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光復的曙光:1945年上海經歷的一輪“牛市”

    2015-7-30 09:03:58

    來源:上海經營報 選稿:成昭遠

      1945年7月,離日本戰敗投降還有大約一個月時間,上海的房價、房租竟然雙雙暴漲,也是一天一個價,中低收入家庭想找到合適的住處,難于登天。

      

    圖片說明:老上海照片(資料圖)

      1945年7月,離日本戰敗投降還有大約一個月,身處淪陷區的上海民眾仍然在偽政府統治之下,但勝利的曙光已隱約可見。

      光復前夕的上海人,到底過著什么樣的日子呢?很簡單,亡國奴的日子,他們不可避免地要遭受日寇的蹂躪、漢奸的欺壓、流氓的敲詐以及偽政府的盤剝。除了這些,還有不少讓人頭疼的事。

      首先是交通擁堵。從虹口去趟閘北,步行花一個小時,開車得花五個小時,每條馬路上都擠滿了人力車、腳踏車、三輪車、公交車和私人汽車,行人在車流里緩緩蠕動,汽車在人流里以更緩慢的速度蠕動,每一條主干道似乎都成了長期便秘的大腸。為何會如此擁堵?

      第一路窄,第二人多(抗戰期間上海仍有約五百萬常住人口),第三,日本鬼子在街道兩旁挖了不計其數的深溝,每隔四五丈就有一個,晚上開車不小心,一頭扎進去就車毀人亡。鬼子挖溝干嘛,難道要修地鐵嗎?當然不是,只是為了準備巷戰,對付隨時可能攻進來的中國軍隊。那時候上海流行一句話:“馬路如虎口,兩旁不可走。”走兩邊容易掉溝里,走路中間又隨時可能被車撞死,怎么走?沒地兒走。

      其次是看病太難。那時候華人開的醫院設備簡陋,日本人開的醫院又不屑于給華人看病。例如山東路有家仁濟醫院,頭頭是日本人,醫院里明明空著很多床位,也不讓華人住院,真想住,拿錢來,先交“中儲券”(偽政府發行的貨幣)30萬元才能進門。上了手術臺,一會兒一跳價,說好要你60萬,剎那間就變成100萬,開完刀再加到300萬,不然不給你縫上。

      如果你覺得以上種種亂象還不夠離譜,那咱們再看看房地產市場。就在日寇快要投降的時候,上海的房價、房租竟然雙雙暴漲,也是一天一個價,中低收入家庭想找到合適的住處,難于登天。

      眼看著決心收復失地的中國軍隊就要兵臨上海城下,日偽如果負隅頑抗,激烈戰事難以避免,房價怎么還會上漲呢?原因有二:

      首先,人多房少,供需緊張。上海不比別處,當地人最是安土重遷,常說道“出門一里,不如家里”,能不走就不走。八年抗戰期間,國內其他主要城市淪陷前夕,幾乎都至少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居民外逃,唯獨上海“土著”沒怎么跑。

      人沒減少,房子倒減少了。抗戰初期日寇轟炸閘北,損毀了一批房屋;后來國軍反過來轟炸日寇占領下的虹口,又損毀了一批房屋;抗戰后期美軍也頻頻派飛機來轟炸上海,僅唐山路就倒塌上萬間房子。

      上海淪陷期間,日本僑民大量遷入,沒地方住,偽政府為此大搞強拆,把中國居民攆走,給日本人騰地方蓋房。到了1945年7月,美軍連番轟炸日寇在上海的各個據點,狡猾的日寇分散盤踞居民區,又一次強迫中國人遷出,無償“征用”他們的住房,所以那時候房荒非常嚴重。

      其次,貨幣貶值,炒房加劇。光復前夕,日軍和偽政府知道末日到了,趕緊殺雞取蛋,拼命印錢。本來“中儲券”最大面值是100元,很快千元紙幣和萬元大鈔都大行其道了,物價比1937年抗戰爆發前漲了好幾萬倍。上海市民想去銀行把鈔票換成金條,偽政府不許,為了讓資產保值,大家只能想方設法購買實物儲存起來。

      為此,日寇推行了極為嚴厲的統制政策,糧食、棉花、布匹、鋼鐵、食油、五金、卷煙、火柴、肥皂、毛巾等差不多所有物資都被限購,只剩下房地產可以自由買賣。既然如此,有錢人唯有拼命買房,普通人買不起,就集資炒樓、炒“公債”、炒房產股票,搞得房價上漲幾乎比貨幣貶值的速度都要快。

      有人做過統計,光復前夕上海竟突然冒出來兩萬多家房地產公司,這些公司幾乎沒有建造過什么新房,它們把房地產當成籌碼進行投機。只要是座房屋,不管有人住還是沒人住,都會很快成交。市區內房地產價格越抬越高,且難以買到,好多房地產公司去郊區炒地。任何一塊地,不管近郊、遠郊,或是農田、低洼水塘地,一旦拋出市場,都會搶購一空。

      那時候有一家華新地產公司,拿出全部資本的三分之一購置郊區空地。還有一家永業地產股份公司,用75%的資本買下江灣及滬西空地五六百畝。最典型的是國華地產公司,囤了一千畝地,只拿區區半畝出來開發,閑置比例之大,堪稱歷史之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光復的曙光:1945年上海經歷的一輪“牛市”

    2015年7月30日 09:03 來源:上海經營報

      1945年7月,離日本戰敗投降還有大約一個月時間,上海的房價、房租竟然雙雙暴漲,也是一天一個價,中低收入家庭想找到合適的住處,難于登天。

      

    圖片說明:老上海照片(資料圖)

      1945年7月,離日本戰敗投降還有大約一個月,身處淪陷區的上海民眾仍然在偽政府統治之下,但勝利的曙光已隱約可見。

      光復前夕的上海人,到底過著什么樣的日子呢?很簡單,亡國奴的日子,他們不可避免地要遭受日寇的蹂躪、漢奸的欺壓、流氓的敲詐以及偽政府的盤剝。除了這些,還有不少讓人頭疼的事。

      首先是交通擁堵。從虹口去趟閘北,步行花一個小時,開車得花五個小時,每條馬路上都擠滿了人力車、腳踏車、三輪車、公交車和私人汽車,行人在車流里緩緩蠕動,汽車在人流里以更緩慢的速度蠕動,每一條主干道似乎都成了長期便秘的大腸。為何會如此擁堵?

      第一路窄,第二人多(抗戰期間上海仍有約五百萬常住人口),第三,日本鬼子在街道兩旁挖了不計其數的深溝,每隔四五丈就有一個,晚上開車不小心,一頭扎進去就車毀人亡。鬼子挖溝干嘛,難道要修地鐵嗎?當然不是,只是為了準備巷戰,對付隨時可能攻進來的中國軍隊。那時候上海流行一句話:“馬路如虎口,兩旁不可走。”走兩邊容易掉溝里,走路中間又隨時可能被車撞死,怎么走?沒地兒走。

      其次是看病太難。那時候華人開的醫院設備簡陋,日本人開的醫院又不屑于給華人看病。例如山東路有家仁濟醫院,頭頭是日本人,醫院里明明空著很多床位,也不讓華人住院,真想住,拿錢來,先交“中儲券”(偽政府發行的貨幣)30萬元才能進門。上了手術臺,一會兒一跳價,說好要你60萬,剎那間就變成100萬,開完刀再加到300萬,不然不給你縫上。

      如果你覺得以上種種亂象還不夠離譜,那咱們再看看房地產市場。就在日寇快要投降的時候,上海的房價、房租竟然雙雙暴漲,也是一天一個價,中低收入家庭想找到合適的住處,難于登天。

      眼看著決心收復失地的中國軍隊就要兵臨上海城下,日偽如果負隅頑抗,激烈戰事難以避免,房價怎么還會上漲呢?原因有二:

      首先,人多房少,供需緊張。上海不比別處,當地人最是安土重遷,常說道“出門一里,不如家里”,能不走就不走。八年抗戰期間,國內其他主要城市淪陷前夕,幾乎都至少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居民外逃,唯獨上海“土著”沒怎么跑。

      人沒減少,房子倒減少了。抗戰初期日寇轟炸閘北,損毀了一批房屋;后來國軍反過來轟炸日寇占領下的虹口,又損毀了一批房屋;抗戰后期美軍也頻頻派飛機來轟炸上海,僅唐山路就倒塌上萬間房子。

      上海淪陷期間,日本僑民大量遷入,沒地方住,偽政府為此大搞強拆,把中國居民攆走,給日本人騰地方蓋房。到了1945年7月,美軍連番轟炸日寇在上海的各個據點,狡猾的日寇分散盤踞居民區,又一次強迫中國人遷出,無償“征用”他們的住房,所以那時候房荒非常嚴重。

      其次,貨幣貶值,炒房加劇。光復前夕,日軍和偽政府知道末日到了,趕緊殺雞取蛋,拼命印錢。本來“中儲券”最大面值是100元,很快千元紙幣和萬元大鈔都大行其道了,物價比1937年抗戰爆發前漲了好幾萬倍。上海市民想去銀行把鈔票換成金條,偽政府不許,為了讓資產保值,大家只能想方設法購買實物儲存起來。

      為此,日寇推行了極為嚴厲的統制政策,糧食、棉花、布匹、鋼鐵、食油、五金、卷煙、火柴、肥皂、毛巾等差不多所有物資都被限購,只剩下房地產可以自由買賣。既然如此,有錢人唯有拼命買房,普通人買不起,就集資炒樓、炒“公債”、炒房產股票,搞得房價上漲幾乎比貨幣貶值的速度都要快。

      有人做過統計,光復前夕上海竟突然冒出來兩萬多家房地產公司,這些公司幾乎沒有建造過什么新房,它們把房地產當成籌碼進行投機。只要是座房屋,不管有人住還是沒人住,都會很快成交。市區內房地產價格越抬越高,且難以買到,好多房地產公司去郊區炒地。任何一塊地,不管近郊、遠郊,或是農田、低洼水塘地,一旦拋出市場,都會搶購一空。

      那時候有一家華新地產公司,拿出全部資本的三分之一購置郊區空地。還有一家永業地產股份公司,用75%的資本買下江灣及滬西空地五六百畝。最典型的是國華地產公司,囤了一千畝地,只拿區區半畝出來開發,閑置比例之大,堪稱歷史之最。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