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朱德帶圍裙扮伙夫脫險 妻子卻因掩護突圍被捕

    2015-7-31 08:40:06

    來源:人民政協報 選稿:成昭遠

      

      朱德在延安(資料圖)

      1929年9月1日,陳毅向中共中央寫的《關于朱毛軍的歷史及其狀況的報告》一文中曾這樣寫道:“紅軍的官兵夫薪餉吃穿一樣,所以官兵不能有什么區別。群眾及敵兵俘虜初次看見鼎鼎大名的四軍軍長那樣芒鞋草履、十分襤褸莫不詫異,若不介紹,至多只能估量他是一個伙夫頭,同時到現在伙夫頭三字恰成了四軍軍長的諢號。”朱德的這種“伙夫頭”形象,不僅在于他能和廣大士兵一起生活,能與百姓打成一片,贏得人民群眾的信任,同時也成為他一種潛在的“護身符”,使他兩次脫險。

      崇義誆敵

      1927年8月,朱德率南昌起義部分部隊南下廣東,攻占潮汕失敗,隨后率部向粵贛湘邊界轉移。部隊長期行軍,戰斗頻繁,傷亡損失很大,10月下旬,部隊到達贛南信豐時,只剩下700多人,更使朱德深為憂慮的是,部隊給養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隆冬一到,戰士穿的還是南昌起義發下的單衣,糧食、薪餉毫無著落,槍支彈藥和被褥無法得到補充,尤其是醫藥奇缺,傷病員得不到及時救治。恰在此時,有戰士前來報告,駐在粵北韶關、湘南汝城、資興一帶的是國民黨范石生的第十六軍。朱德得此消息,精神為之一振,范石生是他在云南講武堂的同學,感情一直甚好。他決計向范石生救援。此時,范石生受蔣介石排擠,妄圖奪走他僅有的一塊小地盤,也想找個可靠的盟友,以擴大自己的勢力。

      他看完朱德來信后,覺得正合心意,立即派在他部隊工作的共產黨員韋伯萃來到上堡,與朱德聯系,并轉交了范石生給朱德的復信。朱德見信后,即率警衛排來到汝城,與范石生指定的四十七師師長曾曰唯洽談。朱德提出在保證“組織上自立、政治上自主、軍事上自由”的條件下,同意將起義軍暫時編入十六軍。曾曰唯代表范石生完全接受朱德提出的條件。朱德部隊暫用“十六軍四十七師一四〇團”的番號,朱德化名王楷,名義上任一四〇團團長兼四十七師副師長。協議達成后,范石生決定給朱德部隊發放一個月糧餉,每支步槍配發200發子彈,機槍配發1000發子彈,每個戰士發給一套冬裝及毯子等軍需物資,朱德深表感謝。

      次日,朱德謝絕曾曰唯的熱情挽留,率警衛排返回崇義上堡。

      朱德到達汝城的消息很快被汝城匪首何其朗得知。何其朗是汝城人,早年當過江西省督軍方本仁的貼身馬弁,后來當了營長,北伐軍攻入南昌時,何其朗帶著一伙親信從戰場上逃回家鄉拉起了一支土匪隊伍,成了汝城一霸。四十七師在汝城駐扎,何花錢交上了師部幾個副官、參謀等人物,因此很快得知了這一消息。

      早在南昌起義后不久,何其朗就聽說了朱德是共產黨的領導人,現在南京政府正以重金通緝捉拿朱德,今天朱德跑到了自己的地盤上,真可謂升官發財的好運從天而降。一陣狂喜之后,他把內弟并擔任中隊長的朱龍奴叫到跟前,對他說:“龍奴,今天發財的機會到了,就看你的本事如何!”朱龍奴聽后,像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是雙眼直盯盯地望著姐夫。直到何其朗把事情由來說完,朱龍奴才欣喜若狂地回答說:“好機會,能抓到朱德,你我今生今世就有享受不完的榮華富貴。”何其朗說:“朱德是講武堂的畢業生,智勇雙全,要抓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況他還帶了一個排的人。”朱龍奴道:“我們就去兩個中隊,如何抓,我就聽姐夫的。”何其朗說:“明天,朱德將從汝城返回上堡,要路過壕頭住宿,你就帶兩個中隊去壕頭,務必抓到活的。”

      夕陽西下,朱德率警衛排來到壕頭的一個祠堂里宿營,警衛排排長黃志中帶領戰士到老百姓家借稻草、木板攤鋪,朱德和兩個戰士留在祠堂準備晚餐,誰知黃志中帶著戰士出去不久,村里便響起了槍聲,朱龍奴帶著幾十個匪兵分頭進行搜查,十幾個匪兵沖進了朱德住的祠堂里,兩個戰士沖出門口攔住匪兵,不幸中彈犧牲。

      朱德知道出去不了,隨即跑到臨時用來做飯的廚房,抓起掛在墻上的圍裙系在腰里,又到灶里摸了把煙灰擦到臉上,緊接著又拿起一把柴火往外走,十幾個匪兵沖到跟前,朱龍奴指著朱德喝問:“你們的軍長朱德在哪里?”朱德裝出一副恐懼的面孔回答說:“他到村中老百姓家去了!”朱龍奴見到跟前這位衣著破舊,腰上系著沾滿油污的圍裙,雙腳穿著草鞋,一張臉又黑又臟,胡子拉查的人,根本不會相信他就是要抓的朱德,接著便來了個明知故問:“你是干什么的?”朱德拍了拍圍裙說:“伙夫頭”。朱龍奴信以為真,為急于抓到朱德,他不想在這里耽誤時間,便帶著匪兵跑出祠堂。

      警衛排長黃志中聽到槍聲,立即集合全排戰士向祠堂跑去,朱龍奴一見追過來的警衛排,便慌忙率匪兵轉身向村外逃去,警衛排緊緊追擊,朱龍奴只顧逃命,左腿被摔斷,落下個終身殘疾。

      黃志中率警衛排追擊幾十米后返回祠堂,一見朱德的“伙夫”打扮,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朱德笑著說:“我這個伙夫頭還裝得有點像嗎?”黃志中說:“很像!很像!”從此,朱德“伙夫頭”的故事在部隊傳開了。

      尋烏脫險

      1929年元月初,蔣介石調集湘贛重兵對井岡山根據地發動第三次大“會剿”。為打破敵人“會剿”,毛澤東于1月4日在寧岡柏路村主持召開了前委、特委、各縣縣委、團特委和紅軍第四、五軍軍委聯席會議,決定采取“圍魏救趙”的戰術,由紅四軍主力出擊贛南,迂回敵后,打擊敵人;紅五軍和紅四軍三十二團留守井岡山。

      1月14日,3600余名紅四軍健兒在毛澤東、朱德、陳毅的率領下,從茨坪出發,向贛南出擊。當時正值嚴冬酷寒,加之前有敵軍堵截,后有敵兵緊追,處境異常艱險。部隊在風雪交加中翻山越嶺,每天要走上百余里,有時米剛下鍋,還沒煮熟,又同敵人遭遇了。

      2月2日,部隊行至尋烏縣潭圳下村宿營。次日凌晨,部隊官兵正準備吃早飯時,忽然聽見敵人的槍聲越來越近。原來是贛敵劉士毅、賴世璜兩個團連夜包圍了村子。毛澤東、朱德、陳毅等都住在軍部,情況十分危急。這時,朱德、伍若蘭在房里聽到槍聲逼近軍部,得知已被敵人包圍,伍若蘭要朱德馬上突圍,自己留下來掩護,朱德不肯扔下懷孕多月的妻子,正在爭執之時,十幾個敵人端著槍闖進了軍部朱德的住房,伍若蘭急中生智,趁敵人還未進門,馬上奪過朱德手中的駁殼槍,并故意當著敵兵的面對朱德大聲喝道:“這個時候你還站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去燒水給朱軍長洗臉。”朱德鎮定自若,馬上點頭說了個“是”,便抽身往外走,一個敵兵用槍攔著朱德,另一個軍官模樣的人也旋即奪下伍若蘭手里的手槍,并指著朱德說:“他是你什么人?”“伙夫頭!”敵兵望著站在面前的朱德一身士兵穿著,又是滿臉胡須,根本就不像個當大官的樣子,便將注意力轉向伍若蘭:“朱德住在哪里?”伍若蘭伸手一指:“后面那間房里。”敵兵為搶頭功,急忙往后面房間沖去。朱德乘機提著小桶走出了房門。伍若蘭也準備扭身突圍,但不幸的是,腳踝突然被敵兵的槍彈射中,經過英勇抵抗,終因寡不敵眾,被敵軍抓獲。

      朱德突圍后跑出軍部,來到警衛排住所,火速端起機槍,率領警衛排跑向毛澤東住地,掩護毛澤東向后門突圍,甩掉了敵人。雖經努力,伍若蘭還是沒有擺脫敵人的魔爪。1929年2月8日,伍若蘭在贛州英勇就義,時年26歲。

      伍若蘭的壯烈犧牲是朱德終身的遺憾和隱痛。然而,若不是朱德的伙夫頭相貌和裝束作掩護,即使有伍若蘭的機智和勇敢,朱德也難以化險為夷,逃脫虎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朱德帶圍裙扮伙夫脫險 妻子卻因掩護突圍被捕

    2015年7月31日 08:40 來源:人民政協報

      

      朱德在延安(資料圖)

      1929年9月1日,陳毅向中共中央寫的《關于朱毛軍的歷史及其狀況的報告》一文中曾這樣寫道:“紅軍的官兵夫薪餉吃穿一樣,所以官兵不能有什么區別。群眾及敵兵俘虜初次看見鼎鼎大名的四軍軍長那樣芒鞋草履、十分襤褸莫不詫異,若不介紹,至多只能估量他是一個伙夫頭,同時到現在伙夫頭三字恰成了四軍軍長的諢號。”朱德的這種“伙夫頭”形象,不僅在于他能和廣大士兵一起生活,能與百姓打成一片,贏得人民群眾的信任,同時也成為他一種潛在的“護身符”,使他兩次脫險。

      崇義誆敵

      1927年8月,朱德率南昌起義部分部隊南下廣東,攻占潮汕失敗,隨后率部向粵贛湘邊界轉移。部隊長期行軍,戰斗頻繁,傷亡損失很大,10月下旬,部隊到達贛南信豐時,只剩下700多人,更使朱德深為憂慮的是,部隊給養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隆冬一到,戰士穿的還是南昌起義發下的單衣,糧食、薪餉毫無著落,槍支彈藥和被褥無法得到補充,尤其是醫藥奇缺,傷病員得不到及時救治。恰在此時,有戰士前來報告,駐在粵北韶關、湘南汝城、資興一帶的是國民黨范石生的第十六軍。朱德得此消息,精神為之一振,范石生是他在云南講武堂的同學,感情一直甚好。他決計向范石生救援。此時,范石生受蔣介石排擠,妄圖奪走他僅有的一塊小地盤,也想找個可靠的盟友,以擴大自己的勢力。

      他看完朱德來信后,覺得正合心意,立即派在他部隊工作的共產黨員韋伯萃來到上堡,與朱德聯系,并轉交了范石生給朱德的復信。朱德見信后,即率警衛排來到汝城,與范石生指定的四十七師師長曾曰唯洽談。朱德提出在保證“組織上自立、政治上自主、軍事上自由”的條件下,同意將起義軍暫時編入十六軍。曾曰唯代表范石生完全接受朱德提出的條件。朱德部隊暫用“十六軍四十七師一四〇團”的番號,朱德化名王楷,名義上任一四〇團團長兼四十七師副師長。協議達成后,范石生決定給朱德部隊發放一個月糧餉,每支步槍配發200發子彈,機槍配發1000發子彈,每個戰士發給一套冬裝及毯子等軍需物資,朱德深表感謝。

      次日,朱德謝絕曾曰唯的熱情挽留,率警衛排返回崇義上堡。

      朱德到達汝城的消息很快被汝城匪首何其朗得知。何其朗是汝城人,早年當過江西省督軍方本仁的貼身馬弁,后來當了營長,北伐軍攻入南昌時,何其朗帶著一伙親信從戰場上逃回家鄉拉起了一支土匪隊伍,成了汝城一霸。四十七師在汝城駐扎,何花錢交上了師部幾個副官、參謀等人物,因此很快得知了這一消息。

      早在南昌起義后不久,何其朗就聽說了朱德是共產黨的領導人,現在南京政府正以重金通緝捉拿朱德,今天朱德跑到了自己的地盤上,真可謂升官發財的好運從天而降。一陣狂喜之后,他把內弟并擔任中隊長的朱龍奴叫到跟前,對他說:“龍奴,今天發財的機會到了,就看你的本事如何!”朱龍奴聽后,像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是雙眼直盯盯地望著姐夫。直到何其朗把事情由來說完,朱龍奴才欣喜若狂地回答說:“好機會,能抓到朱德,你我今生今世就有享受不完的榮華富貴。”何其朗說:“朱德是講武堂的畢業生,智勇雙全,要抓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況他還帶了一個排的人。”朱龍奴道:“我們就去兩個中隊,如何抓,我就聽姐夫的。”何其朗說:“明天,朱德將從汝城返回上堡,要路過壕頭住宿,你就帶兩個中隊去壕頭,務必抓到活的。”

      夕陽西下,朱德率警衛排來到壕頭的一個祠堂里宿營,警衛排排長黃志中帶領戰士到老百姓家借稻草、木板攤鋪,朱德和兩個戰士留在祠堂準備晚餐,誰知黃志中帶著戰士出去不久,村里便響起了槍聲,朱龍奴帶著幾十個匪兵分頭進行搜查,十幾個匪兵沖進了朱德住的祠堂里,兩個戰士沖出門口攔住匪兵,不幸中彈犧牲。

      朱德知道出去不了,隨即跑到臨時用來做飯的廚房,抓起掛在墻上的圍裙系在腰里,又到灶里摸了把煙灰擦到臉上,緊接著又拿起一把柴火往外走,十幾個匪兵沖到跟前,朱龍奴指著朱德喝問:“你們的軍長朱德在哪里?”朱德裝出一副恐懼的面孔回答說:“他到村中老百姓家去了!”朱龍奴見到跟前這位衣著破舊,腰上系著沾滿油污的圍裙,雙腳穿著草鞋,一張臉又黑又臟,胡子拉查的人,根本不會相信他就是要抓的朱德,接著便來了個明知故問:“你是干什么的?”朱德拍了拍圍裙說:“伙夫頭”。朱龍奴信以為真,為急于抓到朱德,他不想在這里耽誤時間,便帶著匪兵跑出祠堂。

      警衛排長黃志中聽到槍聲,立即集合全排戰士向祠堂跑去,朱龍奴一見追過來的警衛排,便慌忙率匪兵轉身向村外逃去,警衛排緊緊追擊,朱龍奴只顧逃命,左腿被摔斷,落下個終身殘疾。

      黃志中率警衛排追擊幾十米后返回祠堂,一見朱德的“伙夫”打扮,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朱德笑著說:“我這個伙夫頭還裝得有點像嗎?”黃志中說:“很像!很像!”從此,朱德“伙夫頭”的故事在部隊傳開了。

      尋烏脫險

      1929年元月初,蔣介石調集湘贛重兵對井岡山根據地發動第三次大“會剿”。為打破敵人“會剿”,毛澤東于1月4日在寧岡柏路村主持召開了前委、特委、各縣縣委、團特委和紅軍第四、五軍軍委聯席會議,決定采取“圍魏救趙”的戰術,由紅四軍主力出擊贛南,迂回敵后,打擊敵人;紅五軍和紅四軍三十二團留守井岡山。

      1月14日,3600余名紅四軍健兒在毛澤東、朱德、陳毅的率領下,從茨坪出發,向贛南出擊。當時正值嚴冬酷寒,加之前有敵軍堵截,后有敵兵緊追,處境異常艱險。部隊在風雪交加中翻山越嶺,每天要走上百余里,有時米剛下鍋,還沒煮熟,又同敵人遭遇了。

      2月2日,部隊行至尋烏縣潭圳下村宿營。次日凌晨,部隊官兵正準備吃早飯時,忽然聽見敵人的槍聲越來越近。原來是贛敵劉士毅、賴世璜兩個團連夜包圍了村子。毛澤東、朱德、陳毅等都住在軍部,情況十分危急。這時,朱德、伍若蘭在房里聽到槍聲逼近軍部,得知已被敵人包圍,伍若蘭要朱德馬上突圍,自己留下來掩護,朱德不肯扔下懷孕多月的妻子,正在爭執之時,十幾個敵人端著槍闖進了軍部朱德的住房,伍若蘭急中生智,趁敵人還未進門,馬上奪過朱德手中的駁殼槍,并故意當著敵兵的面對朱德大聲喝道:“這個時候你還站在這里干什么,還不去燒水給朱軍長洗臉。”朱德鎮定自若,馬上點頭說了個“是”,便抽身往外走,一個敵兵用槍攔著朱德,另一個軍官模樣的人也旋即奪下伍若蘭手里的手槍,并指著朱德說:“他是你什么人?”“伙夫頭!”敵兵望著站在面前的朱德一身士兵穿著,又是滿臉胡須,根本就不像個當大官的樣子,便將注意力轉向伍若蘭:“朱德住在哪里?”伍若蘭伸手一指:“后面那間房里。”敵兵為搶頭功,急忙往后面房間沖去。朱德乘機提著小桶走出了房門。伍若蘭也準備扭身突圍,但不幸的是,腳踝突然被敵兵的槍彈射中,經過英勇抵抗,終因寡不敵眾,被敵軍抓獲。

      朱德突圍后跑出軍部,來到警衛排住所,火速端起機槍,率領警衛排跑向毛澤東住地,掩護毛澤東向后門突圍,甩掉了敵人。雖經努力,伍若蘭還是沒有擺脫敵人的魔爪。1929年2月8日,伍若蘭在贛州英勇就義,時年26歲。

      伍若蘭的壯烈犧牲是朱德終身的遺憾和隱痛。然而,若不是朱德的伙夫頭相貌和裝束作掩護,即使有伍若蘭的機智和勇敢,朱德也難以化險為夷,逃脫虎口。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