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被八路軍俘虜日軍供述:每天發香煙 走時送路費

    2015-8-14 08:51:44

    來源:參考消息 選稿:成昭遠

      

    圖片說明:被俘日軍

        共同社8月10日報道稱,調查中日戰爭時被中方俘虜后又歸隊的約40名日軍士兵的記錄文件日前被發現。據此文件可知,當時八路軍相對優待日軍俘虜,并進行了瓦解斗志的思想教育。

      據悉,對一度成為俘虜的士兵進行調查的日軍文件十分罕見,這些文件可能成為了解被派往中國的日軍情況的珍貴資料。

      此次被發現的文件是1941年2月的《有關歸隊俘虜的參考資料》等一百幾十頁資料,上面有“軍事絕密”的紅印。

      接受調查的多數士兵都供稱,被俘期間每天有數頓餐食及香煙發放。一名20多歲被俘上等兵說:“主食有3個饅頭,一天兩頓。一天發10支一包的煙。”

      還有部分士兵稱接受了治療以及獲得返回所需路費。一名一等兵說:“每天治療一次傷口,送還時得到5日元路費。”

      此外,資料顯示有士兵反映八路軍讓他們閱讀河上肇等馬克思主義者的日語著作,并教育他們戰爭是由日本的軍閥和財閥發動的。

      八路軍被認為當時對日軍采取了不殺俘虜、優待俘虜的方針,還釋放了部分俘虜。此次資料的發現再次證實了該方針曾在戰地付諸實踐。

      對于成為俘虜一事,過半士兵供稱“恥辱”、“不光彩”等。此次發現的資料中還包括匯總了在華各部隊應對策略的文件,其中也有“應當教育一旦成為俘虜就當自我了結”的記錄。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戰史研究中心專攻日中關系史的主任研究官巖谷分析說:“當時不斷有日本兵因八路軍的游擊戰而被俘。軍方大概是為了應對該情況而總結了這份資料。”

      共同社8月10日報道稱,中日戰爭期間,被俘日本士兵的整體情況存在諸多不明之處。由于成為敵方俘虜被認為是恥辱之事,相關情況自當時起就被隱藏起來,日軍也幾乎沒有留下相關記錄或資料。因此,此次被俘士兵供述資料的發現或將對戰史研究提供一定的幫助。

      在新發現的記錄文件中,總結歸隊俘虜應對措施的日軍資料中有“甚至存在對優待心存感激的士兵”等內容。其中提出,有必要對士兵進行教育,告訴他們優待及釋放俘虜是中方的“戰術”。

      有日本士兵供述,參加了曾在重慶組織反戰活動的日本作家鹿地亙的集體教育。還有士兵表達悔恨心情稱“玷污了部隊的名譽,萬分抱歉”,也有士兵表示“試圖咬舌自盡”。

      據悉,當時日軍俘虜被敵方釋放歸隊后,很多會在軍法會議上受到嚴懲。八路軍也向被俘士兵詢問此前送還的日軍俘虜遭槍殺之事是否屬實。

      通過采訪該文件中有實名記錄的士兵遺屬得知,僅1人獲得不起訴處分,有超過30人的處分結果未能確認。

      熟悉東京審判及戰時俘虜問題的一橋大學特聘講師宇田川幸大指出:“再次了解到,不容許成為俘虜的方針當時滲透于日軍士兵之中。”他還表示:“或許這種想法也成為日軍虐待敵軍俘虜的原因。”

    上一篇稿件

    被八路軍俘虜日軍供述:每天發香煙 走時送路費

    2015年8月14日 08:51 來源:參考消息

      

    圖片說明:被俘日軍

        共同社8月10日報道稱,調查中日戰爭時被中方俘虜后又歸隊的約40名日軍士兵的記錄文件日前被發現。據此文件可知,當時八路軍相對優待日軍俘虜,并進行了瓦解斗志的思想教育。

      據悉,對一度成為俘虜的士兵進行調查的日軍文件十分罕見,這些文件可能成為了解被派往中國的日軍情況的珍貴資料。

      此次被發現的文件是1941年2月的《有關歸隊俘虜的參考資料》等一百幾十頁資料,上面有“軍事絕密”的紅印。

      接受調查的多數士兵都供稱,被俘期間每天有數頓餐食及香煙發放。一名20多歲被俘上等兵說:“主食有3個饅頭,一天兩頓。一天發10支一包的煙。”

      還有部分士兵稱接受了治療以及獲得返回所需路費。一名一等兵說:“每天治療一次傷口,送還時得到5日元路費。”

      此外,資料顯示有士兵反映八路軍讓他們閱讀河上肇等馬克思主義者的日語著作,并教育他們戰爭是由日本的軍閥和財閥發動的。

      八路軍被認為當時對日軍采取了不殺俘虜、優待俘虜的方針,還釋放了部分俘虜。此次資料的發現再次證實了該方針曾在戰地付諸實踐。

      對于成為俘虜一事,過半士兵供稱“恥辱”、“不光彩”等。此次發現的資料中還包括匯總了在華各部隊應對策略的文件,其中也有“應當教育一旦成為俘虜就當自我了結”的記錄。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戰史研究中心專攻日中關系史的主任研究官巖谷分析說:“當時不斷有日本兵因八路軍的游擊戰而被俘。軍方大概是為了應對該情況而總結了這份資料。”

      共同社8月10日報道稱,中日戰爭期間,被俘日本士兵的整體情況存在諸多不明之處。由于成為敵方俘虜被認為是恥辱之事,相關情況自當時起就被隱藏起來,日軍也幾乎沒有留下相關記錄或資料。因此,此次被俘士兵供述資料的發現或將對戰史研究提供一定的幫助。

      在新發現的記錄文件中,總結歸隊俘虜應對措施的日軍資料中有“甚至存在對優待心存感激的士兵”等內容。其中提出,有必要對士兵進行教育,告訴他們優待及釋放俘虜是中方的“戰術”。

      有日本士兵供述,參加了曾在重慶組織反戰活動的日本作家鹿地亙的集體教育。還有士兵表達悔恨心情稱“玷污了部隊的名譽,萬分抱歉”,也有士兵表示“試圖咬舌自盡”。

      據悉,當時日軍俘虜被敵方釋放歸隊后,很多會在軍法會議上受到嚴懲。八路軍也向被俘士兵詢問此前送還的日軍俘虜遭槍殺之事是否屬實。

      通過采訪該文件中有實名記錄的士兵遺屬得知,僅1人獲得不起訴處分,有超過30人的處分結果未能確認。

      熟悉東京審判及戰時俘虜問題的一橋大學特聘講師宇田川幸大指出:“再次了解到,不容許成為俘虜的方針當時滲透于日軍士兵之中。”他還表示:“或許這種想法也成為日軍虐待敵軍俘虜的原因。”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