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小諸葛"白崇禧暴斃之謎 最后風流死在女人床上

    2015-8-11 08:53:20

    來源:環球網 選稿:奚亮

      1966年12月1日,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新“桂系”的第二號人物白崇禧在臺北寓所突然暴斃。關于他的死因,外界傳說甚多,而真實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李宗仁曾勸白崇禧不要去臺灣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稱“李白”,是國民黨內最具實力的地方軍事勢力“桂系”的中心,多年來一直合作無間。蔣介石自1927年入主南京以來,桂系李、白兩人與蔣介石發生多次沖突,積怨頗深,尤以二人曾3次對蔣氏“逼宮”,迫蔣下野為最。蔣介石一直對李、白耿耿于懷。

      李宗仁深知蔣的為人,自知不能見諒于蔣氏,在蔣家王朝敗落時,不肯赴臺灣。他還這樣勸白:“健生,如果大陸實在待不下了,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但就是不能去臺灣。切記!切記!”

      1949年11月19日,李宗仁致電“行政院長”閻錫山,要其以責任內閣全權處理國政。自己則于次日凌晨乘專機“天雄號”從南寧起飛,赴香港就醫。蔣的說客朱家驊和洪蘭友尾隨而至,向李作最后的攤牌:要么“迅速中樞、力疾視事”,要么“自請總裁復行‘總統’職務”。李宗仁兩者都沒答應,反而偕夫人郭德潔及兩個兒子去了美國。1954年2月,臺灣“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罷免李宗仁“副總統”職務。自此,“有家難回有國難歸”的李宗仁在美退隱,過起了異國“寓公”生活。晚年,受中國共產黨“愛國不分先后”政策的感召,于1965年7月間偕夫人毅然從美國回到祖國大陸,受到毛澤東等中央領導親切接見,在生活上也得到很好的關懷照顧。文革時,受到周恩來總理保護,未受沖擊。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在北京壽終正寢,終年78歲。

      然而,白崇禧卻沒有李宗仁那么明智,他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去了臺灣。

      李宗仁回北京,蔣介石遷怒于白崇禧

      李的回國,對于在臺灣的白崇禧來說,真可謂是致命的一擊。李宗仁一回大陸,蔣介石利用白崇禧牽制李宗仁的價值頓時消失,白也就自身難保了。據說,白崇禧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曾經很痛苦地對身邊的人說:“德鄰(李宗仁字)投匪,我今后在臺灣,更沒有臉見人了。”李宗仁回大陸后,蔣介石遷怒于白崇禧,命令軍統頭子毛人鳳對白直接采取制裁行動。毛人鳳將這一任務交給偵防組組長谷正文辦理。

      谷正文奉命后,積極策劃對白崇禧的暗殺行動,他收買了白身邊一個姓楊的副官,以便隨時掌握白的行蹤。白崇禧戎馬一生,閑得無聊,愛上了打獵。姓楊的副官向谷正文密報:“某日,白先生去花蓮縣壽豐半山打獵。”于是谷正文決定在白崇禧出外打獵時將其殺死。

      經過周密細致勘查,偵防組發現狩獵區有小型山間鐵軌,可使用人力軌道臺車登山。他們料定,年近七十、年老體弱的白崇禧,不會徒步上下山,一定會乘坐軌道臺車,于是精心制造了一起白“意外”死亡的事故。

      谷正文布置了兩次暗殺均未成功

      事發當天清早,白崇禧一行人通過預定的謀殺地點后,偵防組的行動人員迅速爬到橋下,將支撐橋面木墩的螺絲釘一一松開,然后躲入不遠處的樹叢里,靜候白崇禧等人下山。下午3時許,寂靜的山中傳來軌道臺車的響聲,兩輛車從高山背面滑出,相距約30米。前面一輛車上坐著花蓮縣林意雙鄉長父子與一名助理;白崇禧與兩名副官坐在后面一輛車上。當第一輛車滑到已經被去掉了螺絲釘的橋中央時,連人帶車墜入深谷。緊跟在后面的白崇禧的座車眼看也要墜入深淵,千鈞一發之際,同車的一名副官拼命用力將白崇禧推出車外,自己則隨車跌入深谷……白崇禧大難不死。

      不久后的一天,白崇禧身邊的楊副官又密報谷正文,說寂寞難耐的白先生似乎對上次的危險有點健忘了,想去阿里山打獵,打算來回乘坐煤礦的火車。谷正文覺得對白崇禧再次下手的機會來了。他知道這段鐵路是一條單行線,來來往往的火車要事先經過周密安排才能通過,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發生兩列火車“碰頭”的慘劇。

      那天,自崇禧與陪同人員一起坐上去阿里山的火車,可萬沒想到的是,他們乘坐的火車開出還沒多遠,忽然另一列火車從山上高速駛來,眼看就要迎頭相撞。緊要關頭,白崇禧在陪同人員的幫助下急忙跳下火車,又一次幸免于難。

      遭遇了兩次謀殺事件后,白崇禧再也不敢輕易外出了。這讓谷正文的暗殺行動很難下手。但特務們對白崇禧的監視并沒有絲毫放松,白公館進出的客人常常受到便衣的跟蹤。

      晚年沉迷女色,命喪黃泉

      在妻子馬氏去世后,白崇禧孤獨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不久,他與身邊的年輕護士張小姐熱戀起來。此時的白崇禧已是古稀之人,自然在“房事”方面難以滿足年輕護士的需要,為了討得情人的歡心,也為了打發苦悶壓抑的時日,白崇禧經常派下人到中醫協會理事長賴少魂處去買“補藥”。偵防組了解到這一情況后,喜出望外,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個人不知、鬼不覺地置白崇禧于死地的好機會。

      谷正文暗示賴少魂,在藥的劑量上動手腳,使衰老的白崇禧不勝藥力,一“補”不起,做到殺人不見血。賴不敢抗拒,只得點頭遵命。他給白崇禧開了一個藥力很強的藥方。白崇禧照方到天生堂中藥店買了兩大包藥回家泡酒喝。

      1966年12月1日晚,特務們期盼已久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張小姐與往常一樣到白崇禧的住處夜宿,當夜便發生了悲劇。第二天早晨發現白崇禧死亡時,張小姐早已離開,不知去向。有人懷疑,照顧白的張姓女護士已經被國民黨特務收買或者本身就是特務,故意讓白縱欲過度而死;否則,在白死后,她為何不馬上報告,而偷偷溜走呢?這種懷疑不是沒有道理。

      白崇禧在國民黨主要將領中,以能征善戰、機智過人而聞名;然而在決定他晚年命運的關鍵時候,這位“小諸葛”卻走錯一步。最終,他在失意中做了風流的花下鬼,落了個可悲的結局。

    上一篇稿件

    "小諸葛"白崇禧暴斃之謎 最后風流死在女人床上

    2015年8月11日 08:53 來源:環球網

      1966年12月1日,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新“桂系”的第二號人物白崇禧在臺北寓所突然暴斃。關于他的死因,外界傳說甚多,而真實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李宗仁曾勸白崇禧不要去臺灣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稱“李白”,是國民黨內最具實力的地方軍事勢力“桂系”的中心,多年來一直合作無間。蔣介石自1927年入主南京以來,桂系李、白兩人與蔣介石發生多次沖突,積怨頗深,尤以二人曾3次對蔣氏“逼宮”,迫蔣下野為最。蔣介石一直對李、白耿耿于懷。

      李宗仁深知蔣的為人,自知不能見諒于蔣氏,在蔣家王朝敗落時,不肯赴臺灣。他還這樣勸白:“健生,如果大陸實在待不下了,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但就是不能去臺灣。切記!切記!”

      1949年11月19日,李宗仁致電“行政院長”閻錫山,要其以責任內閣全權處理國政。自己則于次日凌晨乘專機“天雄號”從南寧起飛,赴香港就醫。蔣的說客朱家驊和洪蘭友尾隨而至,向李作最后的攤牌:要么“迅速中樞、力疾視事”,要么“自請總裁復行‘總統’職務”。李宗仁兩者都沒答應,反而偕夫人郭德潔及兩個兒子去了美國。1954年2月,臺灣“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罷免李宗仁“副總統”職務。自此,“有家難回有國難歸”的李宗仁在美退隱,過起了異國“寓公”生活。晚年,受中國共產黨“愛國不分先后”政策的感召,于1965年7月間偕夫人毅然從美國回到祖國大陸,受到毛澤東等中央領導親切接見,在生活上也得到很好的關懷照顧。文革時,受到周恩來總理保護,未受沖擊。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在北京壽終正寢,終年78歲。

      然而,白崇禧卻沒有李宗仁那么明智,他作出了錯誤的選擇,去了臺灣。

      李宗仁回北京,蔣介石遷怒于白崇禧

      李的回國,對于在臺灣的白崇禧來說,真可謂是致命的一擊。李宗仁一回大陸,蔣介石利用白崇禧牽制李宗仁的價值頓時消失,白也就自身難保了。據說,白崇禧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曾經很痛苦地對身邊的人說:“德鄰(李宗仁字)投匪,我今后在臺灣,更沒有臉見人了。”李宗仁回大陸后,蔣介石遷怒于白崇禧,命令軍統頭子毛人鳳對白直接采取制裁行動。毛人鳳將這一任務交給偵防組組長谷正文辦理。

      谷正文奉命后,積極策劃對白崇禧的暗殺行動,他收買了白身邊一個姓楊的副官,以便隨時掌握白的行蹤。白崇禧戎馬一生,閑得無聊,愛上了打獵。姓楊的副官向谷正文密報:“某日,白先生去花蓮縣壽豐半山打獵。”于是谷正文決定在白崇禧出外打獵時將其殺死。

      經過周密細致勘查,偵防組發現狩獵區有小型山間鐵軌,可使用人力軌道臺車登山。他們料定,年近七十、年老體弱的白崇禧,不會徒步上下山,一定會乘坐軌道臺車,于是精心制造了一起白“意外”死亡的事故。

      谷正文布置了兩次暗殺均未成功

      事發當天清早,白崇禧一行人通過預定的謀殺地點后,偵防組的行動人員迅速爬到橋下,將支撐橋面木墩的螺絲釘一一松開,然后躲入不遠處的樹叢里,靜候白崇禧等人下山。下午3時許,寂靜的山中傳來軌道臺車的響聲,兩輛車從高山背面滑出,相距約30米。前面一輛車上坐著花蓮縣林意雙鄉長父子與一名助理;白崇禧與兩名副官坐在后面一輛車上。當第一輛車滑到已經被去掉了螺絲釘的橋中央時,連人帶車墜入深谷。緊跟在后面的白崇禧的座車眼看也要墜入深淵,千鈞一發之際,同車的一名副官拼命用力將白崇禧推出車外,自己則隨車跌入深谷……白崇禧大難不死。

      不久后的一天,白崇禧身邊的楊副官又密報谷正文,說寂寞難耐的白先生似乎對上次的危險有點健忘了,想去阿里山打獵,打算來回乘坐煤礦的火車。谷正文覺得對白崇禧再次下手的機會來了。他知道這段鐵路是一條單行線,來來往往的火車要事先經過周密安排才能通過,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發生兩列火車“碰頭”的慘劇。

      那天,自崇禧與陪同人員一起坐上去阿里山的火車,可萬沒想到的是,他們乘坐的火車開出還沒多遠,忽然另一列火車從山上高速駛來,眼看就要迎頭相撞。緊要關頭,白崇禧在陪同人員的幫助下急忙跳下火車,又一次幸免于難。

      遭遇了兩次謀殺事件后,白崇禧再也不敢輕易外出了。這讓谷正文的暗殺行動很難下手。但特務們對白崇禧的監視并沒有絲毫放松,白公館進出的客人常常受到便衣的跟蹤。

      晚年沉迷女色,命喪黃泉

      在妻子馬氏去世后,白崇禧孤獨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不久,他與身邊的年輕護士張小姐熱戀起來。此時的白崇禧已是古稀之人,自然在“房事”方面難以滿足年輕護士的需要,為了討得情人的歡心,也為了打發苦悶壓抑的時日,白崇禧經常派下人到中醫協會理事長賴少魂處去買“補藥”。偵防組了解到這一情況后,喜出望外,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個人不知、鬼不覺地置白崇禧于死地的好機會。

      谷正文暗示賴少魂,在藥的劑量上動手腳,使衰老的白崇禧不勝藥力,一“補”不起,做到殺人不見血。賴不敢抗拒,只得點頭遵命。他給白崇禧開了一個藥力很強的藥方。白崇禧照方到天生堂中藥店買了兩大包藥回家泡酒喝。

      1966年12月1日晚,特務們期盼已久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張小姐與往常一樣到白崇禧的住處夜宿,當夜便發生了悲劇。第二天早晨發現白崇禧死亡時,張小姐早已離開,不知去向。有人懷疑,照顧白的張姓女護士已經被國民黨特務收買或者本身就是特務,故意讓白縱欲過度而死;否則,在白死后,她為何不馬上報告,而偷偷溜走呢?這種懷疑不是沒有道理。

      白崇禧在國民黨主要將領中,以能征善戰、機智過人而聞名;然而在決定他晚年命運的關鍵時候,這位“小諸葛”卻走錯一步。最終,他在失意中做了風流的花下鬼,落了個可悲的結局。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