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老紅軍講長征故事:長征給了我翱翔的力量

          2016-10-17 09:30:21

          來源:人民日報 選稿:郁婷藶

          原標題:老紅軍講長征故事:長征給了我翱翔的力量

            原標題:百歲老紅軍、紅色飛行員方槐 長征給了我翱翔的力量(聽老紅軍講長征故事)

          方槐(右一)向官兵們講述長征故事。資料照片

            年近百歲的老紅軍方槐精神頭不錯,只是聽力衰退了。方老的笑容很慈祥,講到開心處笑得燦爛而純真,讓人很難想到,這是一位歷經戰火洗禮的鐵血軍人。

            方槐是江西于都人,1917年出生,1932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經歷了中央蘇區反“圍剿”斗爭和長征,抗日戰爭時期在新疆航空訓練班學習。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二級獨立自由、二級解放勛章,1998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啊!對!長征!”采訪開始,看到記者在電腦上打出的“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方老有些激動,眼睛亮了,聲調也高了。

            踏上征途

            1932年2月入伍時,方槐還不滿15歲,個頭“沒有一支槍高”。在紅軍這所大學校里,他成長很快,先后擔任通信員、副班長、班長、排長、干事,至紅軍長征前,已是一名“老兵”了。

            1934年9月,紅軍行軍途中,在一個叫平安塞的地方宿營。此處距方槐家鄉銀坑圩很近,時任紅一軍團野戰醫院政治處俱樂部主任的方槐請假回家探望。政委批準后指示:時間很緊,吃過飯還要夜行軍,兩個小時趕回部隊。

            在兩位戰友的陪同下,方槐趕回家。到家時母親正在做飯,見到他特別高興。家里沒鹽沒有做菜,母親要殺只雞,煮熟給他們拌辣椒吃。3個年輕人等不及,只站在家門口和鄉親們聊了會兒天,就匆匆歸隊。分別時母親問方槐:“你兩三年沒有回來,這次回來又不住下就要走,什么時候還能回來?”

            “要打仗,打了勝仗后,再回來看你們。”方槐帶著不舍決然離去,投入到中國革命的洪流中,投入到追求真理和光明的征途之上。而這個普通家庭的命運,也由此融入家國興亡的大背景下,當他們再次團聚,已是新中國成立后的1950年。

            長征路上,方槐擔任過“收容隊”的領隊人,帶領戰士們檢查各單位群眾紀律,督促和收容掉隊人員,將重傷員和病號寄留在百姓家中。在會理,他調任紅一軍團政治部青年部干事兼青年干事訓練班班長,帶領青訓班的同志們參加了飛奪瀘定橋、爬雪山、過草地等行動。到達陜北后,他調到紅十五軍團工作,先后任干事、科長和青年部部長等,參加了東征、西征和山城堡戰役。

            80多年過去,方槐關于長征的一些記憶變得模糊,但他對其中的重要節點和大事件印象深刻。提起血戰湘江時部隊的慘重傷亡,他說道:“毛主席沒有出來嘛(沒有軍事指揮權)!”憶及遵義會議,他說,“毛主席出來了!”并作著勝利的手勢。

            坎坷磨礪

            談起長征途中吃的苦、遇的險,老人擺了擺手說:“為了紅軍勝利,那都不算啥。”

            在女兒方蕾眼中,方老是個堅強而樂觀的人,無論遇到什么困難或坎坷,都以苦為樂,一笑置之。

            方蕾說,幾年前方老的表達要流暢得多。散步時會向年輕人講起往昔。有一次,一顆炮彈在附近爆炸,炸起的土幾乎把他埋了。過貴陽后,部隊三天三夜沒正式吃飯喝水,他的包里有顆咸蛋,雖餓得發慌,但因沒水喝一直沒敢吃。到了云南邊界遇到小溪,才拿出來和三個同志吃掉。

            經歷戰爭年代磨礪,方槐形成了做事認真、生活節約的習慣。離休后,他練書法、種花、釣魚,每件事都干得認認真真,頗有成績。他自己很節約——前幾年手腳利落時還自己補襪子,并把洗完衣服的水存起來沖廁所,但獻愛心捐款時卻出手大方。

            “(戰爭年代)我沒被打死,還算不錯。”方老笑瞇瞇地說,“首長說我‘能吃苦、不怕死’!”那么,究竟吃了哪些苦,哪件事彰顯了舍生忘死的英雄氣概?恐怕只有長征路上的萬水千山才講得清吧。

            志學飛行

            “陳云同志對我講,你到新疆去學個飛行吧?”方老至今記得陳云找他談話的情景,回憶至此,依然自豪和興奮。

            1937年12月底,正在抗日軍政大學學習的方槐接到八路軍后方政治部通知,要他到中央組織部去,陳云同志要與他談話。見面后,陳云很親切地問了他的基本情況,拿出一張《解放日報》讓他讀其中一篇文章。陳云聽后說,還不錯,算個有文化的人。

            陳云介紹了黨中央決定選調一批同志到新疆去學航空知識的情況,并詢問方槐的想法。方槐表示堅決服從中央決定,只是擔心自己文化程度低,怕學不好辜負組織的培養。陳云聽后爽朗地笑了起來,表示堅信他一定能學得好,將來一定會成為紅色空軍的優秀飛機師。

            長征路上頻頻遭遇敵機,每當遇襲,同志們總是怒目朝天,心里不服氣地對著敵機大喊:“等我們有了飛機,非狠狠地揍你們不可!”基于這種經歷和情感,當組織讓方槐“飛上天”時,他下定決心,一定努力完成好任務。

            之后的歲月,方槐開始了飛行生涯。在新疆學飛行時,方槐和戰友們這些苦出身、文化低的“大兵”,刻苦學習,攻下諸多航空基礎理論課程,全數進入初教機訓練。

            方槐曾飛在新疆廣袤大地的上空,飛在東北的白山黑水間。他曾飛過天安門,也曾在碧空中俯瞰祖國的大好河山。但無論飛得多高多遠,他始終難忘自己參加長征的日子,“正是那時的砥礪、滋養、熏陶,給了我展翅翱翔的志向和力量。”

            近段時間,方老因身體原因住院休養,但老人始終念念不忘長征精神的傳承,他打算出院后到部隊、院校給孩子們講一講過去,引導大家不忘當年參加長征前輩們的初心和奮斗初衷,在新的征程上追逐新的夢想。

            (張 偉 穆 琳參與采寫)

          上一篇稿件

          老紅軍講長征故事:長征給了我翱翔的力量

          2016年10月17日 09:30 來源:人民日報

          原標題:老紅軍講長征故事:長征給了我翱翔的力量

            原標題:百歲老紅軍、紅色飛行員方槐 長征給了我翱翔的力量(聽老紅軍講長征故事)

          方槐(右一)向官兵們講述長征故事。資料照片

            年近百歲的老紅軍方槐精神頭不錯,只是聽力衰退了。方老的笑容很慈祥,講到開心處笑得燦爛而純真,讓人很難想到,這是一位歷經戰火洗禮的鐵血軍人。

            方槐是江西于都人,1917年出生,1932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經歷了中央蘇區反“圍剿”斗爭和長征,抗日戰爭時期在新疆航空訓練班學習。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二級獨立自由、二級解放勛章,1998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啊!對!長征!”采訪開始,看到記者在電腦上打出的“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方老有些激動,眼睛亮了,聲調也高了。

            踏上征途

            1932年2月入伍時,方槐還不滿15歲,個頭“沒有一支槍高”。在紅軍這所大學校里,他成長很快,先后擔任通信員、副班長、班長、排長、干事,至紅軍長征前,已是一名“老兵”了。

            1934年9月,紅軍行軍途中,在一個叫平安塞的地方宿營。此處距方槐家鄉銀坑圩很近,時任紅一軍團野戰醫院政治處俱樂部主任的方槐請假回家探望。政委批準后指示:時間很緊,吃過飯還要夜行軍,兩個小時趕回部隊。

            在兩位戰友的陪同下,方槐趕回家。到家時母親正在做飯,見到他特別高興。家里沒鹽沒有做菜,母親要殺只雞,煮熟給他們拌辣椒吃。3個年輕人等不及,只站在家門口和鄉親們聊了會兒天,就匆匆歸隊。分別時母親問方槐:“你兩三年沒有回來,這次回來又不住下就要走,什么時候還能回來?”

            “要打仗,打了勝仗后,再回來看你們。”方槐帶著不舍決然離去,投入到中國革命的洪流中,投入到追求真理和光明的征途之上。而這個普通家庭的命運,也由此融入家國興亡的大背景下,當他們再次團聚,已是新中國成立后的1950年。

            長征路上,方槐擔任過“收容隊”的領隊人,帶領戰士們檢查各單位群眾紀律,督促和收容掉隊人員,將重傷員和病號寄留在百姓家中。在會理,他調任紅一軍團政治部青年部干事兼青年干事訓練班班長,帶領青訓班的同志們參加了飛奪瀘定橋、爬雪山、過草地等行動。到達陜北后,他調到紅十五軍團工作,先后任干事、科長和青年部部長等,參加了東征、西征和山城堡戰役。

            80多年過去,方槐關于長征的一些記憶變得模糊,但他對其中的重要節點和大事件印象深刻。提起血戰湘江時部隊的慘重傷亡,他說道:“毛主席沒有出來嘛(沒有軍事指揮權)!”憶及遵義會議,他說,“毛主席出來了!”并作著勝利的手勢。

            坎坷磨礪

            談起長征途中吃的苦、遇的險,老人擺了擺手說:“為了紅軍勝利,那都不算啥。”

            在女兒方蕾眼中,方老是個堅強而樂觀的人,無論遇到什么困難或坎坷,都以苦為樂,一笑置之。

            方蕾說,幾年前方老的表達要流暢得多。散步時會向年輕人講起往昔。有一次,一顆炮彈在附近爆炸,炸起的土幾乎把他埋了。過貴陽后,部隊三天三夜沒正式吃飯喝水,他的包里有顆咸蛋,雖餓得發慌,但因沒水喝一直沒敢吃。到了云南邊界遇到小溪,才拿出來和三個同志吃掉。

            經歷戰爭年代磨礪,方槐形成了做事認真、生活節約的習慣。離休后,他練書法、種花、釣魚,每件事都干得認認真真,頗有成績。他自己很節約——前幾年手腳利落時還自己補襪子,并把洗完衣服的水存起來沖廁所,但獻愛心捐款時卻出手大方。

            “(戰爭年代)我沒被打死,還算不錯。”方老笑瞇瞇地說,“首長說我‘能吃苦、不怕死’!”那么,究竟吃了哪些苦,哪件事彰顯了舍生忘死的英雄氣概?恐怕只有長征路上的萬水千山才講得清吧。

            志學飛行

            “陳云同志對我講,你到新疆去學個飛行吧?”方老至今記得陳云找他談話的情景,回憶至此,依然自豪和興奮。

            1937年12月底,正在抗日軍政大學學習的方槐接到八路軍后方政治部通知,要他到中央組織部去,陳云同志要與他談話。見面后,陳云很親切地問了他的基本情況,拿出一張《解放日報》讓他讀其中一篇文章。陳云聽后說,還不錯,算個有文化的人。

            陳云介紹了黨中央決定選調一批同志到新疆去學航空知識的情況,并詢問方槐的想法。方槐表示堅決服從中央決定,只是擔心自己文化程度低,怕學不好辜負組織的培養。陳云聽后爽朗地笑了起來,表示堅信他一定能學得好,將來一定會成為紅色空軍的優秀飛機師。

            長征路上頻頻遭遇敵機,每當遇襲,同志們總是怒目朝天,心里不服氣地對著敵機大喊:“等我們有了飛機,非狠狠地揍你們不可!”基于這種經歷和情感,當組織讓方槐“飛上天”時,他下定決心,一定努力完成好任務。

            之后的歲月,方槐開始了飛行生涯。在新疆學飛行時,方槐和戰友們這些苦出身、文化低的“大兵”,刻苦學習,攻下諸多航空基礎理論課程,全數進入初教機訓練。

            方槐曾飛在新疆廣袤大地的上空,飛在東北的白山黑水間。他曾飛過天安門,也曾在碧空中俯瞰祖國的大好河山。但無論飛得多高多遠,他始終難忘自己參加長征的日子,“正是那時的砥礪、滋養、熏陶,給了我展翅翱翔的志向和力量。”

            近段時間,方老因身體原因住院休養,但老人始終念念不忘長征精神的傳承,他打算出院后到部隊、院校給孩子們講一講過去,引導大家不忘當年參加長征前輩們的初心和奮斗初衷,在新的征程上追逐新的夢想。

            (張 偉 穆 琳參與采寫)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