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揭秘:美國同性戀合法化之路

          2015-7-2 08:36:15

          來源:東方早報 作者:張喆 選稿:朱恬

          原標題: 揭秘:美國同性戀合法化之路

            當地時間6月26日晚,白宮披上“彩虹色”,慶祝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

            美國平權史上的歷史性時刻到來——同性婚姻合法了。

            當地時間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票贊成4票反對的結果,做出裁決:美國各州不能禁止同性婚姻,這就意味著同性婚姻將在全美50個州合法化。

            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在判決書中寫道:“沒有什么結合能比婚姻更加意義深遠。人們之所以要求結婚的權利,表明他們不是為了詆毀婚姻,而是想通過婚姻的紐帶,過好他們的生活,珍重配偶間的回憶。”在美高院做出上述裁決后,美國總統奧巴馬第一時間在推特上表示:同性婚姻裁定是邁向平等的一大步。

            美高院此項裁決與當前美國民意相符,就在此前的一項民調中顯示,60%的美國人認同同性婚姻,然而就在10年前,全美民眾贊同同性婚姻的人口比例只有37%。

            是什么讓美國高院及民意發生如此逆轉?某種意義上說,美國或許正在急速“左轉”。

            何謂婚姻,何謂現代婚姻,在保守派共和黨人的裹挾下,美國在同性婚姻問題上始終慢著歐洲好幾拍。

            美國同志平權一開始就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

            美國是以“政教分離”作為立國原則的,然而吊詭的是,在同性婚姻問題上,美國法庭多年來援引的是《圣經》而非美國《憲法》。在介紹下述案例之前,需要特別指出,美國公民的婚姻事務交由各州政府自行管理。

            目前美國法學界公認,第一宗涉及同性婚姻的案例是“Baker v. Nelson案”:1971年,明尼蘇達州的一對男同性戀者貝克爾(Richard John Baker)和麥克康納爾(James Michael McConnell)因要求被告納爾遜(Nelson)頒發結婚證遭到拒絕,起訴至明尼蘇達州最高法院。原告認為,明尼蘇達州的法律并未明確禁止同性結婚,如果該州的婚姻法只被解釋為適用異性婚姻,將會違背聯邦憲法。法院的回答是:“自從有了書面記載之時,婚姻作為一種制度歷來就是男女兩性的結合,并且包含著在家庭中生育和撫養子女的內容。”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美國開始了一場風卷云涌的民權運動——種族平等、性別平等、性自由等紛紛融入其間,而隨著1969年“石墻”事件(Stonewall riots)的爆發,美國同性戀者反歧視、爭取平權的種種努力,也匯聚到了美國民權運動的洪流中,“Baker v. Nelson案”只是一個發端,但它表明了美國同性戀者追求平權的一條主要路徑,即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作為運動方向,但美國各級法院均對同性婚姻給予了否定裁決。

            自1987年起,美國公民自由聯合會(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就著手致力于消除禁止同性戀者結婚的法律障礙。1989年,舊金山律師協會簽署了支持同性婚姻的聲明。此時美國各地法院不再單純地以傳統婚姻的定義來否決同性婚姻,而是做出了一些讓步。例如,在1989年紐約州的“Braschi v.Stahl Associates案”中,法院認為紐約州的法律允許相互做出承諾的同性伴侶享有繼承權。

            1990年代夏威夷首次判決同性婚姻合法

            進入20世紀90年代后,發生在夏威夷的系列案件,拉開了美國法律史上關于同性婚問題集中討論的序幕。這其中最著名的即“Baehr v. Lewin案”。

            1990年12月17日,夏威夷州檀香山市的居民,女同性伴侶巴赫爾(Ninia Baehr)和丹賽爾(Genora Dancel),男同性伴侶羅德里格斯(Tammy Rodrigues)和普列吉爾(Antoinette Pregil),梅里羅(Joseph Melillo)和拉貢(Pat Lagon),分別向夏威夷州的衛生部提出結婚申請,均遭拒絕。他們于1991年5月,以衛生部為被告向該州巡回法院提起共同訴訟,開始了“Baehr v.Lewin案”的漫長訴訟。當時的州衛生部長雷文(John Lewin)參加了訴訟。

            原告聲稱,根據夏威夷州的一項司法宣言,這種因婚姻申請人為同性而適用夏威夷修正法(HRS)第572-1條(此條規定了合法婚姻契約僅限于男女之間)來拒絕其申請結婚證的做法是違憲的,因為這違反了夏威夷州平等權修正案(ERA)中禁止以性別為由的歧視的規定,并且限制、剝奪了他們根據州婚姻法所應享有的178種法律利益。1991年9月3日法院舉行了聽證會,并于10月1日作出了不利于原告的判決。

            原告于當年10月17日向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訴。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指出,根據州憲法第一條第五項的規定,就平等保護的目的而言,性別的確是種“可疑的分類”。所以,HRS 572—1應該通過“嚴格審查”標準來檢驗其合憲性。被上訴人必須證明,除非HRS 572—1是為了保障“必需的州利益”,并且該法的制定沒有不當地縮減了公民的基本權利,否則它就是違憲的。1993年5月5日,最高法院取消了巡回法院的原判決,裁定發回重審。

            1996年9月10日,檀香山巡回法院法官凱文·張(Kevin Chang)審理此案,被告主要是從同性婚姻、同性家庭不利于兒童成長,也不利于公共利益的角度來論證禁止同性婚是符合“州的必需利益”。經過激烈的法庭辯論和大量科學證據,最終法院認可同性戀伴侶與異性戀父母一樣可以勝任父母的角色,并認為被告的舉證未能充分證明“同性婚姻對夏威夷州公共利益的不良影響”。

            巡回法院張法官于1996年12月3日,就該案作出判決:①HRS 572—1中以性別為基礎的分類,違反了夏威夷憲法中關于平等保護的規定,拒絕向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證是一種性別歧視;②被告米克及其代理人,不得僅僅由于婚姻申請者是同性就拒絕其結婚證的申請。最后,法官將此案移交至夏威夷州最高法院來執行。

            這份判決是美國婚姻法領域內關于性別平等待遇的重大突破,判決明確表明,同性伴侶根據夏威夷州憲法享有締結婚姻的正當權利。

            《婚姻捍衛法》被裁違憲,同性婚姻呼之欲出

            在張法官對“Baehr v. Lewin/Miike/Anderson案”做出裁定的第二年春,夏威夷立法者采納了一部“有關婚姻的憲法修正案”。1997年4月29日,該《憲法修正案》在立法機關通過,它明確聲稱:“立法機關應當有權力將婚姻保留在異性之間。”

            但夏威夷州立法機關并未將同性婚姻一棒打死,而是采取了一種折中的辦法。1997年7月1日生效的《互惠法》把各種“配偶間的權利和義務”擴大到“互惠關系”范圍內,其中包括健康保險、醫院探病、健康照顧決策、保險、繼承、死亡利益等方面的權利義務,使同性戀伴侶有權享有夫妻享有的一系列權利。

            但1996年9月21日,美國國會通過了《婚姻捍衛法》(DOMA),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問題上倒退一步,該法將婚姻定義為異性之間的結合。顯然,《婚姻捍衛法》要捍衛傳統意義上一男一女組成的婚姻。

            2013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見表決裁定《聯邦婚姻保護法》違憲,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享受同等聯邦福利。美國最高法院的此項裁決被認為是美國同志平權運動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2014年10月6日,最高法院決定不聽取有關同性婚姻禁令的上訴,為更多州允許同性婚姻掃清障礙。

            2014年11月13日,美國最高法允許堪薩斯州成為美國第33個同性婚姻合法州,同時1位聯邦法官宣布南卡羅來納州的同性婚禁令無效,同性婚倡議人士贏得兩大勝利。11月4日,聯邦地方法院法官克萊布崔判決宣布堪薩斯州的同性婚禁令違反美國憲法“平等的法律保護”原則,堪薩斯州官員要求法院推翻這項判決遭到駁回。

            十年間,美國變了

            本文大篇幅列舉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圍繞同性婚姻的美國系列訴訟案,反映出的是美國民意在同性婚姻上的轉變。

            所有民調都顯示,民主黨人支持同性戀婚姻的人遠多于共和黨人。五年來,支持同性戀婚姻的共和黨人由27%上升到35%,而民主黨人從2010年的56%上升到今天的74%。一些共和黨籍的候選人似乎并沒有看到美國民意快速左轉的變化。現任威斯康星州州長司考特·沃克最近說,如果他當選美國總統,將會支持制訂憲法修正案,允許州政府禁止同性戀婚姻。

            有觀察者認為,美國民意正經歷急速左轉,目前美國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奧巴馬醫改、女權運動、黑人及其他少數族裔的維權運動,主張給非法移民后代定居、投票等機會。

            2013年1月21日,奧巴馬在國會山宣誓就職,并發表第二任就職演講。他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就職演講中談到同性戀人權的總統。他說,“我們的旅程不算完成,直到我們的同性戀兄弟姐妹們和每個人一樣受到法律的平等對待。因為如果真的人人生而平等,那么我們對彼此承諾的愛也必須平等。”從施政綱領的角度來說,他在同性婚姻這一項算是功德圓滿了,盡管仍然有幾個州尚未能通過同性婚姻法案。

            另有一個消息,就在兩個星期前,《同志亦凡人》的主創團隊在接受“好萊塢報道者”采訪時表示,他們正在考慮重新復活這部經典電視劇,因為在這個時代,美國“同志”的生活變得更加彩虹。

            (馬毅達對此文亦有貢獻)

          上一篇稿件

          揭秘:美國同性戀合法化之路

          2015年7月2日 08:36 來源:東方早報

          原標題: 揭秘:美國同性戀合法化之路

            當地時間6月26日晚,白宮披上“彩虹色”,慶祝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

            美國平權史上的歷史性時刻到來——同性婚姻合法了。

            當地時間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以5票贊成4票反對的結果,做出裁決:美國各州不能禁止同性婚姻,這就意味著同性婚姻將在全美50個州合法化。

            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在判決書中寫道:“沒有什么結合能比婚姻更加意義深遠。人們之所以要求結婚的權利,表明他們不是為了詆毀婚姻,而是想通過婚姻的紐帶,過好他們的生活,珍重配偶間的回憶。”在美高院做出上述裁決后,美國總統奧巴馬第一時間在推特上表示:同性婚姻裁定是邁向平等的一大步。

            美高院此項裁決與當前美國民意相符,就在此前的一項民調中顯示,60%的美國人認同同性婚姻,然而就在10年前,全美民眾贊同同性婚姻的人口比例只有37%。

            是什么讓美國高院及民意發生如此逆轉?某種意義上說,美國或許正在急速“左轉”。

            何謂婚姻,何謂現代婚姻,在保守派共和黨人的裹挾下,美國在同性婚姻問題上始終慢著歐洲好幾拍。

            美國同志平權一開始就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

            美國是以“政教分離”作為立國原則的,然而吊詭的是,在同性婚姻問題上,美國法庭多年來援引的是《圣經》而非美國《憲法》。在介紹下述案例之前,需要特別指出,美國公民的婚姻事務交由各州政府自行管理。

            目前美國法學界公認,第一宗涉及同性婚姻的案例是“Baker v. Nelson案”:1971年,明尼蘇達州的一對男同性戀者貝克爾(Richard John Baker)和麥克康納爾(James Michael McConnell)因要求被告納爾遜(Nelson)頒發結婚證遭到拒絕,起訴至明尼蘇達州最高法院。原告認為,明尼蘇達州的法律并未明確禁止同性結婚,如果該州的婚姻法只被解釋為適用異性婚姻,將會違背聯邦憲法。法院的回答是:“自從有了書面記載之時,婚姻作為一種制度歷來就是男女兩性的結合,并且包含著在家庭中生育和撫養子女的內容。”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美國開始了一場風卷云涌的民權運動——種族平等、性別平等、性自由等紛紛融入其間,而隨著1969年“石墻”事件(Stonewall riots)的爆發,美國同性戀者反歧視、爭取平權的種種努力,也匯聚到了美國民權運動的洪流中,“Baker v. Nelson案”只是一個發端,但它表明了美國同性戀者追求平權的一條主要路徑,即以同性婚姻合法化作為運動方向,但美國各級法院均對同性婚姻給予了否定裁決。

            自1987年起,美國公民自由聯合會(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就著手致力于消除禁止同性戀者結婚的法律障礙。1989年,舊金山律師協會簽署了支持同性婚姻的聲明。此時美國各地法院不再單純地以傳統婚姻的定義來否決同性婚姻,而是做出了一些讓步。例如,在1989年紐約州的“Braschi v.Stahl Associates案”中,法院認為紐約州的法律允許相互做出承諾的同性伴侶享有繼承權。

            1990年代夏威夷首次判決同性婚姻合法

            進入20世紀90年代后,發生在夏威夷的系列案件,拉開了美國法律史上關于同性婚問題集中討論的序幕。這其中最著名的即“Baehr v. Lewin案”。

            1990年12月17日,夏威夷州檀香山市的居民,女同性伴侶巴赫爾(Ninia Baehr)和丹賽爾(Genora Dancel),男同性伴侶羅德里格斯(Tammy Rodrigues)和普列吉爾(Antoinette Pregil),梅里羅(Joseph Melillo)和拉貢(Pat Lagon),分別向夏威夷州的衛生部提出結婚申請,均遭拒絕。他們于1991年5月,以衛生部為被告向該州巡回法院提起共同訴訟,開始了“Baehr v.Lewin案”的漫長訴訟。當時的州衛生部長雷文(John Lewin)參加了訴訟。

            原告聲稱,根據夏威夷州的一項司法宣言,這種因婚姻申請人為同性而適用夏威夷修正法(HRS)第572-1條(此條規定了合法婚姻契約僅限于男女之間)來拒絕其申請結婚證的做法是違憲的,因為這違反了夏威夷州平等權修正案(ERA)中禁止以性別為由的歧視的規定,并且限制、剝奪了他們根據州婚姻法所應享有的178種法律利益。1991年9月3日法院舉行了聽證會,并于10月1日作出了不利于原告的判決。

            原告于當年10月17日向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訴。夏威夷州最高法院指出,根據州憲法第一條第五項的規定,就平等保護的目的而言,性別的確是種“可疑的分類”。所以,HRS 572—1應該通過“嚴格審查”標準來檢驗其合憲性。被上訴人必須證明,除非HRS 572—1是為了保障“必需的州利益”,并且該法的制定沒有不當地縮減了公民的基本權利,否則它就是違憲的。1993年5月5日,最高法院取消了巡回法院的原判決,裁定發回重審。

            1996年9月10日,檀香山巡回法院法官凱文·張(Kevin Chang)審理此案,被告主要是從同性婚姻、同性家庭不利于兒童成長,也不利于公共利益的角度來論證禁止同性婚是符合“州的必需利益”。經過激烈的法庭辯論和大量科學證據,最終法院認可同性戀伴侶與異性戀父母一樣可以勝任父母的角色,并認為被告的舉證未能充分證明“同性婚姻對夏威夷州公共利益的不良影響”。

            巡回法院張法官于1996年12月3日,就該案作出判決:①HRS 572—1中以性別為基礎的分類,違反了夏威夷憲法中關于平等保護的規定,拒絕向同性伴侶頒發結婚證是一種性別歧視;②被告米克及其代理人,不得僅僅由于婚姻申請者是同性就拒絕其結婚證的申請。最后,法官將此案移交至夏威夷州最高法院來執行。

            這份判決是美國婚姻法領域內關于性別平等待遇的重大突破,判決明確表明,同性伴侶根據夏威夷州憲法享有締結婚姻的正當權利。

            《婚姻捍衛法》被裁違憲,同性婚姻呼之欲出

            在張法官對“Baehr v. Lewin/Miike/Anderson案”做出裁定的第二年春,夏威夷立法者采納了一部“有關婚姻的憲法修正案”。1997年4月29日,該《憲法修正案》在立法機關通過,它明確聲稱:“立法機關應當有權力將婚姻保留在異性之間。”

            但夏威夷州立法機關并未將同性婚姻一棒打死,而是采取了一種折中的辦法。1997年7月1日生效的《互惠法》把各種“配偶間的權利和義務”擴大到“互惠關系”范圍內,其中包括健康保險、醫院探病、健康照顧決策、保險、繼承、死亡利益等方面的權利義務,使同性戀伴侶有權享有夫妻享有的一系列權利。

            但1996年9月21日,美國國會通過了《婚姻捍衛法》(DOMA),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問題上倒退一步,該法將婚姻定義為異性之間的結合。顯然,《婚姻捍衛法》要捍衛傳統意義上一男一女組成的婚姻。

            2013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見表決裁定《聯邦婚姻保護法》違憲,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享受同等聯邦福利。美國最高法院的此項裁決被認為是美國同志平權運動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2014年10月6日,最高法院決定不聽取有關同性婚姻禁令的上訴,為更多州允許同性婚姻掃清障礙。

            2014年11月13日,美國最高法允許堪薩斯州成為美國第33個同性婚姻合法州,同時1位聯邦法官宣布南卡羅來納州的同性婚禁令無效,同性婚倡議人士贏得兩大勝利。11月4日,聯邦地方法院法官克萊布崔判決宣布堪薩斯州的同性婚禁令違反美國憲法“平等的法律保護”原則,堪薩斯州官員要求法院推翻這項判決遭到駁回。

            十年間,美國變了

            本文大篇幅列舉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圍繞同性婚姻的美國系列訴訟案,反映出的是美國民意在同性婚姻上的轉變。

            所有民調都顯示,民主黨人支持同性戀婚姻的人遠多于共和黨人。五年來,支持同性戀婚姻的共和黨人由27%上升到35%,而民主黨人從2010年的56%上升到今天的74%。一些共和黨籍的候選人似乎并沒有看到美國民意快速左轉的變化。現任威斯康星州州長司考特·沃克最近說,如果他當選美國總統,將會支持制訂憲法修正案,允許州政府禁止同性戀婚姻。

            有觀察者認為,美國民意正經歷急速左轉,目前美國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奧巴馬醫改、女權運動、黑人及其他少數族裔的維權運動,主張給非法移民后代定居、投票等機會。

            2013年1月21日,奧巴馬在國會山宣誓就職,并發表第二任就職演講。他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就職演講中談到同性戀人權的總統。他說,“我們的旅程不算完成,直到我們的同性戀兄弟姐妹們和每個人一樣受到法律的平等對待。因為如果真的人人生而平等,那么我們對彼此承諾的愛也必須平等。”從施政綱領的角度來說,他在同性婚姻這一項算是功德圓滿了,盡管仍然有幾個州尚未能通過同性婚姻法案。

            另有一個消息,就在兩個星期前,《同志亦凡人》的主創團隊在接受“好萊塢報道者”采訪時表示,他們正在考慮重新復活這部經典電視劇,因為在這個時代,美國“同志”的生活變得更加彩虹。

            (馬毅達對此文亦有貢獻)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