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托洛茨基被刺案真相揭秘

    2015-10-27 09:09:54

    來源:新浪歷史 選稿:成昭遠

      謝多夫死后不到一個月,莫斯科在審判托洛茨基以前的政敵布哈林等人的所謂“右派和托派反蘇聯盟案”時,再次判處托洛茨基死刑。可問題是怎樣來執行這個已被判了幾次死刑的人的死刑呢?

      托洛茨基

    圖片說明:托洛茨基

      托洛茨基被多次判處死刑

      列寧逝世后,在聯共(布)黨內斗爭中失敗的托洛茨基于1927年10月被開除出中央委員會,兩個月后,在聯共(布)十五大上又被開除出黨。次年1月他被流放到阿拉木圖,但在那里他并未停止領導反對派的工作,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遂于1929年1月把他驅逐出境。托洛茨基一行先是定居于土耳其,后移居法國和挪威,1937年1月又遷居墨西哥,住在小鎮考約阿康。流亡期間,托洛茨基一直沒有放棄反對斯大林的活動,并拼湊了所謂的“第四國際”。而斯大林也把托洛茨基看成了一個必須除掉的瘟神。

      1936年8月19日莫斯科在公審所謂“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列寧格勒總部案”時,被帶上法庭的雖是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人,但托洛茨基被指控為該案的罪魁禍首。8月24日,蘇聯最高法院軍事法庭的判決書一方面宣布判處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16名“罪犯”死刑,另一方面宣布:“現在留居國外之托洛茨基及其子謝多夫確系暗殺蘇維埃政府和聯共(布)領導者的暗殺團之主謀者,曾直接參加與親身領導這些暗殺工作,如遇在蘇聯境內發現該父子之行蹤時,應立即逮捕,要由蘇聯最高法院軍事法庭審判之。”

      1937年1月莫斯科在審判皮達可夫等人的“托洛茨基平行總部案”時,再次指控托洛茨基父子是各種陰謀、破壞、暗殺活動的主謀者、指示者,并宣布判處該父子死刑。

      5個月后,托洛茨基從墨西哥給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發來一封電報,電報說:“斯大林的政策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導致了徹底的失敗。唯一挽救的辦法是激進地轉向蘇維埃民主,從公布最新的訴訟程序開始。在這條道路上我將給予完全的支持。”斯大林見到這封電報后惱怒地在上面批示:“奸細的嘴臉。希特勒的厚顏無恥的奸細。”

      1938年2月15~16日夜間,托洛茨基的兒子謝多夫突然在巴黎的一家醫院神秘死亡。關于謝多夫的死因盡管迄今仍未明確,但人們大都懷疑他是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間諜暗殺致死。托洛茨基本人同樣持這種懷疑態度。

      然而,曾成功組織了對托洛茨基刺殺的蘇聯內務機關官員蘇多普拉托夫將軍指出,謝多夫并非死于暗殺。他說:盡管謝多夫的死因非常蹊蹺,“但無論是在他的檔案中,還是在托派的共產國際材料中,我都未找到任何證據來證明這是一起謀殺。如果謝多夫是被謀殺而死的,那么就會有人獲得政府頒發的獎賞,要不也會有人爭功請賞。”蘇聯特工“在向葉若夫報告謝多夫死于巴黎這一情況時只是提及了他的自然死亡原因”。

      謝多夫死后不到一個月,莫斯科在審判托洛茨基以前的政敵布哈林等人的所謂“右派和托派反蘇聯盟案”時,再次判處托洛茨基死刑。可問題是怎樣來執行這個已被判了幾次死刑的人的死刑呢?

      斯大林下令干掉托洛茨基

      在葉若夫擔任內務人民委員的1937年,內務人民委員部境外偵察處副處長施皮格爾格拉斯就受領了干掉托洛茨基的任務,但在長達兩年的時間內一直沒得手。1938年11月貝利亞取代葉若夫擔任內務人民委員后,決定起用蘇多普拉托夫來組織實施暗殺任務。

      1939年3月的一天,貝利亞帶著蘇多普拉托夫面見了斯大林。他向斯大林報告了自己的意圖,并請求任命蘇多普拉托夫為內務人民委員部情報局副局長。

      斯大林表示同意,并強調了除掉托洛茨基的意義:“托派運動中除了托洛茨基本人外,并沒有什么重要的政治人物。如果結果了托洛茨基,對共產國際的威脅也就隨之消除。”斯大林強調,一年之內必須解決托洛茨基,趁著這場不可避免的戰爭尚未爆發。不消滅托洛茨基,我們就不能保證在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時,國際共運的盟友們會支持我們。

      接著斯大林叮囑蘇多普拉托夫,他的任務是領導一個戰斗小組執行刺殺任務,他要直接向貝利亞報告情況,而不必向任何其他人報告,但執行此次行動的所有責任由他承擔;他必須親自將特別行動小組從歐洲派往托洛茨基僑居的墨西哥。最后斯大林鼓勵道:這次行動一旦成功,“黨永遠也不會忘記參與行動的人,黨將不但會關懷他們本人,而且還將照顧他們的所有家庭成員”。

      在這次會見之前,貝利亞已把蘇聯駐西班牙情報站站長艾廷貢召了回來。艾廷貢與蘇多普拉托夫關系密切,在工作上能配合默契,當時正在法國開展活動。這次會見之后,貝利亞告訴蘇多普拉托夫,艾廷貢將是參與此次行動的一名重要人選。隨后蘇多普拉托夫和艾廷貢開始具體研究行刺計劃。

      艾廷貢向蘇多普拉托夫建議,這次行動的代號叫“鴨子”。先在巴黎建立兩個互不知道對方存在的獨立的行刺小組,然后分別將它們派遣到墨西哥。第一個小組代號為“駿馬”,由戴·阿·西克羅斯領導;第二個小組代號為“母親”,由卡里達德·梅爾卡德爾領導,她的兒子拉蒙·梅爾卡德爾應是這個小組的重要成員。

      這里略微介紹一下拉蒙·梅爾卡德爾,因為后來正是他親手殺死了托洛茨基。

      早在1938年夏,艾廷貢就把已成為蘇聯間諜的拉蒙從巴塞羅那派往巴黎。這年9月,拉蒙經人介紹認識了當時也在巴黎、與托洛茨基一家交往很深的女青年西爾維亞·阿格洛夫。根據艾廷貢的指示,拉蒙當時扮演的是這樣一種形象:一位冒險獵奇、揮金如土的年輕商人,有時向朋友或是自己所同情的人提供資助,但對這些人所從事的政治活動又表現得毫無興趣,更不接受加入他們的組織或參與他們活動的建議。由于拉蒙在西爾維亞的心目中正是這樣一種形象,又長得機靈而帥氣,再加上他對西爾維亞的熱烈追求和舍得在她身上花錢,兩人很快墜入了愛河,成為情侶。

      蘇多普拉托夫對艾廷貢的上述建議表示贊同,隨后他們將商定的計劃向貝利亞作了匯報。

      刺殺小組進入墨西哥

      1939年6月,蘇多普拉托夫和艾廷貢一同來到了巴黎。蘇多普拉托夫著重考察了西克羅斯小組,艾廷貢著重考察了卡里達德及拉蒙小組,并對該小組進行了訓練。

      同年8月,卡里達德及拉蒙小組被轉運到了紐約,10月艾廷貢也來到了這座城市,并在那里開辦了一家進出口公司,以作為這次刺殺行動的秘密指揮部和聯絡中心。這個時候,西克羅斯小組已被直接送到了墨西哥。1939年末,拉蒙以商業上的理由和署名為“弗蘭克·杰克遜”的偽造的加拿大護照,也來到了墨西哥。

      艾廷貢給兩個小組分別下達的任務是:西克羅斯小組用直接攻占托洛茨基住所的方式將其殺死;卡里達德小組則要以拉蒙為主角,他應利用與西爾維亞的戀愛關系逐漸接近托洛茨基,伺機行刺。

      西爾維亞在拉蒙之前就從巴黎回到了她的出生地紐約,拉蒙在墨西哥落腳后不久,1940年初,西爾維亞也來到了此地。通過西爾維亞的引見,拉蒙與托洛茨基周圍的人員有了一些接觸。在這些人面前,拉蒙仍保持著自己的獨立性,既不對他們從事的事業產生興趣,也不設法贏得他們的信任。他仍然裝扮成一名有錢的生意人,并向托洛茨基等人的活動提供資助,而他之所以要提供這種資助,似乎是“出于自己性格怪癖”,而不是因為他是托洛茨基的忠實信徒。

      起初,艾廷貢和他的上司蘇多普拉托夫及貝利亞把重點放在了西克羅斯小組。蘇多普拉托夫把曾在托洛茨基身邊工作過的蘇聯女特工瑪麗亞·德·拉斯·埃拉斯提供的托洛茨基住所各個房間的平面圖、她對托洛茨基保鏢的鑒定,以及對托洛茨基秘書處活動的分析資料,一并提供給了西克羅斯小組。貝利亞則把在西歐執行秘密任務的特工格里古列維奇召回,讓他到墨西哥去加強西克羅斯小組。1940年1月格里古列維奇到達墨西哥,不久他和托洛茨基的一名保鏢謝爾登·哈特交上了朋友。

      這個時候,斯大林已通過簽署《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同希特勒化敵為友,而前不久他還大罵托洛茨基是希特勒的奸細,這一情況讓斯大林深感尷尬和難堪。恰在此時——1940年4月25日,托洛茨基又發表了《給蘇聯工人的信:你們受騙了》呼吁書,其中寫道:“進行十月革命是為了勞動人民的利益,而不是為了新的寄生蟲。但是,由于世界革命遲遲未來到,由于俄國工人階級的疲憊和(相當程度上是由于)落后,特別是農民的落后,在蘇維埃共和國的肌體上又產生了一個反人民的、強暴的和寄生的階層,其首領是斯大林……”接著,托洛茨基號召舉行起義來反對這個“新階層”,而為了準備“這一起義,需要一個新的黨,一個勇敢的、誠實的、革命的先進工人組織。第四國際所抱的宗旨就是在蘇聯建立一個這樣的黨”。

      斯大林讀完這份呼吁書后叫來了貝利亞,惱怒地警告說,他對這一切已經厭煩了,他懷疑內務人民委員部是否想了結這件事。貝利亞隨之督促蘇多普拉托夫和艾廷貢加快工作進度,因為現在離斯大林去年3月提出的在一年內必須解決托洛茨基的要求已過期一個月了,斯大林對此很不滿意。于是西克羅斯小組在準備尚不充分的情況下匆忙采取了行動。

      西克羅斯小組刺殺失敗

      1940年5月23日,輪到哈特為托洛茨基的別墅值班。黎明時分格里古列維奇敲開了別墅的大門,門剛被打開,西克羅斯小組的人員便沖了進去,并用步槍向托洛茨基所住的房間瘋狂射擊。由于是隔著門向里掃射的,所以不易擊中,托洛茨基的夫人在被槍聲驚醒后急忙抱著丈夫滾到了床下,夫妻二人因此毫發未損,但他們睡在另一房間的孫子則被炸傷。

      襲擊行動進行了大約20分鐘,由于哈特與格里古列維奇相識,擔心哈特會供出兇手,所以把他干掉了。事件發生后,以薩拉扎爾為首的一伙墨西哥警察馬上趕到了現場。他們發現托洛茨基一家的房間里彈痕累累,硝煙彌漫,而全家竟在這樣的打擊中無一人喪生,感到甚難理解,不久就產生了這樣的想法:是托洛茨基本人為了某種個人目的組織了這次襲擊。這種“個人目的”就是:毀損他的死對頭斯大林的聲譽和敦促墨西哥警方加強對他住宅的警備。這種想法一經產生,墨西哥警方便把托洛茨基及其周圍人當成主要嫌疑對象。

      對墨西哥警方的這種做法,托洛茨基甚是氣惱,但又無可奈何,只得給墨西哥總統寫信求助。求助信看來起到了積極作用,托洛茨基住宅的防御能力很快就得到了加強:在他的房門上安裝了鐵甲,窗戶安上了鋼制的百葉窗,壘高了院子的圍墻,增建了瞭望崗樓,還送給了托洛茨基一件防彈的馬甲。顯然,以后想再采用這種突襲的方式刺殺托洛茨基變得更加困難了。

      刺殺行動失敗后,貝利亞很生氣,甚至對西克羅斯小組的忠誠產生了懷疑。蘇多普拉托夫向他解釋說,失敗的原因在于事先準備不足,該小組成員缺乏經驗,專業水平也較低,但他們對事業的真誠毋庸置疑。

      拉蒙獨力完成刺殺

      不久后,艾廷貢給蘇多普拉托夫傳來新消息,說拉蒙在接近托洛茨基方面取得了較大進展,若能獲得批準,他打算實施另一方案,即安排拉蒙去行刺托洛茨基。對于這一方案,蘇多普拉托夫本不陌生,但當真要實施時他卻產生了顧慮,因為一旦拉蒙在行刺時被捕,就有可能因招供而導致針對托洛茨基及其黨羽的整個蘇聯特工網的瓦解。于是他向貝利亞匯報和請示。貝利亞也感到不好定奪,兩人一起去面見了斯大林。斯大林在弄清了事情的緣由后向他們重申,除托洛茨基本人外,在他的營壘中并無其他重要政治人物。因此,“對托洛茨基采取行動就意味著整個托洛茨基運動的破產……應著手實施另一套方案”。

      艾廷貢在得知莫斯科已同意實施另一套方案的消息后,立即與拉蒙一起研究了托洛茨基別墅的警戒系統,以便選取刺殺所用的武器。最后達成的共識是,用刀子或登山運動員使用的冰斧,因為這種武器便于隱藏和攜帶,而且在行刺時不會發出大的響聲,從而不易被托洛茨基的警衛人員發覺而及時趕來救援,這樣拉蒙在刺死托洛茨基后便有機會逃脫。其次他們還研究了拉蒙一旦被捉住將如何回答他的行刺動機的問題。他們認為拉蒙應把這次行動說成是出于他個人對托洛茨基的厭惡,是為了報私仇。具體來說拉蒙可作這樣的回答:他聽說托洛茨基堅決反對西爾維亞同他結婚,他是為了同西爾維亞的愛情才這么干的。此外,托洛茨基分子企圖將他捐助的資金用于個人目的,而不是用于組織的需要。托洛茨基本人則力勸他參加國際恐怖主義組織,以謀殺斯大林和其他蘇聯領導人。所有這些都讓他忍無可忍,因此才下定決心干掉他的仇敵托洛茨基。

      1940年8月20日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但拉蒙卻在這天晚上身穿雨衣來到了托洛茨基家中,雨衣口袋里裝著一把鋒利的小鑿冰斧。進屋后,拉蒙把雨衣輕輕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出一篇為托洛茨基辯護的文章請他修改。就在托洛茨基聚精會神地閱讀此文時,拉蒙悄悄地取出了冰斧。接著他舉起冰斧,向托洛茨基的頭部猛力砸去,但就在冰斧落下的一剎那,托洛茨基略微轉了一下頭,結果改變了受打擊的部位,未能將他當場殺死。但托洛茨基當即血流如注,并放聲哀嚎。殷紅的鮮血和凄厲的哀嚎聲竟讓這名殺手一時亂了方寸。聽到慘叫聲的警衛人員迅速沖進房間,將正驚慌失措的拉蒙擒獲。

      正坐在別墅外的汽車里等待拉蒙的艾廷貢等人發現別墅里已明顯亂作一團后,不得不悄悄撤離。托洛茨基則于第二天在醫院里去世。

      得到托洛茨基被刺身亡的消息后,貝利亞非常高興,表示要給艾廷貢等人以獎勵,同時指示蘇多普拉托夫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拉蒙,所聘用的律師需要證明這起謀殺案純屬托洛茨基運動的內訌及混亂所致。后來的事實證明,拉蒙提供的證詞給了律師很大幫助。整個受審期間,拉蒙始終堅持他曾與艾廷貢商定的關于刺殺動機的說法,拒不承認此事與蘇聯情報部門有關。這樣一來,這一事件不僅沒有把莫斯科置于窘境,反而為它攻擊、嘲弄托洛茨基及其黨徒提供了口實。

      1940年8月24日,《真理報》刊登了一條簡訊:“塔斯社倫敦8月22日電。倫敦電臺今天報道:托洛茨基因其親信之一的暗殺,顱骨破裂而在墨西哥醫院去世。”同一天,《真理報》發表了題為《國際間諜之死》的社論。社論一上來講的仍是托洛茨基是被誰人所殺,而且借用的還是來自另一個國家的消息:“據美國報紙報道,近年來僑居墨西哥的托洛茨基遭人暗殺。刺客為雅克·莫爾丹·汪頓德拉伊什,是托洛茨基的親信和追隨者之一。”接著社論按時間順序一一列舉了托洛茨基的歷史“罪狀”,而這些“罪狀”表明,“托洛茨基走過了一條從事背叛和出賣、政治上的兩面派和偽裝的漫長道路”。社論的最后部分再次強調了是誰刺殺托洛茨基:“托洛茨基陷入自己織成的羅網無法自拔而墮落到人格極端蛻化。正是他的擁護者們殺死了他……曾經策劃過兇狠地暗殺基洛夫、古比雪夫、馬·高爾基的托洛茨基,他本人成了他自己炮制的陰謀、背叛和罪惡活動的犧牲品。這個卑鄙的人就這樣不體面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額頭上刻著國際間諜和殺人犯的印記走進了墳墓。”

      1960年5月6日,被判刑20年的拉蒙獲釋出獄,蘇聯方面先安排他去了古巴,很快又把他接到了蘇聯。5月25日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向赫魯曉夫報告了拉蒙獲釋一事。5月31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頒布了一項非公開的命令:“因完成一項特別任務并在執行任務中表現出英雄主義和勇敢精神,授予佩爾謝·拉蒙·伊萬諾維奇同志蘇聯英雄稱號,同時授予他列寧勛章和金星獎章。”

    上一篇稿件

    托洛茨基被刺案真相揭秘

    2015年10月27日 09:09 來源:新浪歷史

      謝多夫死后不到一個月,莫斯科在審判托洛茨基以前的政敵布哈林等人的所謂“右派和托派反蘇聯盟案”時,再次判處托洛茨基死刑。可問題是怎樣來執行這個已被判了幾次死刑的人的死刑呢?

      托洛茨基

    圖片說明:托洛茨基

      托洛茨基被多次判處死刑

      列寧逝世后,在聯共(布)黨內斗爭中失敗的托洛茨基于1927年10月被開除出中央委員會,兩個月后,在聯共(布)十五大上又被開除出黨。次年1月他被流放到阿拉木圖,但在那里他并未停止領導反對派的工作,蘇聯國家政治保衛總局遂于1929年1月把他驅逐出境。托洛茨基一行先是定居于土耳其,后移居法國和挪威,1937年1月又遷居墨西哥,住在小鎮考約阿康。流亡期間,托洛茨基一直沒有放棄反對斯大林的活動,并拼湊了所謂的“第四國際”。而斯大林也把托洛茨基看成了一個必須除掉的瘟神。

      1936年8月19日莫斯科在公審所謂“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列寧格勒總部案”時,被帶上法庭的雖是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人,但托洛茨基被指控為該案的罪魁禍首。8月24日,蘇聯最高法院軍事法庭的判決書一方面宣布判處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等16名“罪犯”死刑,另一方面宣布:“現在留居國外之托洛茨基及其子謝多夫確系暗殺蘇維埃政府和聯共(布)領導者的暗殺團之主謀者,曾直接參加與親身領導這些暗殺工作,如遇在蘇聯境內發現該父子之行蹤時,應立即逮捕,要由蘇聯最高法院軍事法庭審判之。”

      1937年1月莫斯科在審判皮達可夫等人的“托洛茨基平行總部案”時,再次指控托洛茨基父子是各種陰謀、破壞、暗殺活動的主謀者、指示者,并宣布判處該父子死刑。

      5個月后,托洛茨基從墨西哥給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發來一封電報,電報說:“斯大林的政策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導致了徹底的失敗。唯一挽救的辦法是激進地轉向蘇維埃民主,從公布最新的訴訟程序開始。在這條道路上我將給予完全的支持。”斯大林見到這封電報后惱怒地在上面批示:“奸細的嘴臉。希特勒的厚顏無恥的奸細。”

      1938年2月15~16日夜間,托洛茨基的兒子謝多夫突然在巴黎的一家醫院神秘死亡。關于謝多夫的死因盡管迄今仍未明確,但人們大都懷疑他是被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間諜暗殺致死。托洛茨基本人同樣持這種懷疑態度。

      然而,曾成功組織了對托洛茨基刺殺的蘇聯內務機關官員蘇多普拉托夫將軍指出,謝多夫并非死于暗殺。他說:盡管謝多夫的死因非常蹊蹺,“但無論是在他的檔案中,還是在托派的共產國際材料中,我都未找到任何證據來證明這是一起謀殺。如果謝多夫是被謀殺而死的,那么就會有人獲得政府頒發的獎賞,要不也會有人爭功請賞。”蘇聯特工“在向葉若夫報告謝多夫死于巴黎這一情況時只是提及了他的自然死亡原因”。

      謝多夫死后不到一個月,莫斯科在審判托洛茨基以前的政敵布哈林等人的所謂“右派和托派反蘇聯盟案”時,再次判處托洛茨基死刑。可問題是怎樣來執行這個已被判了幾次死刑的人的死刑呢?

      斯大林下令干掉托洛茨基

      在葉若夫擔任內務人民委員的1937年,內務人民委員部境外偵察處副處長施皮格爾格拉斯就受領了干掉托洛茨基的任務,但在長達兩年的時間內一直沒得手。1938年11月貝利亞取代葉若夫擔任內務人民委員后,決定起用蘇多普拉托夫來組織實施暗殺任務。

      1939年3月的一天,貝利亞帶著蘇多普拉托夫面見了斯大林。他向斯大林報告了自己的意圖,并請求任命蘇多普拉托夫為內務人民委員部情報局副局長。

      斯大林表示同意,并強調了除掉托洛茨基的意義:“托派運動中除了托洛茨基本人外,并沒有什么重要的政治人物。如果結果了托洛茨基,對共產國際的威脅也就隨之消除。”斯大林強調,一年之內必須解決托洛茨基,趁著這場不可避免的戰爭尚未爆發。不消滅托洛茨基,我們就不能保證在帝國主義進攻蘇聯時,國際共運的盟友們會支持我們。

      接著斯大林叮囑蘇多普拉托夫,他的任務是領導一個戰斗小組執行刺殺任務,他要直接向貝利亞報告情況,而不必向任何其他人報告,但執行此次行動的所有責任由他承擔;他必須親自將特別行動小組從歐洲派往托洛茨基僑居的墨西哥。最后斯大林鼓勵道:這次行動一旦成功,“黨永遠也不會忘記參與行動的人,黨將不但會關懷他們本人,而且還將照顧他們的所有家庭成員”。

      在這次會見之前,貝利亞已把蘇聯駐西班牙情報站站長艾廷貢召了回來。艾廷貢與蘇多普拉托夫關系密切,在工作上能配合默契,當時正在法國開展活動。這次會見之后,貝利亞告訴蘇多普拉托夫,艾廷貢將是參與此次行動的一名重要人選。隨后蘇多普拉托夫和艾廷貢開始具體研究行刺計劃。

      艾廷貢向蘇多普拉托夫建議,這次行動的代號叫“鴨子”。先在巴黎建立兩個互不知道對方存在的獨立的行刺小組,然后分別將它們派遣到墨西哥。第一個小組代號為“駿馬”,由戴·阿·西克羅斯領導;第二個小組代號為“母親”,由卡里達德·梅爾卡德爾領導,她的兒子拉蒙·梅爾卡德爾應是這個小組的重要成員。

      這里略微介紹一下拉蒙·梅爾卡德爾,因為后來正是他親手殺死了托洛茨基。

      早在1938年夏,艾廷貢就把已成為蘇聯間諜的拉蒙從巴塞羅那派往巴黎。這年9月,拉蒙經人介紹認識了當時也在巴黎、與托洛茨基一家交往很深的女青年西爾維亞·阿格洛夫。根據艾廷貢的指示,拉蒙當時扮演的是這樣一種形象:一位冒險獵奇、揮金如土的年輕商人,有時向朋友或是自己所同情的人提供資助,但對這些人所從事的政治活動又表現得毫無興趣,更不接受加入他們的組織或參與他們活動的建議。由于拉蒙在西爾維亞的心目中正是這樣一種形象,又長得機靈而帥氣,再加上他對西爾維亞的熱烈追求和舍得在她身上花錢,兩人很快墜入了愛河,成為情侶。

      蘇多普拉托夫對艾廷貢的上述建議表示贊同,隨后他們將商定的計劃向貝利亞作了匯報。

      刺殺小組進入墨西哥

      1939年6月,蘇多普拉托夫和艾廷貢一同來到了巴黎。蘇多普拉托夫著重考察了西克羅斯小組,艾廷貢著重考察了卡里達德及拉蒙小組,并對該小組進行了訓練。

      同年8月,卡里達德及拉蒙小組被轉運到了紐約,10月艾廷貢也來到了這座城市,并在那里開辦了一家進出口公司,以作為這次刺殺行動的秘密指揮部和聯絡中心。這個時候,西克羅斯小組已被直接送到了墨西哥。1939年末,拉蒙以商業上的理由和署名為“弗蘭克·杰克遜”的偽造的加拿大護照,也來到了墨西哥。

      艾廷貢給兩個小組分別下達的任務是:西克羅斯小組用直接攻占托洛茨基住所的方式將其殺死;卡里達德小組則要以拉蒙為主角,他應利用與西爾維亞的戀愛關系逐漸接近托洛茨基,伺機行刺。

      西爾維亞在拉蒙之前就從巴黎回到了她的出生地紐約,拉蒙在墨西哥落腳后不久,1940年初,西爾維亞也來到了此地。通過西爾維亞的引見,拉蒙與托洛茨基周圍的人員有了一些接觸。在這些人面前,拉蒙仍保持著自己的獨立性,既不對他們從事的事業產生興趣,也不設法贏得他們的信任。他仍然裝扮成一名有錢的生意人,并向托洛茨基等人的活動提供資助,而他之所以要提供這種資助,似乎是“出于自己性格怪癖”,而不是因為他是托洛茨基的忠實信徒。

      起初,艾廷貢和他的上司蘇多普拉托夫及貝利亞把重點放在了西克羅斯小組。蘇多普拉托夫把曾在托洛茨基身邊工作過的蘇聯女特工瑪麗亞·德·拉斯·埃拉斯提供的托洛茨基住所各個房間的平面圖、她對托洛茨基保鏢的鑒定,以及對托洛茨基秘書處活動的分析資料,一并提供給了西克羅斯小組。貝利亞則把在西歐執行秘密任務的特工格里古列維奇召回,讓他到墨西哥去加強西克羅斯小組。1940年1月格里古列維奇到達墨西哥,不久他和托洛茨基的一名保鏢謝爾登·哈特交上了朋友。

      這個時候,斯大林已通過簽署《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同希特勒化敵為友,而前不久他還大罵托洛茨基是希特勒的奸細,這一情況讓斯大林深感尷尬和難堪。恰在此時——1940年4月25日,托洛茨基又發表了《給蘇聯工人的信:你們受騙了》呼吁書,其中寫道:“進行十月革命是為了勞動人民的利益,而不是為了新的寄生蟲。但是,由于世界革命遲遲未來到,由于俄國工人階級的疲憊和(相當程度上是由于)落后,特別是農民的落后,在蘇維埃共和國的肌體上又產生了一個反人民的、強暴的和寄生的階層,其首領是斯大林……”接著,托洛茨基號召舉行起義來反對這個“新階層”,而為了準備“這一起義,需要一個新的黨,一個勇敢的、誠實的、革命的先進工人組織。第四國際所抱的宗旨就是在蘇聯建立一個這樣的黨”。

      斯大林讀完這份呼吁書后叫來了貝利亞,惱怒地警告說,他對這一切已經厭煩了,他懷疑內務人民委員部是否想了結這件事。貝利亞隨之督促蘇多普拉托夫和艾廷貢加快工作進度,因為現在離斯大林去年3月提出的在一年內必須解決托洛茨基的要求已過期一個月了,斯大林對此很不滿意。于是西克羅斯小組在準備尚不充分的情況下匆忙采取了行動。

      西克羅斯小組刺殺失敗

      1940年5月23日,輪到哈特為托洛茨基的別墅值班。黎明時分格里古列維奇敲開了別墅的大門,門剛被打開,西克羅斯小組的人員便沖了進去,并用步槍向托洛茨基所住的房間瘋狂射擊。由于是隔著門向里掃射的,所以不易擊中,托洛茨基的夫人在被槍聲驚醒后急忙抱著丈夫滾到了床下,夫妻二人因此毫發未損,但他們睡在另一房間的孫子則被炸傷。

      襲擊行動進行了大約20分鐘,由于哈特與格里古列維奇相識,擔心哈特會供出兇手,所以把他干掉了。事件發生后,以薩拉扎爾為首的一伙墨西哥警察馬上趕到了現場。他們發現托洛茨基一家的房間里彈痕累累,硝煙彌漫,而全家竟在這樣的打擊中無一人喪生,感到甚難理解,不久就產生了這樣的想法:是托洛茨基本人為了某種個人目的組織了這次襲擊。這種“個人目的”就是:毀損他的死對頭斯大林的聲譽和敦促墨西哥警方加強對他住宅的警備。這種想法一經產生,墨西哥警方便把托洛茨基及其周圍人當成主要嫌疑對象。

      對墨西哥警方的這種做法,托洛茨基甚是氣惱,但又無可奈何,只得給墨西哥總統寫信求助。求助信看來起到了積極作用,托洛茨基住宅的防御能力很快就得到了加強:在他的房門上安裝了鐵甲,窗戶安上了鋼制的百葉窗,壘高了院子的圍墻,增建了瞭望崗樓,還送給了托洛茨基一件防彈的馬甲。顯然,以后想再采用這種突襲的方式刺殺托洛茨基變得更加困難了。

      刺殺行動失敗后,貝利亞很生氣,甚至對西克羅斯小組的忠誠產生了懷疑。蘇多普拉托夫向他解釋說,失敗的原因在于事先準備不足,該小組成員缺乏經驗,專業水平也較低,但他們對事業的真誠毋庸置疑。

      拉蒙獨力完成刺殺

      不久后,艾廷貢給蘇多普拉托夫傳來新消息,說拉蒙在接近托洛茨基方面取得了較大進展,若能獲得批準,他打算實施另一方案,即安排拉蒙去行刺托洛茨基。對于這一方案,蘇多普拉托夫本不陌生,但當真要實施時他卻產生了顧慮,因為一旦拉蒙在行刺時被捕,就有可能因招供而導致針對托洛茨基及其黨羽的整個蘇聯特工網的瓦解。于是他向貝利亞匯報和請示。貝利亞也感到不好定奪,兩人一起去面見了斯大林。斯大林在弄清了事情的緣由后向他們重申,除托洛茨基本人外,在他的營壘中并無其他重要政治人物。因此,“對托洛茨基采取行動就意味著整個托洛茨基運動的破產……應著手實施另一套方案”。

      艾廷貢在得知莫斯科已同意實施另一套方案的消息后,立即與拉蒙一起研究了托洛茨基別墅的警戒系統,以便選取刺殺所用的武器。最后達成的共識是,用刀子或登山運動員使用的冰斧,因為這種武器便于隱藏和攜帶,而且在行刺時不會發出大的響聲,從而不易被托洛茨基的警衛人員發覺而及時趕來救援,這樣拉蒙在刺死托洛茨基后便有機會逃脫。其次他們還研究了拉蒙一旦被捉住將如何回答他的行刺動機的問題。他們認為拉蒙應把這次行動說成是出于他個人對托洛茨基的厭惡,是為了報私仇。具體來說拉蒙可作這樣的回答:他聽說托洛茨基堅決反對西爾維亞同他結婚,他是為了同西爾維亞的愛情才這么干的。此外,托洛茨基分子企圖將他捐助的資金用于個人目的,而不是用于組織的需要。托洛茨基本人則力勸他參加國際恐怖主義組織,以謀殺斯大林和其他蘇聯領導人。所有這些都讓他忍無可忍,因此才下定決心干掉他的仇敵托洛茨基。

      1940年8月20日是個天氣晴朗的日子,但拉蒙卻在這天晚上身穿雨衣來到了托洛茨基家中,雨衣口袋里裝著一把鋒利的小鑿冰斧。進屋后,拉蒙把雨衣輕輕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拿出一篇為托洛茨基辯護的文章請他修改。就在托洛茨基聚精會神地閱讀此文時,拉蒙悄悄地取出了冰斧。接著他舉起冰斧,向托洛茨基的頭部猛力砸去,但就在冰斧落下的一剎那,托洛茨基略微轉了一下頭,結果改變了受打擊的部位,未能將他當場殺死。但托洛茨基當即血流如注,并放聲哀嚎。殷紅的鮮血和凄厲的哀嚎聲竟讓這名殺手一時亂了方寸。聽到慘叫聲的警衛人員迅速沖進房間,將正驚慌失措的拉蒙擒獲。

      正坐在別墅外的汽車里等待拉蒙的艾廷貢等人發現別墅里已明顯亂作一團后,不得不悄悄撤離。托洛茨基則于第二天在醫院里去世。

      得到托洛茨基被刺身亡的消息后,貝利亞非常高興,表示要給艾廷貢等人以獎勵,同時指示蘇多普拉托夫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拉蒙,所聘用的律師需要證明這起謀殺案純屬托洛茨基運動的內訌及混亂所致。后來的事實證明,拉蒙提供的證詞給了律師很大幫助。整個受審期間,拉蒙始終堅持他曾與艾廷貢商定的關于刺殺動機的說法,拒不承認此事與蘇聯情報部門有關。這樣一來,這一事件不僅沒有把莫斯科置于窘境,反而為它攻擊、嘲弄托洛茨基及其黨徒提供了口實。

      1940年8月24日,《真理報》刊登了一條簡訊:“塔斯社倫敦8月22日電。倫敦電臺今天報道:托洛茨基因其親信之一的暗殺,顱骨破裂而在墨西哥醫院去世。”同一天,《真理報》發表了題為《國際間諜之死》的社論。社論一上來講的仍是托洛茨基是被誰人所殺,而且借用的還是來自另一個國家的消息:“據美國報紙報道,近年來僑居墨西哥的托洛茨基遭人暗殺。刺客為雅克·莫爾丹·汪頓德拉伊什,是托洛茨基的親信和追隨者之一。”接著社論按時間順序一一列舉了托洛茨基的歷史“罪狀”,而這些“罪狀”表明,“托洛茨基走過了一條從事背叛和出賣、政治上的兩面派和偽裝的漫長道路”。社論的最后部分再次強調了是誰刺殺托洛茨基:“托洛茨基陷入自己織成的羅網無法自拔而墮落到人格極端蛻化。正是他的擁護者們殺死了他……曾經策劃過兇狠地暗殺基洛夫、古比雪夫、馬·高爾基的托洛茨基,他本人成了他自己炮制的陰謀、背叛和罪惡活動的犧牲品。這個卑鄙的人就這樣不體面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在額頭上刻著國際間諜和殺人犯的印記走進了墳墓。”

      1960年5月6日,被判刑20年的拉蒙獲釋出獄,蘇聯方面先安排他去了古巴,很快又把他接到了蘇聯。5月25日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向赫魯曉夫報告了拉蒙獲釋一事。5月31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頒布了一項非公開的命令:“因完成一項特別任務并在執行任務中表現出英雄主義和勇敢精神,授予佩爾謝·拉蒙·伊萬諾維奇同志蘇聯英雄稱號,同時授予他列寧勛章和金星獎章。”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