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蔣介石為了兒子蔣經國“放水”長征?

          2016-10-27 10:11:02

          來源:光明日報 選稿:郁婷藶

          原標題:蔣介石為了兒子蔣經國“放水”長征?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開始實施戰略轉移。在經歷一年艱苦卓絕的長征后,中共中央終于克服重重艱難險阻,于1935年10月勝利到達陜北,保存了基干力量。這次萬里長征堪稱世界軍事史上的壯舉,然而近年來卻遭到極少數人的質疑,其中“蔣介石‘放水’說”最具代表性。如蔣緯國便認為:“當時與其說是沒有包圍成功而被中共突圍,不如說是我們放水。”他還評論:“以當時的情況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政治戰略,我們隨著共軍進入云貴川,使中國達成真正的統一。”

            有一位海外女作者也說:“毫無疑問,蔣介石有意放走了紅軍主力、中共中央與毛澤東”“蔣介石此時的戰略計劃是把四川建成將來對日本作戰的大后方,即他所說的‘復興民族之根據地’……他的作法是把紅軍趕進這些省去,使這些省的軍閥由于害怕紅軍落腳,不得不讓中央軍進來幫助他們。”她甚至推斷:“蔣介石放走紅軍還有一個更秘密的純私人動機:他要斯大林釋放在蘇聯做人質九年的兒子經國。”

            不難看出,這種說法一方面是為蔣介石“追剿”失敗辯解;另一方面的潛臺詞則是認為紅軍長征之所以能取得勝利,乃是由于蔣介石“放水”。事實上,這一觀點根本不能成立。首先,第五次“圍剿”后期,蔣介石為了避免在進攻中央蘇區核心區域時損失過大,故運用“驅其離巢”之策略,在西面留出缺口,同時加大其他方向的壓力,逼迫紅軍西走。這主要是出于他對“剿共”軍事形勢的考量,從表面上看雖貌似“放水”,但其實乃是欲擒故縱,他早已在“遠處張網”,部署了多道封鎖線。試想,如果蔣介石故意“放水”紅軍去西南,那不設封鎖線豈不更便于紅軍西撤和中央軍尾隨嗎?可見,所謂“放水”之說明顯有失偏頗。

            其次,中央紅軍突圍后不久,蔣介石便在日記中勉勵自己:“不可錯過剿匪成功之大好機會。”并不斷調兵遣將,嚴令追堵,企圖用多道封鎖線剿滅紅軍,“務殲滅竄匪于湘水以東”“阻其入黔”。這一時期,他最擔心中央紅軍沿紅六軍團西征故道,經黔東北上,與湘西二、六軍團或川北紅四方面軍會合,因此企圖在湘桂黔邊予以全殲,不讓其進入貴州。試想,如果蔣介石故意“放水”紅軍去西南,紅軍又怎會在湘江一戰中損失過半?從這個角度來看,那種認為蔣介石“放水”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

            再次,紅軍進入貴州后,蔣介石雖然開始將追剿紅軍和解決西南兩個問題結合起來考慮,以求一石二鳥,但在其內心中,“此時仍以先破赤匪為要也”,所以頻繁調動各部防堵,并無驅趕紅軍進入四川之意。試想,如果蔣介石有意驅趕紅軍去四川,紅軍又怎會北渡長江受阻,以至于不得不四渡赤水、費盡周折?此后在紅軍經金沙江、大渡河北上期間,蔣介石同樣興師動眾,處心積慮欲消滅紅軍,并在日記中對未能達此目的屢屢表示懊惱。由此看來,所謂“放水”之說顯然是一種臆測。

            至于那位海外女作者言之鑿鑿地認定蔣介石“放水”的另一動機是為了換回其子蔣經國,更是無稽之談。1931年,當宋慶齡建議釋放共產國際聯絡員牛蘭夫婦以換回蔣經國時,蔣介石堅決回絕:“余寧使經兒不還,或任被蘇俄殘殺,決不愿以害國之罪犯而換我親子也。”所以,蔣介石“放水”長征一說是完全錯誤的。

            (盧毅,作者單位: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

          上一篇稿件

          蔣介石為了兒子蔣經國“放水”長征?

          2016年10月27日 10:11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蔣介石為了兒子蔣經國“放水”長征?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開始實施戰略轉移。在經歷一年艱苦卓絕的長征后,中共中央終于克服重重艱難險阻,于1935年10月勝利到達陜北,保存了基干力量。這次萬里長征堪稱世界軍事史上的壯舉,然而近年來卻遭到極少數人的質疑,其中“蔣介石‘放水’說”最具代表性。如蔣緯國便認為:“當時與其說是沒有包圍成功而被中共突圍,不如說是我們放水。”他還評論:“以當時的情況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政治戰略,我們隨著共軍進入云貴川,使中國達成真正的統一。”

            有一位海外女作者也說:“毫無疑問,蔣介石有意放走了紅軍主力、中共中央與毛澤東”“蔣介石此時的戰略計劃是把四川建成將來對日本作戰的大后方,即他所說的‘復興民族之根據地’……他的作法是把紅軍趕進這些省去,使這些省的軍閥由于害怕紅軍落腳,不得不讓中央軍進來幫助他們。”她甚至推斷:“蔣介石放走紅軍還有一個更秘密的純私人動機:他要斯大林釋放在蘇聯做人質九年的兒子經國。”

            不難看出,這種說法一方面是為蔣介石“追剿”失敗辯解;另一方面的潛臺詞則是認為紅軍長征之所以能取得勝利,乃是由于蔣介石“放水”。事實上,這一觀點根本不能成立。首先,第五次“圍剿”后期,蔣介石為了避免在進攻中央蘇區核心區域時損失過大,故運用“驅其離巢”之策略,在西面留出缺口,同時加大其他方向的壓力,逼迫紅軍西走。這主要是出于他對“剿共”軍事形勢的考量,從表面上看雖貌似“放水”,但其實乃是欲擒故縱,他早已在“遠處張網”,部署了多道封鎖線。試想,如果蔣介石故意“放水”紅軍去西南,那不設封鎖線豈不更便于紅軍西撤和中央軍尾隨嗎?可見,所謂“放水”之說明顯有失偏頗。

            其次,中央紅軍突圍后不久,蔣介石便在日記中勉勵自己:“不可錯過剿匪成功之大好機會。”并不斷調兵遣將,嚴令追堵,企圖用多道封鎖線剿滅紅軍,“務殲滅竄匪于湘水以東”“阻其入黔”。這一時期,他最擔心中央紅軍沿紅六軍團西征故道,經黔東北上,與湘西二、六軍團或川北紅四方面軍會合,因此企圖在湘桂黔邊予以全殲,不讓其進入貴州。試想,如果蔣介石故意“放水”紅軍去西南,紅軍又怎會在湘江一戰中損失過半?從這個角度來看,那種認為蔣介石“放水”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

            再次,紅軍進入貴州后,蔣介石雖然開始將追剿紅軍和解決西南兩個問題結合起來考慮,以求一石二鳥,但在其內心中,“此時仍以先破赤匪為要也”,所以頻繁調動各部防堵,并無驅趕紅軍進入四川之意。試想,如果蔣介石有意驅趕紅軍去四川,紅軍又怎會北渡長江受阻,以至于不得不四渡赤水、費盡周折?此后在紅軍經金沙江、大渡河北上期間,蔣介石同樣興師動眾,處心積慮欲消滅紅軍,并在日記中對未能達此目的屢屢表示懊惱。由此看來,所謂“放水”之說顯然是一種臆測。

            至于那位海外女作者言之鑿鑿地認定蔣介石“放水”的另一動機是為了換回其子蔣經國,更是無稽之談。1931年,當宋慶齡建議釋放共產國際聯絡員牛蘭夫婦以換回蔣經國時,蔣介石堅決回絕:“余寧使經兒不還,或任被蘇俄殘殺,決不愿以害國之罪犯而換我親子也。”所以,蔣介石“放水”長征一說是完全錯誤的。

            (盧毅,作者單位:中央黨校黨史教研部)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