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紅色高棉游擊隊躲入深山25年:子孫后代只能近親通婚

    2015-11-30 10:44:55

    來源:南方網 選稿:成昭遠

      核心提示:共有22個孩子在避難中出生(他們的“部落”從12人增加到了34人)。他們從沒見過其他人。孩子們長大成人之后,近親通婚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近日,在臘塔納基里省,容春窿(前)和家人聚在門前,他們與世隔絕已有25年了

    圖片說明:一支柬埔寨紅色高棉小股游擊隊告別“野人”生活,重返家園

      為躲避入侵的越南軍隊,柬埔寨紅色高棉一小股游擊隊1979年躲入茫茫叢林,以野果為食、猛獸為伴。度過25年“野人”生活之后,上月初他們踏上歸途,外面的世界已是21世紀,昔日紅色高棉領導人已作古多年。日前,這支剛剛回歸現代社會的“野人部落”向記者講述了叢林求生的經歷。

      ——逃亡——

      密林深處直至不見歸路

      當越南軍隊1979年1月占領自己的村落時,紅色高棉戰士容春窿未及多想就和朋友、家人一起逃進柬埔寨東北部的深山。但他沒有想到,這次逃亡會長達25年。

      現年39歲的列芒隨隊出逃時僅有15歲。談起村莊陷落時的情形,列芒說:“我親眼看見3人被殺,怎么能再在這種地方呆下去?絕對不行。”越南軍隊在叢林外圍展開搜捕,他們一次次退向密林更深處。

      容春窿回憶說:“一聽到槍聲或者人們伐木的聲音,我們就立即轉移。”在柬埔寨首都金邊東北400公里的臘塔納基里省,他與闊別25年的親眷相擁而泣。

      他們一次次搬遷,一次次遠離家園。“我都記不清這些年里搭建過多少棚子容身了,”容春窿說,直到迷失在柬老邊境的密林深處,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苦熬——

      赤身裸體虎狼蚊蟲為伴

      逃亡之初,這支包括4個家庭、幾十口人的游擊隊帶走了一切可帶之物,從槍支、刀子、衣服到糧食、食鹽以及鍋碗瓢盆。

      然而,當逃亡生涯從幾個星期延長到幾個月乃至幾年時,這些人被迫開始了“野人”生活。衣服穿破了,他們赤身裸體;孩子出生了,他們把樹葉、樹皮制成“衣服”,給孩子遮擋嚴寒和傳播瘧疾的蚊蟲;叢林中有虎狼、毒蛇,還有越戰遺留的地雷。

      “我們只想活下來,”列芒說,“任何咽得下的東西都是我們的食物———紅蟻、老鼠、毒蛇、鳥肉,甚至樹根。”不過,他們會把鳥類銜來的種子留下,因為還要種出僅有的口糧。

      共有22個孩子在避難中出生(他們的“部落”從12人增加到了34人)。他們從沒見過其他人。孩子們長大成人之后,近親通婚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回歸——

      拾到輪胎制“波爾布特鞋”

      隨著成員健康狀況普遍惡化,隊伍的領頭人決定:回歸是唯一的活路。

      懷抱5個月大的幼子,列芒的妻子說,“我們想回來,卻沒人能帶我們走出來。”“那我們也得出來,我死也要死在一個好些的地方,不能在叢林里悲傷地死去,”列芒說。

      決定回來之后,他們用碰巧拾到的一只輪胎制成“波爾布特鞋”,開始尋找歸途。不過,他們當時還不知道,紅色高棉前領導人波爾布特已于1998年4月15日病故。

      幾天之后,他們在柬埔寨鄰國老撾被警察收留,并在聯合國難民署官員資助下返回家園。又驚又喜的親眷們拿出米酒、肉湯和新鮮木瓜,歡慶親人從死亡和被遺忘的邊緣回歸。

      ——變遷——

      叢林青年看到汽車模樣

      現年60歲的婦人農空塔說:“我就感覺他們藏在叢林里,但聯系不上,真為他們感到遺憾。”她向歸來的逃亡者講述了柬埔寨1993年恢復君主立憲制、波爾布特去世以及一切他們不知道的變遷。

      對那些出生在叢林里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對現代社會唯一的認識或許就是天上偶爾駛過的飛機。他們看到飛機在天空留下白煙。20來歲的芒卡揚就是其中之一,他說:“我在林子里時,只見過狗熊、毒蛇和小鹿,但現在我見到了許多不同的東西,感覺就像從黑暗走進光明。”

      一輛卡車停在他的身后。他喝了口酒,接著說:“我想感謝老人們勇敢地帶我走出叢林,否則我絕不會知道汽車是什么樣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紅色高棉游擊隊躲入深山25年:子孫后代只能近親通婚

    2015年11月30日 10:44 來源:南方網

      核心提示:共有22個孩子在避難中出生(他們的“部落”從12人增加到了34人)。他們從沒見過其他人。孩子們長大成人之后,近親通婚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近日,在臘塔納基里省,容春窿(前)和家人聚在門前,他們與世隔絕已有25年了

    圖片說明:一支柬埔寨紅色高棉小股游擊隊告別“野人”生活,重返家園

      為躲避入侵的越南軍隊,柬埔寨紅色高棉一小股游擊隊1979年躲入茫茫叢林,以野果為食、猛獸為伴。度過25年“野人”生活之后,上月初他們踏上歸途,外面的世界已是21世紀,昔日紅色高棉領導人已作古多年。日前,這支剛剛回歸現代社會的“野人部落”向記者講述了叢林求生的經歷。

      ——逃亡——

      密林深處直至不見歸路

      當越南軍隊1979年1月占領自己的村落時,紅色高棉戰士容春窿未及多想就和朋友、家人一起逃進柬埔寨東北部的深山。但他沒有想到,這次逃亡會長達25年。

      現年39歲的列芒隨隊出逃時僅有15歲。談起村莊陷落時的情形,列芒說:“我親眼看見3人被殺,怎么能再在這種地方呆下去?絕對不行。”越南軍隊在叢林外圍展開搜捕,他們一次次退向密林更深處。

      容春窿回憶說:“一聽到槍聲或者人們伐木的聲音,我們就立即轉移。”在柬埔寨首都金邊東北400公里的臘塔納基里省,他與闊別25年的親眷相擁而泣。

      他們一次次搬遷,一次次遠離家園。“我都記不清這些年里搭建過多少棚子容身了,”容春窿說,直到迷失在柬老邊境的密林深處,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苦熬——

      赤身裸體虎狼蚊蟲為伴

      逃亡之初,這支包括4個家庭、幾十口人的游擊隊帶走了一切可帶之物,從槍支、刀子、衣服到糧食、食鹽以及鍋碗瓢盆。

      然而,當逃亡生涯從幾個星期延長到幾個月乃至幾年時,這些人被迫開始了“野人”生活。衣服穿破了,他們赤身裸體;孩子出生了,他們把樹葉、樹皮制成“衣服”,給孩子遮擋嚴寒和傳播瘧疾的蚊蟲;叢林中有虎狼、毒蛇,還有越戰遺留的地雷。

      “我們只想活下來,”列芒說,“任何咽得下的東西都是我們的食物———紅蟻、老鼠、毒蛇、鳥肉,甚至樹根。”不過,他們會把鳥類銜來的種子留下,因為還要種出僅有的口糧。

      共有22個孩子在避難中出生(他們的“部落”從12人增加到了34人)。他們從沒見過其他人。孩子們長大成人之后,近親通婚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回歸——

      拾到輪胎制“波爾布特鞋”

      隨著成員健康狀況普遍惡化,隊伍的領頭人決定:回歸是唯一的活路。

      懷抱5個月大的幼子,列芒的妻子說,“我們想回來,卻沒人能帶我們走出來。”“那我們也得出來,我死也要死在一個好些的地方,不能在叢林里悲傷地死去,”列芒說。

      決定回來之后,他們用碰巧拾到的一只輪胎制成“波爾布特鞋”,開始尋找歸途。不過,他們當時還不知道,紅色高棉前領導人波爾布特已于1998年4月15日病故。

      幾天之后,他們在柬埔寨鄰國老撾被警察收留,并在聯合國難民署官員資助下返回家園。又驚又喜的親眷們拿出米酒、肉湯和新鮮木瓜,歡慶親人從死亡和被遺忘的邊緣回歸。

      ——變遷——

      叢林青年看到汽車模樣

      現年60歲的婦人農空塔說:“我就感覺他們藏在叢林里,但聯系不上,真為他們感到遺憾。”她向歸來的逃亡者講述了柬埔寨1993年恢復君主立憲制、波爾布特去世以及一切他們不知道的變遷。

      對那些出生在叢林里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對現代社會唯一的認識或許就是天上偶爾駛過的飛機。他們看到飛機在天空留下白煙。20來歲的芒卡揚就是其中之一,他說:“我在林子里時,只見過狗熊、毒蛇和小鹿,但現在我見到了許多不同的東西,感覺就像從黑暗走進光明。”

      一輛卡車停在他的身后。他喝了口酒,接著說:“我想感謝老人們勇敢地帶我走出叢林,否則我絕不會知道汽車是什么樣子。”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