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揭秘中南海第一支便衣保衛隊:以身擋“刺客”

    2015-11-30 10:40:03

    來源:文匯報 選稿:成昭遠

      在共和國創建的前夕,專門組建了一支150多人的便衣保衛隊。這是一支特殊的隊伍,他們年輕、忠誠,忍辱負重,吃苦耐勞,甘當無名英雄,為共和國的初創和保衛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安全建立了功勛。

      便衣警衛重心移向中南海

      大約在1949年的8月,中共中央領袖與中央機關開始向中南海搬遷。毛澤東正式遷移中南海究竟從哪一天開始計算,一直難以找到確切的文字記載。因為從6月15日后,毛澤東工作完畢沒有回香山,而是留住中南海的情況多了起來,因而安全警衛工作的重心,從此逐漸就由香山轉移到中南海了。

      據當時在北平糾察總隊的李明回憶:“1949年1月北平解放后,糾察總隊就先在中南海駐守了半年,后來中央警備團的幾個連接替糾察總隊守衛中南海,便衣保衛隊也派了一個分隊在中南海執行任務,糾察總隊就陸續撤出來了。”

      那時,北平街面上最多見的就是人力車,公共汽車和有軌電車不多,小轎車就更少見了。所以當中共領袖們頻繁在城里活動,小汽車隊一出現,進進出出中南海,就顯得十分搶眼。

      一些暗藏的國民黨特務早就盯上了中南海。他們一看到路上的小汽車多了起來,就分析可能是共產黨的高級干部來了,多次準備進行暗殺活動。特別有一段時間,西單長安大戲院前,有時候晚上停靠的小汽車特別多,由此可以推測是共產黨的高級干部在那里看戲,特務們便蹲守在那里,尋找下手的機會。但由于中央首長身邊的警衛很嚴密,使特務分子根本無法靠近行刺。

      毛澤東那時也很愛外出看戲。為了保證他的絕對安全,每當他到戲院的時候,有關方面都要在沿途和戲院周圍布置警戒,便衣隊隊員也參與執勤。毛澤東身邊的警衛們,都身著便衣,散坐在戲院里的觀眾席位,每時每刻都提防著意外的發生,而戲院里的其他觀眾很難辨認出他們的真實身份。

      由于長期生活戰斗在山鄉農村,搬進中南海之后,毛澤東不太習慣這里的生活環境,而且毛澤東還有一個難以忍受的情況,就是感覺非常“不自由”。他出入中南海都得向葉子龍報告,身邊還得帶一大幫警衛隨員。

      毛澤東在中南海沒住幾天,就有點憋不住了。有一天,他突然對身邊的衛士李家驥說:“小李,咱倆兒去北平郊區走走,怎么樣?”

      李家驥為難地說:“不能去,會出危險。我擔不了這個責任。”

      “不用怕,我突然出去,他們不知道。我不相信壞人的耳朵就那么靈,我們馬上就走。”毛澤東想出其不意地“沖出”戒備森嚴的中南海,到郊區走走看看,和老百姓聊聊天。

      這下子讓李家驥陷入兩難,他既不能違反中南海的警衛規矩,又不好不服從毛澤東的指示,怎么辦呢?

      遲疑有頃,李家驥無奈地說:“主席,我和您不一樣,我必須執行規定的紀律,不然就要挨領導的批評、處分了。”

      聽李家驥這么一說,毛澤東也沉默了,繼而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個規定沒有錯,但把我和群眾分隔開不行啊!我見不到群眾就憋得發慌。我是共產黨的主席,人民的領袖,見不到人民還算什么主席、領袖呢?我們共產黨人,各級領導是魚,人民群眾是水,魚離不開水,離開水,魚就渴死了。”

      過了片刻,毛澤東又感慨地對李家驥說:“唉,我這個主席不如你們好,我沒有自由啊!”

      違規帶槍進入會場的某部軍長

      1949年的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28周年紀念日。

      中共中央決定在北平的先農壇召開慶祝大會,中共中央5位書記都將出席這個紀念大會,毛澤東還將在會上發表題為《論人民民主專政》的講話。

      7月1日那天,奉命負責保衛出席大會中央領導同志安全的便衣隊隊員們,按時來到了先農壇的慶祝會現場,并迅速站到了各自崗位上。慶祝會的主席臺就設在體育場坐西向東的位置,在與會代表大都進入會場后,周恩來、劉少奇、朱德、任弼時等中央領導也來到了會場。

      就在這時,擔任會場內警衛的便衣隊隊員接到大會門衛打來一個電話,報告說:某部一位軍長違反規定帶槍進入會場,因不聽勸阻而被門衛下了槍。但那位軍長不服氣,和門衛發生了激烈爭執。

      此事直接關系大會的安全紀律,便衣隊隊員們立即通過秘書處工作人員向主持大會的周恩來做了報告。周恩來接過電話直接與那位軍長通了話,在詢問他的單位和姓名后,周恩來嚴肅地說:“不準帶武器進入會場是中央的規定,上至中央領導,下至每個參會同志,任何人都不能例外,你為什么要違反?”

      那位軍長得知與他通話的是周副主席,知道闖了大禍,趕快向周恩來檢討并承認錯誤。周恩來這才緩和了一下口氣說:“若不是看在你是剛從前方回來的,認錯態度比較好,今天不但要下你的槍,還要將你扣起來呢。現在,我準許你回單位繼續檢討,聽候處理!”

      周恩來放下電話,還特地走到便衣隊隊員們面前,夸獎道:“好啊,你們這種認真、負責執行中央規定的精神,值得表揚。”

      這時,毛澤東的汽車開來了。他在警衛戰士的護衛下走上主席臺,和全場的同志們一道歡呼:

      “慶祝黨的28歲生日!”

      “中國共產黨萬歲!”

      歡呼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整個先農壇體育場都沸騰了。

      這是一個熱烈的、隆重的、慶賀勝利的、激情洋溢的大會。大會圓滿告結后,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都陸續離開了會場。

      細心的周恩來卻沒有忘記剛才受到批評的那位軍長,他拉過便衣隊員劉滿昌,對他說:“請你把剛才那位在門口鬧事的軍長張振武找來。”

      張振武軍長一路小跑而來。他40歲上下,身材魁梧,面帶威嚴,在長征時期他就是紅軍營長了,因作戰勇猛,后升任為某部軍長。不久前,他才從湖南前線調回北京。

      周恩來伸出手來和張軍長握了手,讓他坐在自己身邊,向他詢問了前線的一些情況,繼而問他對剛才的事有什么想法?

      張軍長激動地說:“報告周副主席!是我錯了。向您承認錯誤后,我也向負責門衛的同志做了自我批評。我原來片面地認為軍人應該槍不離身,對中央規定開會不許帶武器的安全考慮并不理解。所以犯了錯誤,我再次向您檢討。”

      周恩來說:“你能很快認識錯誤這很好。共產黨員,特別是我們的高級干部,能夠做到這一點非常必要。希望你回到部隊也以這個事件來教育廣大干部和戰士,使我們的部隊成為既能打仗,又會建設,成為遵紀守法的模范。今后我們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也需要這樣的軍隊來捍衛。”

      周恩來的話,讓張軍長的緊張情緒逐漸松弛下來。他站起身來向周恩來保證:“請周副主席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周恩來滿意地笑了,同他一起乘車離開了體育場。

      便衣隊區隊長以身擋“刺客”

      1949年下半年,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將要召開,其安全警衛工作是建國前夕最重大的政治保衛任務,也是為開國大典進行的一次安全警衛預演。

      為了保證會議的絕對安全,中央社會部和軍委公安部都作出了重要指示,由中央警衛處、便衣保衛隊、北平市公安局和北平糾察總隊,共同組成了保衛政協聯合指揮所,對保衛政協大會實行統一領導。

      與此同時,駐守中南海的便衣保衛隊的個別隊員還奉命執行了一項絕對保密的政治任務。

      就在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預備會召開的前一天,羅瑞卿、李克農以及中央辦公廳警衛處正副處長汪東興、李福坤專門找進駐中南海的便衣保衛隊分隊長劉忠談話。

      李福坤向劉忠交代說:“組織上交給你一個艱巨而光榮的重大任務,要誓死保衛毛主席和黨中央的安全!”

      而此時劉忠聽著李福坤的交代,心中不禁有點疑惑地問道:“李處長,我們現在的工作不就是在保衛毛主席黨中央嗎?”

      李福坤看出了劉忠的不解,接著說道:“這次交給你的是一項非常特殊的任務。據我們得到的情報推測,在這次政協會議的代表中,可能隱藏著一名刺客,他可能利用代表的身份來刺殺或暗害毛主席。”

      “我們現在懷疑的這個對象就坐在主席臺下距離毛主席不遠的地方,所以我們準備把你安排到這人右前面的座位上,你要嚴密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一旦發現他有要行刺的跡象,你不能開槍,只能用身體阻擋在他的前面。你切不可有半點疏忽,要絕對保衛毛主席的安全。為了完成這個任務,你要當一回政協會議代表,我們會發給你一張代表證。”

      領受了任務的劉忠,內心再難平抑下來。他想,一切都豁出去了,個人生死早已不在話下,一切行動都要確保毛主席的安全,堅決完成黨交給自己的任務。

      政協召開預備會議那天,毛澤東也到會了。劉忠也以代表的身份,坐在了那個被懷疑對象的右前方。當會休時間,許多代表步出會場稍事休息。劉忠見毛澤東也從主席臺的座位上站起了身,而他座位左后的被監視對象也站了起來。劉忠內心一陣緊張,趕快跟著站起來,用身體遮擋住了那人看主席臺方向的視線。

      劉忠的左阻右擋,把那人惹火了,他當場和劉忠吵了起來,他說:“你為什么擋我的道,我要去看毛主席!”劉忠也強詞奪理道:“我在給你閃道,你還老擠我。我幾次給你騰道,你又不走,你這個人怎么搞的?”旁邊的許多代表不知實情,也來責怪劉忠不該擋人家的道,一時會場內吵嚷成了一團。

      走在前面的毛澤東也聽到了吵鬧聲,回過頭來。這時劉忠發現,毛澤東身后早已緊跟著好幾位保衛工作的領導,有羅瑞卿、李克農、汪東興、李福坤等人,他們幾乎把毛澤東圍在了人墻中間。這下,他心里稍有幾分放心了。

      劉忠繼續與可疑對象周旋著,盡力阻擋他的腳步,直到毛澤東等人步出了會場的二道門,根本看不見了,他才放過了身后的那位“照顧對象”。

      很久以后劉忠才知道,當時領導還布置了便衣隊另外幾個同志在門外待命,要他們看劉忠的動作行事,一旦劉忠動手,他們就立即上去接應。

      據說那個被懷疑的對象,后來好像被公安部門逮捕了,但那人究竟是否受命刺殺毛澤東則不得而知。但一場與假想刺客的暗中搏斗一直進行到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結束,在此期間,劉忠時刻準備著沖上前去,用自己的生命和赤誠保衛毛澤東的安全,他也由此有幸成為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持有代表證的非代表。

      (摘自《領袖身邊特殊衛隊》王凡劉東平著 中國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揭秘中南海第一支便衣保衛隊:以身擋“刺客”

    2015年11月30日 10:40 來源:文匯報

      在共和國創建的前夕,專門組建了一支150多人的便衣保衛隊。這是一支特殊的隊伍,他們年輕、忠誠,忍辱負重,吃苦耐勞,甘當無名英雄,為共和國的初創和保衛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安全建立了功勛。

      便衣警衛重心移向中南海

      大約在1949年的8月,中共中央領袖與中央機關開始向中南海搬遷。毛澤東正式遷移中南海究竟從哪一天開始計算,一直難以找到確切的文字記載。因為從6月15日后,毛澤東工作完畢沒有回香山,而是留住中南海的情況多了起來,因而安全警衛工作的重心,從此逐漸就由香山轉移到中南海了。

      據當時在北平糾察總隊的李明回憶:“1949年1月北平解放后,糾察總隊就先在中南海駐守了半年,后來中央警備團的幾個連接替糾察總隊守衛中南海,便衣保衛隊也派了一個分隊在中南海執行任務,糾察總隊就陸續撤出來了。”

      那時,北平街面上最多見的就是人力車,公共汽車和有軌電車不多,小轎車就更少見了。所以當中共領袖們頻繁在城里活動,小汽車隊一出現,進進出出中南海,就顯得十分搶眼。

      一些暗藏的國民黨特務早就盯上了中南海。他們一看到路上的小汽車多了起來,就分析可能是共產黨的高級干部來了,多次準備進行暗殺活動。特別有一段時間,西單長安大戲院前,有時候晚上停靠的小汽車特別多,由此可以推測是共產黨的高級干部在那里看戲,特務們便蹲守在那里,尋找下手的機會。但由于中央首長身邊的警衛很嚴密,使特務分子根本無法靠近行刺。

      毛澤東那時也很愛外出看戲。為了保證他的絕對安全,每當他到戲院的時候,有關方面都要在沿途和戲院周圍布置警戒,便衣隊隊員也參與執勤。毛澤東身邊的警衛們,都身著便衣,散坐在戲院里的觀眾席位,每時每刻都提防著意外的發生,而戲院里的其他觀眾很難辨認出他們的真實身份。

      由于長期生活戰斗在山鄉農村,搬進中南海之后,毛澤東不太習慣這里的生活環境,而且毛澤東還有一個難以忍受的情況,就是感覺非常“不自由”。他出入中南海都得向葉子龍報告,身邊還得帶一大幫警衛隨員。

      毛澤東在中南海沒住幾天,就有點憋不住了。有一天,他突然對身邊的衛士李家驥說:“小李,咱倆兒去北平郊區走走,怎么樣?”

      李家驥為難地說:“不能去,會出危險。我擔不了這個責任。”

      “不用怕,我突然出去,他們不知道。我不相信壞人的耳朵就那么靈,我們馬上就走。”毛澤東想出其不意地“沖出”戒備森嚴的中南海,到郊區走走看看,和老百姓聊聊天。

      這下子讓李家驥陷入兩難,他既不能違反中南海的警衛規矩,又不好不服從毛澤東的指示,怎么辦呢?

      遲疑有頃,李家驥無奈地說:“主席,我和您不一樣,我必須執行規定的紀律,不然就要挨領導的批評、處分了。”

      聽李家驥這么一說,毛澤東也沉默了,繼而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個規定沒有錯,但把我和群眾分隔開不行啊!我見不到群眾就憋得發慌。我是共產黨的主席,人民的領袖,見不到人民還算什么主席、領袖呢?我們共產黨人,各級領導是魚,人民群眾是水,魚離不開水,離開水,魚就渴死了。”

      過了片刻,毛澤東又感慨地對李家驥說:“唉,我這個主席不如你們好,我沒有自由啊!”

      違規帶槍進入會場的某部軍長

      1949年的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28周年紀念日。

      中共中央決定在北平的先農壇召開慶祝大會,中共中央5位書記都將出席這個紀念大會,毛澤東還將在會上發表題為《論人民民主專政》的講話。

      7月1日那天,奉命負責保衛出席大會中央領導同志安全的便衣隊隊員們,按時來到了先農壇的慶祝會現場,并迅速站到了各自崗位上。慶祝會的主席臺就設在體育場坐西向東的位置,在與會代表大都進入會場后,周恩來、劉少奇、朱德、任弼時等中央領導也來到了會場。

      就在這時,擔任會場內警衛的便衣隊隊員接到大會門衛打來一個電話,報告說:某部一位軍長違反規定帶槍進入會場,因不聽勸阻而被門衛下了槍。但那位軍長不服氣,和門衛發生了激烈爭執。

      此事直接關系大會的安全紀律,便衣隊隊員們立即通過秘書處工作人員向主持大會的周恩來做了報告。周恩來接過電話直接與那位軍長通了話,在詢問他的單位和姓名后,周恩來嚴肅地說:“不準帶武器進入會場是中央的規定,上至中央領導,下至每個參會同志,任何人都不能例外,你為什么要違反?”

      那位軍長得知與他通話的是周副主席,知道闖了大禍,趕快向周恩來檢討并承認錯誤。周恩來這才緩和了一下口氣說:“若不是看在你是剛從前方回來的,認錯態度比較好,今天不但要下你的槍,還要將你扣起來呢。現在,我準許你回單位繼續檢討,聽候處理!”

      周恩來放下電話,還特地走到便衣隊隊員們面前,夸獎道:“好啊,你們這種認真、負責執行中央規定的精神,值得表揚。”

      這時,毛澤東的汽車開來了。他在警衛戰士的護衛下走上主席臺,和全場的同志們一道歡呼:

      “慶祝黨的28歲生日!”

      “中國共產黨萬歲!”

      歡呼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整個先農壇體育場都沸騰了。

      這是一個熱烈的、隆重的、慶賀勝利的、激情洋溢的大會。大會圓滿告結后,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都陸續離開了會場。

      細心的周恩來卻沒有忘記剛才受到批評的那位軍長,他拉過便衣隊員劉滿昌,對他說:“請你把剛才那位在門口鬧事的軍長張振武找來。”

      張振武軍長一路小跑而來。他40歲上下,身材魁梧,面帶威嚴,在長征時期他就是紅軍營長了,因作戰勇猛,后升任為某部軍長。不久前,他才從湖南前線調回北京。

      周恩來伸出手來和張軍長握了手,讓他坐在自己身邊,向他詢問了前線的一些情況,繼而問他對剛才的事有什么想法?

      張軍長激動地說:“報告周副主席!是我錯了。向您承認錯誤后,我也向負責門衛的同志做了自我批評。我原來片面地認為軍人應該槍不離身,對中央規定開會不許帶武器的安全考慮并不理解。所以犯了錯誤,我再次向您檢討。”

      周恩來說:“你能很快認識錯誤這很好。共產黨員,特別是我們的高級干部,能夠做到這一點非常必要。希望你回到部隊也以這個事件來教育廣大干部和戰士,使我們的部隊成為既能打仗,又會建設,成為遵紀守法的模范。今后我們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也需要這樣的軍隊來捍衛。”

      周恩來的話,讓張軍長的緊張情緒逐漸松弛下來。他站起身來向周恩來保證:“請周副主席放心,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周恩來滿意地笑了,同他一起乘車離開了體育場。

      便衣隊區隊長以身擋“刺客”

      1949年下半年,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將要召開,其安全警衛工作是建國前夕最重大的政治保衛任務,也是為開國大典進行的一次安全警衛預演。

      為了保證會議的絕對安全,中央社會部和軍委公安部都作出了重要指示,由中央警衛處、便衣保衛隊、北平市公安局和北平糾察總隊,共同組成了保衛政協聯合指揮所,對保衛政協大會實行統一領導。

      與此同時,駐守中南海的便衣保衛隊的個別隊員還奉命執行了一項絕對保密的政治任務。

      就在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預備會召開的前一天,羅瑞卿、李克農以及中央辦公廳警衛處正副處長汪東興、李福坤專門找進駐中南海的便衣保衛隊分隊長劉忠談話。

      李福坤向劉忠交代說:“組織上交給你一個艱巨而光榮的重大任務,要誓死保衛毛主席和黨中央的安全!”

      而此時劉忠聽著李福坤的交代,心中不禁有點疑惑地問道:“李處長,我們現在的工作不就是在保衛毛主席黨中央嗎?”

      李福坤看出了劉忠的不解,接著說道:“這次交給你的是一項非常特殊的任務。據我們得到的情報推測,在這次政協會議的代表中,可能隱藏著一名刺客,他可能利用代表的身份來刺殺或暗害毛主席。”

      “我們現在懷疑的這個對象就坐在主席臺下距離毛主席不遠的地方,所以我們準備把你安排到這人右前面的座位上,你要嚴密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一旦發現他有要行刺的跡象,你不能開槍,只能用身體阻擋在他的前面。你切不可有半點疏忽,要絕對保衛毛主席的安全。為了完成這個任務,你要當一回政協會議代表,我們會發給你一張代表證。”

      領受了任務的劉忠,內心再難平抑下來。他想,一切都豁出去了,個人生死早已不在話下,一切行動都要確保毛主席的安全,堅決完成黨交給自己的任務。

      政協召開預備會議那天,毛澤東也到會了。劉忠也以代表的身份,坐在了那個被懷疑對象的右前方。當會休時間,許多代表步出會場稍事休息。劉忠見毛澤東也從主席臺的座位上站起了身,而他座位左后的被監視對象也站了起來。劉忠內心一陣緊張,趕快跟著站起來,用身體遮擋住了那人看主席臺方向的視線。

      劉忠的左阻右擋,把那人惹火了,他當場和劉忠吵了起來,他說:“你為什么擋我的道,我要去看毛主席!”劉忠也強詞奪理道:“我在給你閃道,你還老擠我。我幾次給你騰道,你又不走,你這個人怎么搞的?”旁邊的許多代表不知實情,也來責怪劉忠不該擋人家的道,一時會場內吵嚷成了一團。

      走在前面的毛澤東也聽到了吵鬧聲,回過頭來。這時劉忠發現,毛澤東身后早已緊跟著好幾位保衛工作的領導,有羅瑞卿、李克農、汪東興、李福坤等人,他們幾乎把毛澤東圍在了人墻中間。這下,他心里稍有幾分放心了。

      劉忠繼續與可疑對象周旋著,盡力阻擋他的腳步,直到毛澤東等人步出了會場的二道門,根本看不見了,他才放過了身后的那位“照顧對象”。

      很久以后劉忠才知道,當時領導還布置了便衣隊另外幾個同志在門外待命,要他們看劉忠的動作行事,一旦劉忠動手,他們就立即上去接應。

      據說那個被懷疑的對象,后來好像被公安部門逮捕了,但那人究竟是否受命刺殺毛澤東則不得而知。但一場與假想刺客的暗中搏斗一直進行到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結束,在此期間,劉忠時刻準備著沖上前去,用自己的生命和赤誠保衛毛澤東的安全,他也由此有幸成為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持有代表證的非代表。

      (摘自《領袖身邊特殊衛隊》王凡劉東平著 中國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