊卷袖子站起來要打他,一片烏煙瘴氣。

            周純麟一拍桌子:“我不參加這個會了!出了事情,一切后果由你們負責!”說完,在警衛人員保護下離開。

            再哭、再鬧、再喊、再叫,也無濟于事了。

            13日下午,寫作組的王知常沒有參加常委會,他忙著打電話給財貿組負責人黃金海,催促立即大干,把大標語貼出去,把民兵拉出來。黃金海提出要與馬振龍、王明龍、戴立清、施尚英商量一下。王知常限時下午2時半以前答復。到了2時半,王知常又去電話問怎樣決定?“你們干,我帶人一起來。”

            黃金海說施尚英在江南造船廠,不在總工會,還要找他商量一下。

            王知常非常激動,說,你們這些人怎么這樣動搖!算了,算了,我們辛苦培養幾年的力量也不要拿出來了。但又說:好吧,等你們到4點鐘,你們動,就打電話來。

            到了4點鐘,王知常又打電話問怎么樣?黃金海說:我們幾個還沒有碰到一起,定不下來。王知常說:算了,算了,束手待斃吧!

            13日晚8時,馬天水在錦江飯店小禮堂召集市總工會、市婦聯、團市委、市公安局、市民兵指揮部頭頭會議,繼續傳達中央打招呼會議主要精神。傳達后會場內議論紛紛。黃金海、王知常這些頑固分子看到大勢已去,才不得不收起武裝叛亂的人員、物資。

            早在10月7、8日,特別是10日以來,“四人幫”倒臺的消息就不脛而走。

            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馬天水、徐景賢、王秀珍等在上海實行法西斯專政,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王洪文甚至說“現在上海是我們的天下”,“在上海找一百條狗困難,捉一萬個、十萬個反革命容易”。大批無辜者被誣為“反革命”、“叛徒”、“特務”、“走資派”等,蒙受空前奇冤。僅舉一例,20世紀60年代初為查清給江青寫匿名信的人,上海市公安局有少數人接觸到江青30年代的歷史。但是在“文革”中,被定為敵我矛盾抓起來的干警1700多人,被整死和自殺的66人。在“四人幫”統治下的上海,真是白色恐怖。

            (連載三十七)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四人幫”上海余黨覆滅記:會場像炸了鍋一樣 烏煙瘴氣

          2015年6月15日 08:39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李海文、王守家中國青年出版社2015年4月出版

            原標題:“四人幫”上海余黨覆滅記

            作為1976年被派往上海的中央工作組成員之一,本書作者之一王守家保存著記錄當時中央工作組在上海解決“四人幫”余黨問題的工作日記,堪稱這段歷史的見證人。中共黨史研究領域資深研究員李海文,以首次公開的王守家日記以及清查資料和采訪記錄為基礎,更集多年研究心得,全面介紹了黨中央在解決“四人幫”問題后,如何秘密地緊急派出中央工作組穩定上海形勢,一舉解決“四人幫”上海幫派骨干問題的全過程。

            這一說,會場像炸了鍋一樣

            13日下午,馬天水、徐景賢、王秀珍在錦江飯店14樓召開市委常委和列席常委(即王洪文的小兄弟)會議。原通知下午3點鐘開,因為丁香花園會議上有意見分歧,拖到下午4點鐘才開。馬天水通報了中央打招呼會議的情況。徐景賢做補充,講了毛主席對“四人幫”的批評、指示,然后表態。王秀珍也表態說,聽了毛主席的指示后認識有所轉變。頓時會場亂了,有的放聲大哭,有的叫嚷起來。

            馮國柱說:“可以想一想,也可以提些問題。如果說(四人幫)有問題,要有重磅炸彈,能說服我,說服上海的工人階級、黨員。既然1974年主席指出‘四人幫’,為什么主席生前不搞?主席逝世不到一個月,尸骨未寒。不相信吧!后面還有文件。”

            黃濤也說:“就憑這些能夠把‘四人幫’打倒?”

            周純麟當即針鋒相對地指出:“不能這樣說!”

            馮國柱說:“既然是‘四人幫’,主席為什么還叫春橋、文元寫文章?”“既然是講黨內的斗爭,為什么不通過黨內斗爭的方式來解決,而是先把人抓起來,然后把材料收集出來?既然講是‘四人幫’,是四個人的問題,為什么連金祖敏等人都抓起來?”

            周純麟插話制止:“中央講得很清楚,‘四人幫’是‘四人幫’,上海是黨的發源地,上海人民是聽中央話的,你們哪一個不聽中央的話,自己硬要往圈子里面鉆,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是要負責任的!”

            這一說,會場像炸了鍋一樣,有的指著罵他你有什么了不起,現在神氣了;有的甚至擼胳膊卷袖子站起來要打他,一片烏煙瘴氣。

            周純麟一拍桌子:“我不參加這個會了!出了事情,一切后果由你們負責!”說完,在警衛人員保護下離開。

            再哭、再鬧、再喊、再叫,也無濟于事了。

            13日下午,寫作組的王知常沒有參加常委會,他忙著打電話給財貿組負責人黃金海,催促立即大干,把大標語貼出去,把民兵拉出來。黃金海提出要與馬振龍、王明龍、戴立清、施尚英商量一下。王知常限時下午2時半以前答復。到了2時半,王知常又去電話問怎樣決定?“你們干,我帶人一起來。”

            黃金海說施尚英在江南造船廠,不在總工會,還要找他商量一下。

            王知常非常激動,說,你們這些人怎么這樣動搖!算了,算了,我們辛苦培養幾年的力量也不要拿出來了。但又說:好吧,等你們到4點鐘,你們動,就打電話來。

            到了4點鐘,王知常又打電話問怎么樣?黃金海說:我們幾個還沒有碰到一起,定不下來。王知常說:算了,算了,束手待斃吧!

            13日晚8時,馬天水在錦江飯店小禮堂召集市總工會、市婦聯、團市委、市公安局、市民兵指揮部頭頭會議,繼續傳達中央打招呼會議主要精神。傳達后會場內議論紛紛。黃金海、王知常這些頑固分子看到大勢已去,才不得不收起武裝叛亂的人員、物資。

            早在10月7、8日,特別是10日以來,“四人幫”倒臺的消息就不脛而走。

            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馬天水、徐景賢、王秀珍等在上海實行法西斯專政,作惡多端,罄竹難書。王洪文甚至說“現在上海是我們的天下”,“在上海找一百條狗困難,捉一萬個、十萬個反革命容易”。大批無辜者被誣為“反革命”、“叛徒”、“特務”、“走資派”等,蒙受空前奇冤。僅舉一例,20世紀60年代初為查清給江青寫匿名信的人,上海市公安局有少數人接觸到江青30年代的歷史。但是在“文革”中,被定為敵我矛盾抓起來的干警1700多人,被整死和自殺的66人。在“四人幫”統治下的上海,真是白色恐怖。

            (連載三十七)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