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地下黨曾借“心理咨詢”與國民黨聊天得重要情報

    2015-7-7 09:01:52

    來源:中國新聞網 選稿:成昭遠

      核心提示:鄒鐸注意到,很多國民黨軍官住院后情緒十分消沉,于是他經常主動找他們“談心”,為他們進行“心理咨詢”,還不時為他們多開些藥。不少國民黨傷病員見鄒鐸和藹可親,又是醫院的總務主任,在傾訴完滿腹牢騷后,什么都和鄒鐸聊,雖然一般都是瑣事,但經過分析,鄒鐸從中提煉出大量有價值的情報。

      

      圖片說明:地下黨資料圖

      1946年10月,民盟總部委派鄒鐸來徐州開展地下工作。經宋慶齡介紹,鄒鐸被任命為國民黨徐州陸軍總醫院中尉司務長(后為上尉總務主任)。鄒鐸遂以“主任”身份為掩護,與中共地下黨組織密切配合,在隱蔽戰線上開展了情報工作。

      在淮海戰役打響前夕,華野徐州辦事處在戰略情報方面組成了嚴密的情報系統,可提供情報的聯絡點共有六處,其中地下民盟組織為其中的兩處。

      中共打入國民黨“剿總”司令部機要處的地下工作者錢樹巖負責搞清國民黨軍幾十個軍的番號、軍長姓名等戰略情報,而鄒鐸則負責了解國民黨軍高級將領的性格,高級將領間的相互關系,各軍師的作戰特點、敵軍中的新老兵比例、官兵士氣以及作戰實力等情報,搜集每場作戰后的敵人士氣的變化等。

      鄒鐸注意到,很多國民黨軍官住院后情緒十分消沉,于是他經常主動找他們“談心”,為他們進行“心理咨詢”,還不時為他們多開些藥。不少國民黨傷病員見鄒鐸和藹可親,又是醫院的總務主任,在傾訴完滿腹牢騷后,什么都和鄒鐸聊,雖然一般都是瑣事,但經過分析,鄒鐸從中提煉出大量有價值的情報。

      比如一次,鄒鐸和一個新五軍的軍官聊起防御工事,那名軍官告訴他:國民黨軍構筑的碉堡射擊孔由平直射擊改為向下傾斜角度射擊。這個信息告訴鄒鐸:新五軍內新兵多,他們看見解放軍內心恐懼,所以敵軍參謀為了不讓新兵直接看到解放軍,才把射擊孔改為向下傾斜,這樣可以使新兵的視野看不到百米以外,不過,這說明新兵們的射擊有效距離也就百米以內了。鄒鐸迅速將這個情報報告給上級。此情報在后來解放軍的進攻中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當時,中共華野外線工作組,根據地下工作者收集的情報,匯編成一份《徐州敵軍防御工事》報送給粟裕。但粟裕對這份材料提出疑問。因為根據這份材料,國民黨徐州防御工事比濟南的工事脆弱,其工程質量可以說不堪一擊。因此,粟裕責成外線工作組再進行一次復查。鄒鐸接到任務后,以看望歸隊傷兵的名義,對徐州市內國民黨軍的各個據點、工事進行了詳盡的調查,由于平時和住院的國民黨官兵很熟,因此迅速摸清了情況,證實了此前我軍關于國民黨軍的確沒有依托徐州城頑抗企圖的判斷。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地下黨曾借“心理咨詢”與國民黨聊天得重要情報

    2015年7月7日 09:01 來源:中國新聞網

      核心提示:鄒鐸注意到,很多國民黨軍官住院后情緒十分消沉,于是他經常主動找他們“談心”,為他們進行“心理咨詢”,還不時為他們多開些藥。不少國民黨傷病員見鄒鐸和藹可親,又是醫院的總務主任,在傾訴完滿腹牢騷后,什么都和鄒鐸聊,雖然一般都是瑣事,但經過分析,鄒鐸從中提煉出大量有價值的情報。

      

      圖片說明:地下黨資料圖

      1946年10月,民盟總部委派鄒鐸來徐州開展地下工作。經宋慶齡介紹,鄒鐸被任命為國民黨徐州陸軍總醫院中尉司務長(后為上尉總務主任)。鄒鐸遂以“主任”身份為掩護,與中共地下黨組織密切配合,在隱蔽戰線上開展了情報工作。

      在淮海戰役打響前夕,華野徐州辦事處在戰略情報方面組成了嚴密的情報系統,可提供情報的聯絡點共有六處,其中地下民盟組織為其中的兩處。

      中共打入國民黨“剿總”司令部機要處的地下工作者錢樹巖負責搞清國民黨軍幾十個軍的番號、軍長姓名等戰略情報,而鄒鐸則負責了解國民黨軍高級將領的性格,高級將領間的相互關系,各軍師的作戰特點、敵軍中的新老兵比例、官兵士氣以及作戰實力等情報,搜集每場作戰后的敵人士氣的變化等。

      鄒鐸注意到,很多國民黨軍官住院后情緒十分消沉,于是他經常主動找他們“談心”,為他們進行“心理咨詢”,還不時為他們多開些藥。不少國民黨傷病員見鄒鐸和藹可親,又是醫院的總務主任,在傾訴完滿腹牢騷后,什么都和鄒鐸聊,雖然一般都是瑣事,但經過分析,鄒鐸從中提煉出大量有價值的情報。

      比如一次,鄒鐸和一個新五軍的軍官聊起防御工事,那名軍官告訴他:國民黨軍構筑的碉堡射擊孔由平直射擊改為向下傾斜角度射擊。這個信息告訴鄒鐸:新五軍內新兵多,他們看見解放軍內心恐懼,所以敵軍參謀為了不讓新兵直接看到解放軍,才把射擊孔改為向下傾斜,這樣可以使新兵的視野看不到百米以外,不過,這說明新兵們的射擊有效距離也就百米以內了。鄒鐸迅速將這個情報報告給上級。此情報在后來解放軍的進攻中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當時,中共華野外線工作組,根據地下工作者收集的情報,匯編成一份《徐州敵軍防御工事》報送給粟裕。但粟裕對這份材料提出疑問。因為根據這份材料,國民黨徐州防御工事比濟南的工事脆弱,其工程質量可以說不堪一擊。因此,粟裕責成外線工作組再進行一次復查。鄒鐸接到任務后,以看望歸隊傷兵的名義,對徐州市內國民黨軍的各個據點、工事進行了詳盡的調查,由于平時和住院的國民黨官兵很熟,因此迅速摸清了情況,證實了此前我軍關于國民黨軍的確沒有依托徐州城頑抗企圖的判斷。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