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aq2do"></s>
    
    
    <p id="aq2do"><option id="aq2do"><bdo id="aq2do"></bdo></option></p>
    東方網 >> 歷史頻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清代《海錯圖》不靠譜?科普達人破解30個謎題

    2017-1-9 08:49:56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蔡震 選稿:郁婷藶

    原標題:清代《海錯圖》不靠譜?科普達人破解30個謎題

      原標題:《海錯圖》就是海量錯圖?別蒙了! 這可是清代皇家珍藏的“海底總動員”

    本版動物插圖 均出自《海錯圖》

    “博物小亮”張辰亮

      最近,北京故宮博物院珍藏的一組奇葩的皇家畫譜《海錯圖》廣受矚目。這組圖譜,由清代畫家聶璜繪制,記錄了371種或奇異兇煞,或憨態可掬的海洋生物,圖文并茂錯雜繚亂,被稱為紫禁城里的“海底總動員”。“博物君”張辰亮自從2015年開始對《海錯圖》進行“學術”考察,出版了《海錯圖筆記》一書。昨日,他來南京舉辦讀者見面會,與揚子晚報記者聊起了《海錯圖》以及探尋《海錯圖》的那些事。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蔡震 文/攝

      來,聊聊這本有趣的《海錯圖》

      “海錯”不是“海了去的錯”

      是古代對于海洋生物總稱

      千百年來,人們對海洋的感知、了解并有序地利用,誕生了無數美妙的故事。《海錯圖》應該算是其中之一。張辰亮向記者介紹,“海錯”并非指錯誤,而是古代對于海洋生物的總稱,也表示種類繁多、錯雜的意思,出自《禹貢》“厥貢鹽絺,海物惟錯”。

      以當時及其后相當長一個時期的官方主流畫風為標準來看,《海錯圖》這部圖集遠不如蔣廷錫《鳥譜》等宮廷之作精美工細。但其對光怪陸離的水族如此全面細致的表現,在中國畫壇并不多見。或許正是這個原因,使得該冊頗得乾隆帝的贊賞。

      《海錯圖》筆觸細膩艷麗,收錄的海洋生物中除卻威風凜凜、憨態可掬、真實存在的海洋生物,更有光怪陸離的各類口耳相傳的神秘生物:龍首魚身的龍魚、頭生雙角的潛牛、鱉身人首的海和尚,以及鸚鵡魚、鴿子龜、寶石魚等。這些或存在于海中或存在于想象中的生物,在作者的生花妙筆下,神采奕奕,躍然紙上。

      看不到海洋生物圖譜

      作者聶璜決定自己畫一本

      在我國古代,有一類文人畫家以“務專”而聞名于世,但多涉蘭梅竹菊、人物花鳥。能夠把自己的全部創作精力與藝術生涯投入到海錯畫創作中并有所成的畫家甚少,而《海錯圖》的作者聶璜,即是這樣一位畫師。

      對于這位人士的歷史記載寥寥,只知其字存庵,錢塘人,生卒不詳,猜測是一位畫家兼生物愛好者。他苦于自古以來都沒有海洋生物的相關圖譜流傳,決定自己畫一本。康熙年間,聶璜游歷了天津、浙江、福建多地,考察沿海的生物。每看到一種,就把它畫下來,并翻閱群書進行考證,還會詢問當地漁民,來驗證古書中記載的真偽。

      經過幾十年積累,聶璜最終在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完成了《海錯圖》。聶璜用生動的圖片和文字描繪了300多種生物,幾乎涵蓋無脊椎動物和脊椎動物的大部分主要類群,還記載了不少海濱植物,以及親耳所聞的各種奇聞異事和風土人情。這本圖集頗具現代博物學風格。而且每種生物所配的文字,既有觀察記錄,又有文獻考證,并配趣味“小贊”一首,讀來令人興致盎然。

      完成《海錯圖》后

      大畫師就從歷史中消失了

      這也是聶璜唯一傳世的作品。之后,聶璜就從歷史中消失了,此書也沒了下落。直到雍正四年(1726年)這部書才重現江湖:這一年的皇宮檔案記載,太監蘇培盛,對,就是《甄嬛傳》里的那個蘇培盛,把海錯圖帶入了宮中。后來,因為得到乾隆皇帝的贊賞,《海錯圖》被重新裝裱,著錄于《石渠寶笈續編》。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圖錄類畫譜,表現內容涉及海洋生物、飛禽走獸、花卉等各類題材,而其中《海錯圖》最為獨特,也最引人注目。“大概皇帝身在深宮,又是北方人,沒見過南方沿海這么多生物,所以覺得這本書很好玩。”張辰亮告訴記者。

      遺憾的是,《海錯圖》至今并不“完整”。根據《石渠寶笈續編》的記載,《海錯圖》共有四冊。當年由于日本侵華,故宮文物南遷,如今前三冊《海錯圖》留在了北京故宮,而第四冊則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第四冊主要講的是‘蝦螺蟹’,從網上流傳的圖片中可以看出,這第四冊由于所繪主題更加易于觀察等原因,明顯畫風更加寫實。”張辰亮說。

      “博物小亮”和《海錯圖》的故事

      怎么這么怪?要破解一下!

      科普達人就這么和《海錯圖》耗上了

      張辰亮是科普達人,畢業于中國農業大學,昆蟲學碩士,經常在微博上幽默地“調戲”粉絲,他是粉絲達560萬的@博物雜志微博運營編輯,是網友們口中的“什么都知道”,粉絲們戲稱他為“博物小亮”。他又是怎么跟《海錯圖》“耗上”的?

      中學時一次故宮游玩 結緣《海錯圖》

      從小就對動物感興趣,尤其喜歡昆蟲的張辰亮告訴記者,“中學時有一次去故宮玩。身為生物愛好者的我,被書畫展區的一排動物畫譜吸引了。《鳥譜》《鵓鴿譜》《獸譜》,各種飛禽走獸,里面有一張是一頭黑豬。當時我覺得有點可笑,一頭豬也值得畫進皇家畫譜?”可是,當他看到最后一本《海錯圖》時,那頭豬已經完全不算什么了。“這本畫譜里全是稀奇古怪的海洋生物,畫風也和前幾本截然不同。說它是工筆畫吧,動物的神態又十分卡通;說它是漫畫吧,可又一本正經的樣子。太可愛了。而且這些動物似乎在現實中都有原型。記得有一幅是‘井魚’,畫的是一只頭頂噴水的大海獸,一眼即知其原型是鯨魚。”

      他已經破解了 30個《海錯圖》之謎

      張辰亮說他從2015年夏天開始進行“偵破”工作,遍訪國內沿海乃至日本、泰國等地,搜集一手素材,對《海錯圖》中的生物進行分析、考證,發現蛛絲馬跡,從而鑒定出畫中生物的真身。

      在探索和解讀聶璜《海錯圖》的過程中,張辰亮覺得自己就是在和一位幾百年前的科學愛好者對話。“很多人會對這種古代畫作感興趣,看到這種帶有些志怪性、博物學性的畫作,就想知道它畫的是什么,這么好的一本書放那沒人解讀很可惜。”這也是張辰亮寫這本書的初衷。

      張辰亮坦陳,他的《海錯圖筆記》就是他讀《海錯圖》時做的30篇筆記,“《海錯圖》畫了300多種海洋生物,我只考證了30篇,接下來還能否繼續,我在考慮中。”

      真偽難辨 他想破解《海錯圖》“謎案”

      張辰亮發現,《海錯圖》有很多“不靠譜”之處。比如有些動物聶璜未曾親見,僅根據別人描述繪制,外形有很大失真。關于生物性的記載,也是真假混雜。如此,激發了他“破案”的興趣。

      在考證的過程里,張辰亮發現有一些生物只屬于神話傳說,比如《海錯圖》里的“人魚”,魚以人名,手足俱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人魚是有幾千年歷史的傳說生物,在不同的傳說中有不同的形象,《海錯圖》里的這個應該算最丑的。”

      《海錯圖》里記錄的另一些生物既存在于傳說,也存在于現實。比如“鱷魚”,形態很像,但鱷魚身上卻多了火焰紋飾,“估計當時越南有在進貢國王的鱷魚身上畫火的紋飾的習俗,所以聶璜也照樣畫了。”還有海豚,“對照下,這幅畫畫得很像,只是多畫了兩只后肢,而海豚只有兩個前肢。”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清代《海錯圖》不靠譜?科普達人破解30個謎題

    2017年1月9日 08:49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清代《海錯圖》不靠譜?科普達人破解30個謎題

      原標題:《海錯圖》就是海量錯圖?別蒙了! 這可是清代皇家珍藏的“海底總動員”

    本版動物插圖 均出自《海錯圖》

    “博物小亮”張辰亮

      最近,北京故宮博物院珍藏的一組奇葩的皇家畫譜《海錯圖》廣受矚目。這組圖譜,由清代畫家聶璜繪制,記錄了371種或奇異兇煞,或憨態可掬的海洋生物,圖文并茂錯雜繚亂,被稱為紫禁城里的“海底總動員”。“博物君”張辰亮自從2015年開始對《海錯圖》進行“學術”考察,出版了《海錯圖筆記》一書。昨日,他來南京舉辦讀者見面會,與揚子晚報記者聊起了《海錯圖》以及探尋《海錯圖》的那些事。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蔡震 文/攝

      來,聊聊這本有趣的《海錯圖》

      “海錯”不是“海了去的錯”

      是古代對于海洋生物總稱

      千百年來,人們對海洋的感知、了解并有序地利用,誕生了無數美妙的故事。《海錯圖》應該算是其中之一。張辰亮向記者介紹,“海錯”并非指錯誤,而是古代對于海洋生物的總稱,也表示種類繁多、錯雜的意思,出自《禹貢》“厥貢鹽絺,海物惟錯”。

      以當時及其后相當長一個時期的官方主流畫風為標準來看,《海錯圖》這部圖集遠不如蔣廷錫《鳥譜》等宮廷之作精美工細。但其對光怪陸離的水族如此全面細致的表現,在中國畫壇并不多見。或許正是這個原因,使得該冊頗得乾隆帝的贊賞。

      《海錯圖》筆觸細膩艷麗,收錄的海洋生物中除卻威風凜凜、憨態可掬、真實存在的海洋生物,更有光怪陸離的各類口耳相傳的神秘生物:龍首魚身的龍魚、頭生雙角的潛牛、鱉身人首的海和尚,以及鸚鵡魚、鴿子龜、寶石魚等。這些或存在于海中或存在于想象中的生物,在作者的生花妙筆下,神采奕奕,躍然紙上。

      看不到海洋生物圖譜

      作者聶璜決定自己畫一本

      在我國古代,有一類文人畫家以“務專”而聞名于世,但多涉蘭梅竹菊、人物花鳥。能夠把自己的全部創作精力與藝術生涯投入到海錯畫創作中并有所成的畫家甚少,而《海錯圖》的作者聶璜,即是這樣一位畫師。

      對于這位人士的歷史記載寥寥,只知其字存庵,錢塘人,生卒不詳,猜測是一位畫家兼生物愛好者。他苦于自古以來都沒有海洋生物的相關圖譜流傳,決定自己畫一本。康熙年間,聶璜游歷了天津、浙江、福建多地,考察沿海的生物。每看到一種,就把它畫下來,并翻閱群書進行考證,還會詢問當地漁民,來驗證古書中記載的真偽。

      經過幾十年積累,聶璜最終在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完成了《海錯圖》。聶璜用生動的圖片和文字描繪了300多種生物,幾乎涵蓋無脊椎動物和脊椎動物的大部分主要類群,還記載了不少海濱植物,以及親耳所聞的各種奇聞異事和風土人情。這本圖集頗具現代博物學風格。而且每種生物所配的文字,既有觀察記錄,又有文獻考證,并配趣味“小贊”一首,讀來令人興致盎然。

      完成《海錯圖》后

      大畫師就從歷史中消失了

      這也是聶璜唯一傳世的作品。之后,聶璜就從歷史中消失了,此書也沒了下落。直到雍正四年(1726年)這部書才重現江湖:這一年的皇宮檔案記載,太監蘇培盛,對,就是《甄嬛傳》里的那個蘇培盛,把海錯圖帶入了宮中。后來,因為得到乾隆皇帝的贊賞,《海錯圖》被重新裝裱,著錄于《石渠寶笈續編》。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圖錄類畫譜,表現內容涉及海洋生物、飛禽走獸、花卉等各類題材,而其中《海錯圖》最為獨特,也最引人注目。“大概皇帝身在深宮,又是北方人,沒見過南方沿海這么多生物,所以覺得這本書很好玩。”張辰亮告訴記者。

      遺憾的是,《海錯圖》至今并不“完整”。根據《石渠寶笈續編》的記載,《海錯圖》共有四冊。當年由于日本侵華,故宮文物南遷,如今前三冊《海錯圖》留在了北京故宮,而第四冊則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第四冊主要講的是‘蝦螺蟹’,從網上流傳的圖片中可以看出,這第四冊由于所繪主題更加易于觀察等原因,明顯畫風更加寫實。”張辰亮說。

      “博物小亮”和《海錯圖》的故事

      怎么這么怪?要破解一下!

      科普達人就這么和《海錯圖》耗上了

      張辰亮是科普達人,畢業于中國農業大學,昆蟲學碩士,經常在微博上幽默地“調戲”粉絲,他是粉絲達560萬的@博物雜志微博運營編輯,是網友們口中的“什么都知道”,粉絲們戲稱他為“博物小亮”。他又是怎么跟《海錯圖》“耗上”的?

      中學時一次故宮游玩 結緣《海錯圖》

      從小就對動物感興趣,尤其喜歡昆蟲的張辰亮告訴記者,“中學時有一次去故宮玩。身為生物愛好者的我,被書畫展區的一排動物畫譜吸引了。《鳥譜》《鵓鴿譜》《獸譜》,各種飛禽走獸,里面有一張是一頭黑豬。當時我覺得有點可笑,一頭豬也值得畫進皇家畫譜?”可是,當他看到最后一本《海錯圖》時,那頭豬已經完全不算什么了。“這本畫譜里全是稀奇古怪的海洋生物,畫風也和前幾本截然不同。說它是工筆畫吧,動物的神態又十分卡通;說它是漫畫吧,可又一本正經的樣子。太可愛了。而且這些動物似乎在現實中都有原型。記得有一幅是‘井魚’,畫的是一只頭頂噴水的大海獸,一眼即知其原型是鯨魚。”

      他已經破解了 30個《海錯圖》之謎

      張辰亮說他從2015年夏天開始進行“偵破”工作,遍訪國內沿海乃至日本、泰國等地,搜集一手素材,對《海錯圖》中的生物進行分析、考證,發現蛛絲馬跡,從而鑒定出畫中生物的真身。

      在探索和解讀聶璜《海錯圖》的過程中,張辰亮覺得自己就是在和一位幾百年前的科學愛好者對話。“很多人會對這種古代畫作感興趣,看到這種帶有些志怪性、博物學性的畫作,就想知道它畫的是什么,這么好的一本書放那沒人解讀很可惜。”這也是張辰亮寫這本書的初衷。

      張辰亮坦陳,他的《海錯圖筆記》就是他讀《海錯圖》時做的30篇筆記,“《海錯圖》畫了300多種海洋生物,我只考證了30篇,接下來還能否繼續,我在考慮中。”

      真偽難辨 他想破解《海錯圖》“謎案”

      張辰亮發現,《海錯圖》有很多“不靠譜”之處。比如有些動物聶璜未曾親見,僅根據別人描述繪制,外形有很大失真。關于生物性的記載,也是真假混雜。如此,激發了他“破案”的興趣。

      在考證的過程里,張辰亮發現有一些生物只屬于神話傳說,比如《海錯圖》里的“人魚”,魚以人名,手足俱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人魚是有幾千年歷史的傳說生物,在不同的傳說中有不同的形象,《海錯圖》里的這個應該算最丑的。”

      《海錯圖》里記錄的另一些生物既存在于傳說,也存在于現實。比如“鱷魚”,形態很像,但鱷魚身上卻多了火焰紋飾,“估計當時越南有在進貢國王的鱷魚身上畫火的紋飾的習俗,所以聶璜也照樣畫了。”還有海豚,“對照下,這幅畫畫得很像,只是多畫了兩只后肢,而海豚只有兩個前肢。”

    久色影院