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紅軍的對手——國民黨人看長征

          2016-11-2 17:14:37

          來源:新華社 作者:李濤、蔡琳琳、李悅 選稿:王永娟

            紅軍開始長征后,蔣介石先后調集了上百萬重兵進行圍追堵截。除國民黨中央軍外,還有粵軍、桂軍、湘軍、黔軍、滇軍、川軍、川康軍、西北軍、東北軍及馬家軍騎兵等地方軍閥部隊,天上飛機偵察轟炸,地上大軍一路追堵,企圖畢其功于一役,徹底“剿滅”紅軍。然而,英勇的紅軍將士克服重重艱險,走過萬水千山,歷經九死一生,最終會師陜甘,取得了偉大勝利,譜寫了一部氣壯山河的英雄史詩。

            紅軍的對手——參與圍堵的國民黨將領又是如何看待紅軍及其長征的呢?

            蔣介石:朱、毛匪部竄于川南時,對人民毫無騷擾

            1935年1月底,中央紅軍一渡赤水后,主力由猿猴場迅速通過川南邊區的古藺官山老林,經敘永東面的大寨,直逼敘永縣城。

            “四川王”劉湘急電潘文華令入黔各部火速回援敘永、古藺,并電令入黔增援的劉兆藜旅、周成虎警衛大隊立即回撤至敘永、古藺邊區的桂花場、登子場一線防堵;同時調尚未進入黔北的陳萬仞師袁筱如旅和魏楷部配備在江岸設防的部隊,亦分別集結馳赴敘永共同防御。

            一時間,敘永地區的國民黨軍竟達十萬之眾,軍用糧秣供應浩繁,民倉告匱,耗及種籽,加之軍紀敗壞,燒殺搶掠時有發生,百姓叫苦不迭。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紅軍所到之處紀律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深得民心。

            蔣介石深知民心向背的重要,特意給劉湘、潘文華發去密電:“據報,前朱、毛匪部竄于川南時,對人民毫無騷擾,有因餓取食土中蘿卜者,每取一頭,必置銅元一枚于土中;又到敘永時,捉獲團總四人,僅就內中貪污者一人殺斃,余均釋放,借此煽惑民眾,等情。希嚴飭所屬軍隊、團隊,……愛護民眾,勿為匪所利用。”

            從蔣介石的電文中,不難看出當年紅軍在長征途中紀律如鐵贏得民心的事實。

            胡宗南:老頭子要我們剿匪,等于判我們無期徒刑

            胡宗南是蔣介石最寵愛的門生,也是升官速度最快的。他從黃埔軍校畢業,短短8年間便爬至“王牌第一師”的中將師長,在黃埔一期生中當屬首位。

            1935年春,中央紅軍由四川北上,紅四方面軍亦有西渡嘉陵江的跡象,蔣介石電令胡宗南率第1師就近擇要攔阻。

            4月上旬,胡宗南派第1團從甘肅徽縣趕往四川廣元,占據烏龍堡,企圖憑借嘉陵江之險,阻擊紅四方面軍渡江部隊。但第1團沒有阻止紅四方面軍渡過嘉陵江,反被包圍在烏龍堡里痛擊了兩天,死傷500余人。胡宗南急令駐守陽平關、楊木壩一帶的2個獨立營馳援解圍,不料又被紅軍打得七零八落。

            這一仗對胡宗南的自信心是一個嚴重打擊。此役后,他再也不敢派遣1個團以下的部隊單獨行動了。

            7月,蔣介石將第49師、第60師、第61師、第2師補充旅、第1補充旅等部先后調至松潘上下包座地區,連同第1師,共4個師又2個旅,合編為“西北追剿縱隊”,以胡宗南為總指揮,部署在松潘、漳臘方向,阻擊紅軍北上。

            兵強馬壯的胡宗南頓感底氣陡增,積極布防,準備立下“安邦定國之豐功”。

            誰知,第1師加強營先是在毛兒蓋遭到紅軍痛擊。幾天后,第4團又在松潘西南30余里處遭紅軍突襲,死傷300余人。8月底,第49師在包座一役中幾乎全軍覆沒。

            連吃敗仗的胡宗南信心喪失殆盡,私下對部屬發牢騷:“老頭子要我們剿匪,等于判我們無期徒刑。”

            張學良: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途疲憊,還能擊敗東北軍,是值得深思的

            1934年11月,紅25軍撤離鄂豫皖蘇區,開始長征。蔣介石電令張學良率東北軍主力一路“追剿”,進入陜甘蘇區。

            自參加“剿共”以來,東北軍屢遭紅軍重創,損兵折將。尤其是奉調陜北后,兩個月里便連遭重創。

            先是1935年10月1日,東北軍第110師師部和2個團在甘泉勞山被紅15軍團全殲,師長何立中以下1000余人喪命,3700余人被俘。隨后,第107師1個團又1個營在甘泉以南榆林橋被殲,傷亡300余人,團長高福源以下1800余人做了紅軍的俘虜。

            還沒容張學良從失利的陰影中緩過神來,11月21日,紅一方面軍主力發起直羅鎮戰役。激戰至24日,全殲東北軍第109師和第106師1個團,擊斃師長牛元峰以下1000余人,俘虜5300余人。

            張學良聞訊,唏噓不已:“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途疲憊,還能擊敗東北軍,是值得深思的。我常對我的部下說,我們都是帶兵的,這萬里長征,你們誰能帶?誰能把軍隊帶成這個樣子,帶得都跟你走?還不是早就帶沒了!”

            紅軍和長征給張學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致半個多世紀后,仍念念不忘。

            1991年,張學良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口述歷史研究中心的訪談,談到毛澤東和紅軍長征時感慨地說:“毛澤東這個人啊,天生能領導。都是帶兵的,萬里長征……我要領,會領沒了,他(士兵)不跟你走,他跑了。他(毛澤東)能統御,他有這個力量。”(新華社北京10月6日電李濤、蔡琳琳、李悅)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紅軍的對手——國民黨人看長征

          2016年11月2日 17:14 來源:新華社

            紅軍開始長征后,蔣介石先后調集了上百萬重兵進行圍追堵截。除國民黨中央軍外,還有粵軍、桂軍、湘軍、黔軍、滇軍、川軍、川康軍、西北軍、東北軍及馬家軍騎兵等地方軍閥部隊,天上飛機偵察轟炸,地上大軍一路追堵,企圖畢其功于一役,徹底“剿滅”紅軍。然而,英勇的紅軍將士克服重重艱險,走過萬水千山,歷經九死一生,最終會師陜甘,取得了偉大勝利,譜寫了一部氣壯山河的英雄史詩。

            紅軍的對手——參與圍堵的國民黨將領又是如何看待紅軍及其長征的呢?

            蔣介石:朱、毛匪部竄于川南時,對人民毫無騷擾

            1935年1月底,中央紅軍一渡赤水后,主力由猿猴場迅速通過川南邊區的古藺官山老林,經敘永東面的大寨,直逼敘永縣城。

            “四川王”劉湘急電潘文華令入黔各部火速回援敘永、古藺,并電令入黔增援的劉兆藜旅、周成虎警衛大隊立即回撤至敘永、古藺邊區的桂花場、登子場一線防堵;同時調尚未進入黔北的陳萬仞師袁筱如旅和魏楷部配備在江岸設防的部隊,亦分別集結馳赴敘永共同防御。

            一時間,敘永地區的國民黨軍竟達十萬之眾,軍用糧秣供應浩繁,民倉告匱,耗及種籽,加之軍紀敗壞,燒殺搶掠時有發生,百姓叫苦不迭。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紅軍所到之處紀律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深得民心。

            蔣介石深知民心向背的重要,特意給劉湘、潘文華發去密電:“據報,前朱、毛匪部竄于川南時,對人民毫無騷擾,有因餓取食土中蘿卜者,每取一頭,必置銅元一枚于土中;又到敘永時,捉獲團總四人,僅就內中貪污者一人殺斃,余均釋放,借此煽惑民眾,等情。希嚴飭所屬軍隊、團隊,……愛護民眾,勿為匪所利用。”

            從蔣介石的電文中,不難看出當年紅軍在長征途中紀律如鐵贏得民心的事實。

            胡宗南:老頭子要我們剿匪,等于判我們無期徒刑

            胡宗南是蔣介石最寵愛的門生,也是升官速度最快的。他從黃埔軍校畢業,短短8年間便爬至“王牌第一師”的中將師長,在黃埔一期生中當屬首位。

            1935年春,中央紅軍由四川北上,紅四方面軍亦有西渡嘉陵江的跡象,蔣介石電令胡宗南率第1師就近擇要攔阻。

            4月上旬,胡宗南派第1團從甘肅徽縣趕往四川廣元,占據烏龍堡,企圖憑借嘉陵江之險,阻擊紅四方面軍渡江部隊。但第1團沒有阻止紅四方面軍渡過嘉陵江,反被包圍在烏龍堡里痛擊了兩天,死傷500余人。胡宗南急令駐守陽平關、楊木壩一帶的2個獨立營馳援解圍,不料又被紅軍打得七零八落。

            這一仗對胡宗南的自信心是一個嚴重打擊。此役后,他再也不敢派遣1個團以下的部隊單獨行動了。

            7月,蔣介石將第49師、第60師、第61師、第2師補充旅、第1補充旅等部先后調至松潘上下包座地區,連同第1師,共4個師又2個旅,合編為“西北追剿縱隊”,以胡宗南為總指揮,部署在松潘、漳臘方向,阻擊紅軍北上。

            兵強馬壯的胡宗南頓感底氣陡增,積極布防,準備立下“安邦定國之豐功”。

            誰知,第1師加強營先是在毛兒蓋遭到紅軍痛擊。幾天后,第4團又在松潘西南30余里處遭紅軍突襲,死傷300余人。8月底,第49師在包座一役中幾乎全軍覆沒。

            連吃敗仗的胡宗南信心喪失殆盡,私下對部屬發牢騷:“老頭子要我們剿匪,等于判我們無期徒刑。”

            張學良: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途疲憊,還能擊敗東北軍,是值得深思的

            1934年11月,紅25軍撤離鄂豫皖蘇區,開始長征。蔣介石電令張學良率東北軍主力一路“追剿”,進入陜甘蘇區。

            自參加“剿共”以來,東北軍屢遭紅軍重創,損兵折將。尤其是奉調陜北后,兩個月里便連遭重創。

            先是1935年10月1日,東北軍第110師師部和2個團在甘泉勞山被紅15軍團全殲,師長何立中以下1000余人喪命,3700余人被俘。隨后,第107師1個團又1個營在甘泉以南榆林橋被殲,傷亡300余人,團長高福源以下1800余人做了紅軍的俘虜。

            還沒容張學良從失利的陰影中緩過神來,11月21日,紅一方面軍主力發起直羅鎮戰役。激戰至24日,全殲東北軍第109師和第106師1個團,擊斃師長牛元峰以下1000余人,俘虜5300余人。

            張學良聞訊,唏噓不已:“紅軍經過二萬五千里長途疲憊,還能擊敗東北軍,是值得深思的。我常對我的部下說,我們都是帶兵的,這萬里長征,你們誰能帶?誰能把軍隊帶成這個樣子,帶得都跟你走?還不是早就帶沒了!”

            紅軍和長征給張學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致半個多世紀后,仍念念不忘。

            1991年,張學良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口述歷史研究中心的訪談,談到毛澤東和紅軍長征時感慨地說:“毛澤東這個人啊,天生能領導。都是帶兵的,萬里長征……我要領,會領沒了,他(士兵)不跟你走,他跑了。他(毛澤東)能統御,他有這個力量。”(新華社北京10月6日電李濤、蔡琳琳、李悅)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