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rovsf"><delect id="rovsf"></delect></sub>
      1. <thead id="rovsf"><del id="rovsf"></del></thead>

      2. <thead id="rovsf"></thead>
      3. <table id="rovsf"><strong id="rovsf"><kbd id="rovsf"></kbd></strong></table>
      4. 
        
        <thead id="rovsf"></thead>
        1.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抗戰時期陜甘寧邊區遭遇重大危機:環縣自衛軍叛變

          2016-11-14 09:13:12

          來源:快樂老人報 作者:佚名 選稿:郁婷藶

          原標題:抗戰時期陜甘寧邊區遭遇重大危機:環縣自衛軍叛變

            本文摘自:《快樂老人報》2016年11月7日第16版,作者:佚名,原題:《環縣自衛軍叛變震驚陜甘寧邊區》

            1940年一二月間,陜甘寧邊區下轄的環縣在擴兵征糧中發生了全縣性的自衛軍叛變事件,史稱“環縣事變”。“環縣事變”是堪稱抗日民主模范的陜甘寧邊區面臨的一次重大危機。事變發生后,邊區政府多管齊下,積極應對,化危機為轉機,善后工作取得顯著的成效。(摘編自《中共黨史研究》《共產黨人》)

            事變:環縣自衛軍大范圍叛變

            環縣位于甘肅省東北部,地處陜甘寧三省交界。1936年6月,紅軍西征來到環縣,建立了革命政權。當時,由李富春擔任書記的陜甘寧省委就設在環縣的河連灣。1940年1月,在土匪趙思忠(外號趙老五,1936年在紅軍打擊下投靠國民黨)煽動下,環縣發生了全縣性的自衛軍(邊區不脫離生產任務的地方性群眾武裝團體)叛變。叛變首先發生在環縣耿灣區。1月15日,耿灣區自衛軍人員陳興俊謊稱自己喜歡槍,想看看營長胡仲學的槍好不好。當胡將槍交給他后,其他幾個叛軍一擁而上,將胡綁起來,并將其殘忍殺害。叛軍隨即襲擊了區政府,將區長朱文壽用矛戳死。接著,叛軍又轉到洪德區第二鄉,捉去了隴東專署派去的干部馬樹興及長征紅軍留下的女干部藺桂蘭等人。

            繼耿灣區自衛軍叛變后,車道區自衛軍也發生叛變,殺害了縣政府二科科長李嘉誠、縣工會主席白瑞賢等人。之后,這股逆流又迅速殃及虎洞、環城,這幾個區的自衛軍或集中起來的新兵,也都發生叛變。環縣政府當時共轄6個區、39個鄉。除毛井區外,其他各區都發生自衛軍叛變。據統計,“叛變的范圍,牽連到十七個鄉,參加叛變的自衛軍達九百人”(一說2000多人)。

            原因:隨意加大擴兵征糧

            “環縣事變”的發生固然與土匪趙思忠煽動蠱惑有關,也與環縣政府及一些干部在擴兵征糧工作中招致民怨分不開。

            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后,國民黨政府切斷了陜甘寧邊區的外援,并對邊區進行封鎖;日軍也加緊對邊區的進攻,造成河防吃緊。為保衛邊區,邊區政府加大了對救國公糧的征收量。同時,也加大征募新兵的數量。加之,這段時間內邊區自然災害頻發,人民負擔加重。而環縣政府不顧嚴重災情,無視民眾利益,隨意加大擴兵征糧任務,并且方式粗暴。

            環縣地方政府在征收公糧過程中提出了極端的口號,“提早完成”,“大量超過”,“不讓一顆糧食放在倉庫外邊”。在這樣的口號下繼續采取攤派加強迫命令的方式,比如攤派某人出4斗,不出就要加倍處罰,即變為8斗。環縣縣委宣傳部長田某在其主持工作的耿灣區一鄉開群眾會時說:“今天我給誰估計一石,就要出一石,如果誰不出,我就要加倍征收,再不出,就二鬼抽筋(就是拷吊)。”

            在擴兵上,強迫命令也到處存在。邊區分配給環縣的擴兵任務是290名,環縣政府則布置了350名,準備超額完成60名。有些區的干部把擴充隊員扣在窯內,隊員的父親要來看,干部們不讓看,反說“你們家有三個兒子要哭三次,有五個兒子要哭五次”等。

            這些在當地民眾中引起一種恐懼和埋怨的情緒。趙思忠借機大搞反共宣傳,造謠說:“征糧擴兵這是第一次,還有二次、三次、四次。”正是征糧擴兵中的種種弊端,導致了“環縣事變”的發生。

            善后:剿匪同時免征公糧

            “環縣事變”的發生震驚邊區。事變發生后,邊區政府及駐軍決定立即剿除趙思忠股匪。留守兵團司令員蕭勁光電令隴東駐軍警備2團:立即開赴環縣剿匪。1940年2月17日,警備2團攻下趙思忠在環縣的老巢甜水堡,趙匪最后躲進了甜水堡姚兒井溝的地窨子里。最后,地委動員環縣、曲子、華池等縣自衛軍2000多人,挖戰壕,修地道。趙思忠在絕望之際,帶領少數親隨,趁風雪之夜,從自衛軍包圍的薄弱部位突圍而走,后竄至寧夏下馬關的一處山洞里,病餓而死。3月7日,匪巢被全部搗毀,被擄去的工作人員全部被救回,被欺騙、脅迫的自衛軍和老百姓大多數返回家里。

            事變給邊區黨和政府敲響了警鐘,并引發了全黨的反思。在提升干部的素質和能力的同時,邊區政府和環縣政府調整了擴兵征糧政策。當年,環縣又逢大災,邊區政府從環縣的實際出發,前后捐款萬元,公糧百余石,救濟受災民眾。在邊區縣長聯席會議上決定環縣1940年免征公糧。

            在擴兵工作上,環縣政府也注意合理安排擴兵對象,同時減少擴兵數量,拋棄以前擴兵工作中的錯誤做法。這些舉措得到了民眾的認可和支持。1940年后,當地人民遵照毛澤東提出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號召,向荒山進軍,大量開荒種田,被邊區政府樹為“大生產模范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抗戰時期陜甘寧邊區遭遇重大危機:環縣自衛軍叛變

          2016年11月14日 09:13 來源:快樂老人報

          原標題:抗戰時期陜甘寧邊區遭遇重大危機:環縣自衛軍叛變

            本文摘自:《快樂老人報》2016年11月7日第16版,作者:佚名,原題:《環縣自衛軍叛變震驚陜甘寧邊區》

            1940年一二月間,陜甘寧邊區下轄的環縣在擴兵征糧中發生了全縣性的自衛軍叛變事件,史稱“環縣事變”。“環縣事變”是堪稱抗日民主模范的陜甘寧邊區面臨的一次重大危機。事變發生后,邊區政府多管齊下,積極應對,化危機為轉機,善后工作取得顯著的成效。(摘編自《中共黨史研究》《共產黨人》)

            事變:環縣自衛軍大范圍叛變

            環縣位于甘肅省東北部,地處陜甘寧三省交界。1936年6月,紅軍西征來到環縣,建立了革命政權。當時,由李富春擔任書記的陜甘寧省委就設在環縣的河連灣。1940年1月,在土匪趙思忠(外號趙老五,1936年在紅軍打擊下投靠國民黨)煽動下,環縣發生了全縣性的自衛軍(邊區不脫離生產任務的地方性群眾武裝團體)叛變。叛變首先發生在環縣耿灣區。1月15日,耿灣區自衛軍人員陳興俊謊稱自己喜歡槍,想看看營長胡仲學的槍好不好。當胡將槍交給他后,其他幾個叛軍一擁而上,將胡綁起來,并將其殘忍殺害。叛軍隨即襲擊了區政府,將區長朱文壽用矛戳死。接著,叛軍又轉到洪德區第二鄉,捉去了隴東專署派去的干部馬樹興及長征紅軍留下的女干部藺桂蘭等人。

            繼耿灣區自衛軍叛變后,車道區自衛軍也發生叛變,殺害了縣政府二科科長李嘉誠、縣工會主席白瑞賢等人。之后,這股逆流又迅速殃及虎洞、環城,這幾個區的自衛軍或集中起來的新兵,也都發生叛變。環縣政府當時共轄6個區、39個鄉。除毛井區外,其他各區都發生自衛軍叛變。據統計,“叛變的范圍,牽連到十七個鄉,參加叛變的自衛軍達九百人”(一說2000多人)。

            原因:隨意加大擴兵征糧

            “環縣事變”的發生固然與土匪趙思忠煽動蠱惑有關,也與環縣政府及一些干部在擴兵征糧工作中招致民怨分不開。

            抗戰進入相持階段后,國民黨政府切斷了陜甘寧邊區的外援,并對邊區進行封鎖;日軍也加緊對邊區的進攻,造成河防吃緊。為保衛邊區,邊區政府加大了對救國公糧的征收量。同時,也加大征募新兵的數量。加之,這段時間內邊區自然災害頻發,人民負擔加重。而環縣政府不顧嚴重災情,無視民眾利益,隨意加大擴兵征糧任務,并且方式粗暴。

            環縣地方政府在征收公糧過程中提出了極端的口號,“提早完成”,“大量超過”,“不讓一顆糧食放在倉庫外邊”。在這樣的口號下繼續采取攤派加強迫命令的方式,比如攤派某人出4斗,不出就要加倍處罰,即變為8斗。環縣縣委宣傳部長田某在其主持工作的耿灣區一鄉開群眾會時說:“今天我給誰估計一石,就要出一石,如果誰不出,我就要加倍征收,再不出,就二鬼抽筋(就是拷吊)。”

            在擴兵上,強迫命令也到處存在。邊區分配給環縣的擴兵任務是290名,環縣政府則布置了350名,準備超額完成60名。有些區的干部把擴充隊員扣在窯內,隊員的父親要來看,干部們不讓看,反說“你們家有三個兒子要哭三次,有五個兒子要哭五次”等。

            這些在當地民眾中引起一種恐懼和埋怨的情緒。趙思忠借機大搞反共宣傳,造謠說:“征糧擴兵這是第一次,還有二次、三次、四次。”正是征糧擴兵中的種種弊端,導致了“環縣事變”的發生。

            善后:剿匪同時免征公糧

            “環縣事變”的發生震驚邊區。事變發生后,邊區政府及駐軍決定立即剿除趙思忠股匪。留守兵團司令員蕭勁光電令隴東駐軍警備2團:立即開赴環縣剿匪。1940年2月17日,警備2團攻下趙思忠在環縣的老巢甜水堡,趙匪最后躲進了甜水堡姚兒井溝的地窨子里。最后,地委動員環縣、曲子、華池等縣自衛軍2000多人,挖戰壕,修地道。趙思忠在絕望之際,帶領少數親隨,趁風雪之夜,從自衛軍包圍的薄弱部位突圍而走,后竄至寧夏下馬關的一處山洞里,病餓而死。3月7日,匪巢被全部搗毀,被擄去的工作人員全部被救回,被欺騙、脅迫的自衛軍和老百姓大多數返回家里。

            事變給邊區黨和政府敲響了警鐘,并引發了全黨的反思。在提升干部的素質和能力的同時,邊區政府和環縣政府調整了擴兵征糧政策。當年,環縣又逢大災,邊區政府從環縣的實際出發,前后捐款萬元,公糧百余石,救濟受災民眾。在邊區縣長聯席會議上決定環縣1940年免征公糧。

            在擴兵工作上,環縣政府也注意合理安排擴兵對象,同時減少擴兵數量,拋棄以前擴兵工作中的錯誤做法。這些舉措得到了民眾的認可和支持。1940年后,當地人民遵照毛澤東提出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號召,向荒山進軍,大量開荒種田,被邊區政府樹為“大生產模范縣”。

          久色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